2014年第19期

在知耻奋进中肩负起强军兴军的历史责任

作者: 范长龙

二、清军失败面面观

    一个根本:不在军力而在军制

    结构决定功能,1+1可能大于2,也可能小于1。金刚石和石墨的基本元素都是碳,但表现出来的性能和价值却有天壤之别。

    甲午战争前,从武器装备的角度看,中日军队实力对比不相上下;但从军事体制改革的角度看,中国却远远落后于日本。清朝的军事变革,正如车尔尼雪夫斯基评价彼得大帝的改革那样:“大胡子剃掉了,德式西服穿上了,但是留大胡子、穿旧式服装时期的那些思想和制度却留下了。”

    晚清政府从1862年开始实施洋务运动,希望通过引进西方先进军事技术,打造“利炮坚船”和“利器精兵”,实现“自强御侮”“救亡图存”的目的。通过洋务运动,将近代西方枪炮和舰船技术引进中国,购买和制造近代武器装备,使中国军队进入火器时代。同时,建立了数十家近代兵工厂,并开办近代军事教育、外派军事留学生,培养海军军官。

    但是,这场声势浩大的军事改革带有严重的片面性、局限性和不彻底性,仅止于购买西式武器装备和军事技术的“器物”层面,对于军事制度和军事思想的深层次改革没有明确的认识和具体措施。“只变事不变法”,许多区域性改革最终陷入因人而兴、人去则废的境地。特别是,军事组织体制的改革收效甚微,固守腐朽没落的“朝制”,装备新式枪、炮、舰的军队仍旧保持着过时的“勇”“营”编制,旧规与新章互相干扰。虽然晚清政府成立了海军衙门,但北洋海军、南洋海军、福建海军各自为政,并没有形成实质意义上的统一领导、集中指挥和协同行动。学校教学、训练内容、训练指导、训练法规都没有统一标准。用陈旧的思维方式和体制机制指挥管理新式海军,导致花费巨资建设的军事力量形同散沙,不能形成有效的整体战斗力。

    两个掣肘:国不能战

    领袖集团腐朽无能。先看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慈禧,她精于宫廷权术,但在知识和眼光上都很欠缺,谈不上什么眼界,更无经邦济世的才略,跟清初的孝庄和唐朝的武则天没法比。另一个是光绪,他长在深宫之中,还是个文弱青年,有抱负有激情,但没有韬略雄才。次看清廷,是中枢无人。太平天国之后满族人才凋零,围在慈禧、光绪身边的满族权贵都才智平庸,比较突出一点的恭亲王奕实际也才略平平,只是手段比较圆熟而已。在这种情况下,满臣对汉臣的忌防更甚了,所以晚清汉臣中的强人基本进不了中枢,像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张之洞等都被挡在外围。光绪坚决主战,但不知道怎样通盘进行谋划和组织,对日本战略意图和日军虚实毫不了解,只是一厢情愿地让军机处一道又一道下谕旨,催促各军速速进剿,似乎军队开到前线就能轻松把日军从朝鲜赶到海里,而当战事失利,战局吃紧,就乱了方寸,应对无措。

    中央集权严重削弱,形不成国家的统一意志和统一力量。在太平天国战争中,清朝的经制兵八旗和绿营一败涂地,只好靠地方募勇练兵拒敌,湘军、淮军由此而兴,督抚势力随之坐大,中央集权严重削弱。太平天国之后,曾国藩还能坚守道统,自裁其军,自我收敛,其他督抚却纷纷起来了,派系林立,借着办洋务图自强、筹海防或谋塞防而各练其军,各抱山头,明争暗斗,中央一统军令政令的局面名存实亡,甚至新建的海军也分别成了南洋大臣和北洋大臣的家底,所以南洋舰队和北洋舰队一直无法统一调遣使用。于是当大危机来临时,封疆大吏各顾私利各打算盘,互相钩心斗角,国家形不成统一的意志和力量。甲午战争爆发,情况就是这样。光绪没有绝对的权力,事事要慈禧首肯才能执行,所以李鸿章对光绪通过军机处下达的命令能拖就拖,而李鸿章事权不出北洋,无法调动指挥全局,他想避战、缓战的主张光绪又不同意。上下不能同心同德,国家已经不是一盘棋。

    上述状况,使得清廷的危机处理、战争准备和应战,都茫然无绪,一误再误。

    三个命门:军不能战

    组织混乱。由于没有准备,仓促应战,清军的战争组织和实施,从指挥机构的组建、作战计划的制定,到兵力的调动部署、军需的前运后送,都非常混乱。当时的海关总税务司英国人赫德说:“我们对于战争毫无准备,实在令人可惊。”但更严重的问题还出在军事体制上。晚清军队的体系非常杂乱,都是一个个山头,没有统一的国防军,没有统一的司令部、参谋部。洋务运动买了一些枪炮舰船,仿造了一些枪炮舰船,看似搞近代化,但军队近代化最重要的东西都没搞起来。军队大多掌握在各地的督抚将军手里,临时从各地抽调过来,都有严重的私属性,都是督抚将军的私兵,平常不配合,到了战场上更难配合,基本上是各自为战,形不成有效的组织和协同,结果陆上防御很快溃散,炮台尽失,陷北洋水师于绝境。诗人黄遵宪痛心而泣:“噫吁戏!海陆军,人力合,我力分!”清军组织上的混乱使得部队数量虽多,但形不成合力,兵力似厚而实单。

    指挥无方。首先不知彼。上上下下都不了解日军的战略意图和兵力虚实,对日军的进攻方向普遍判断不清,处处设防,兵力分散,行动盲目,左支右绌,陆海两个战场都陷于被动挨打的境地。其次不知战。战区司令李鸿章,后来战事不利清廷又调宋庆、刘坤一来加强,从他们以下陆军的各级军官大多是旧行伍出身,只有之前对太平军、对捻军的作战经历,基本不懂近代战争。海军系统好一些,官佐大部分是新学堂培养的,有一部分还留洋学习过,但也都没有近代化战争的实战经验。因此,清军在战略战术上表现出严重的无知。如不重视争夺制海权,不懂得陆海协同,不知道抗登陆作战。

    斗志不坚。晚清官场腐化,社会风气败坏,军队也腐朽不堪,纪律废弛,训练虚浮,赌博、狎妓、抽大烟等淫逸之风盛行。海军稍好些,但这些现象也很普遍,所以整个军队精神萎靡不振,战斗意志不坚,从上到下,临阵脱逃者比比皆是,在日军主攻方向上几乎所有的战斗都坚持不了一天以上,所有号称坚固的要塞——大连、旅顺、威海都是被日军轻易夺取。特别是许多将领带头逃跑,导致部队很快溃散甚至不战而溃。在清军参战各部队中,北洋海军是打得最英勇的,多数管带和提督丁汝昌与战舰和舰队共存亡,以身殉国,但也有一些将领和军舰临阵脱逃。最可悲的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由于陆上战场和防线的全面溃败,北洋水师这支清军最先进的部队也被彻底葬送。

    甲午战争,初战海军是关键,终战陆军是关键。北洋海军不败,日本不敢肆无忌惮地扩大侵略;清朝陆军不败,中国不会速败、完败。“诸军灞上怜儿戏,万里神州痛陆沉。”海上和陆上都打不赢,这是晚清的悲哀。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关 注

扫描二维码关注

搜狐新闻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博

评 论
登录新浪微博 @求是网 发表评论。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 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