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15期

西方之乱与中国之治的三个原因

作者: 钱坤 编制

  编者按:近年来,西方世界乱象频发。政坛恶斗、社会分裂、逆全球化趋势和民粹主义思潮迅速蔓延;难民危机、恐怖袭击、债务危机和金融危机等问题不断恶化。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的和平与发展。第15期《求是》发表张维为文章《西方之乱与中国之治的制度原因》。三个原因告诉你,面对全球化,为何西方出现了混乱乃至大乱,而中国实现了大治。查看原文    

  原因一:中西方对全球化不同的认知和战略

    1.为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服务

    欧美长期以来推动的全球化本质上是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是为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服务的。新自由主义以自由化、私有化和市场化为主要特征,助长经济去管制化,以资本追去最大限度利润为动力,甚至在不少领域内奉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为了推行有利于资本利益最大化的政策,新自由主义还楔入了所谓“政治民主化”的要求。

    但随着西方资本向海外扩张的同时,西方国家内部却出现了产业空洞化、去工业化、就业形势严峻、社会分化对立等问题。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还造成许多发展中国家经济命脉被西方资本控制,甚至百姓财富被华尔街金融大鳄洗劫一空。而接受了西方“输出民主”的国家,要么沦为西方附庸,要么政治生态急剧恶化,陷入内乱甚至战争。

    2.为人民服务

    中国积极稳健融入全球化,但明确把全球化定为经济全球化,而非政治全球化,更不是“西方化”。经济全球化是一种历史大势,应该顺势而为;但全球化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处理得好,会给人民带来福祉,处理不好,会带来灾难。

    因此,中国保持了战略定力,探索和坚持适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社会公平正义,让不同阶层人群共享全球化成果。国家全面崛起,并蓄积起推动国际秩序变革的经济政治能量。

 

    原因二:中西方国家不同的制度安排

    1.政治制度安排方面

    西方政党是“部分利益党”:不同政党代表社会中不同群体的利益。因此国家政策摇摆不定,并常常陷入政党之间和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撕扯之中,国家发展容易失去方向。中国有一个代表人民整体利益的政治力量: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整体利益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在中国现代化事业中发挥着领导、规范和协调的作用。

    2.经济制度安排方面

    新自由主义为了维护资本力量利益,主张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不受限制的资本主义全球化和金融化弱化了起稳定作用的政府宏观经济政策效果,导致西方国家陷入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而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质上是“看不见的手”与“看得见的手”有机结合、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新模式。这种制度安排是对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的超越。

    3.社会治理模式方面

    西方自由主义强调个人权利优先,倡导消极国家观,认为国家的作用仅限于维护个人权利和自由的实现。西方自由主义强调个人权利优先,倡导消极国家观。随着经济走衰,不同利益团体之间、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矛盾激化,西方代议制民主政府更是在危机面前举步维艰。

 

     原因三:中西方国家治理中三种力量对比关系的差异

    西方之乱和中国之治的背后,是国家治理中政治、社会、资本三种力量对比关系的巨大差异。

    在许多西方国家,政治力量、社会力量、资本力量严重失衡,资本力量独大。在一些西方国家,社会力量过大,民粹主义和极端主义思潮无法得到有效制衡;在选票压力下,这些国家的政治力量也不具备整合社会的能力与改革创新的能力。相比之下,中国政治力量保持了自己独立于社会力量和资本力量的特性,在受到社会力量和资本力量某种平衡的同时,保持了自己规范和引领社会力量和资本力量的能力。

    中国之治的背后是以人民整体利益为归依的制度安排,也将为人类建设更加美好社会提供有益经验和宝贵智慧。

 

    了解理论精华,洞察高层决策,敬请密切关注求是网!

关 注

扫描二维码关注

搜狐新闻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博

评 论
登录新浪微博 @求是网 发表评论。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 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