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访谈
第 20 期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对时代问题的价值阐释

访谈嘉宾 :
孙熙国
访谈主持 :
张利英

    求是理论网:有人说,西方国家并没有一个由执政党主动提出和建构的所谓核心价值体系和价值观的问题,它们的主流价值观是在社会发展中自然形成的。构建这样一个文本上的主流价值观,可能是社会主义国家或“专制国家”才做的事情。原因在于社会主义国家或“专制国家”大多面临如何解释政权合法性的问题,因此需要把核心价值观作为一面意识形态的旗帜来使用,有意识地来主导和灌输给人们。对此您怎么看?

    孙熙国:首先我觉得这个问题可能是一些西方学者对我们的误解,或者一些年轻人不了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造成的思想混乱。他们正面临思想困惑,需要我们来答疑解惑。说“西方国家并没有一个由执政党主动提出和建构的所谓核心价值观,它是社会发展自然形成的”,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西方国家的价值观也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也有一个培育、提炼的过程。比如说,自由、平等、博爱是法兰西共和国的国家格言。此格言首先出现于法国革命,并在1946年和1958年被写进法国宪法中,现在已成为法国精神的代表。也就是说从法国大革命到二战以后,这其中经历了一百四五十年,它的培育过程经历了一百四五十年。

    求是理论网:但现在的问题是说我们的核心价值观给人的印象是中央先提出来一个,然后再践行和培育。一些西方国家的价值观是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之后,才被明确的提出来。

    孙熙国:你有这种感觉,我不感到奇怪,可能其他人也有这样的感觉。但这确实是一种误解。“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一个社会的规范是从哪来的?一定是这个社会的需要中产生出来的。当社会迫切需要和呼唤某一种道德和规范,而这种道德和规范又不能为大多数人自觉遵循时,就需要以法或制度的形式要求人们去遵守和践履。如果大家都能自觉遵守某一种规范的话,就不需要制度和规矩的约束。所有需要制度和规限制和约束的东西,都是因为公民还不能够自觉的遵守。如果公民都已经自觉做到了,这时候再用制度和规矩来约束和限制,就会成为多余。

    这个问题在理论上涉及到价值观究竟如何产生的?价值观是一种认识,是一种观念或理论。所有的认识和理论都来自实践。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但是,实践的发展它只是给理论的形成提供了一个可能或者提出了一种客观的要求。理论要真的诞生,需要理论家的创造,需要学者的努力和工作,才能最后产生和形成。

    理论家之所以能够成为理论家就在于他回答了时代的问题,完成了时代的任务,提出了关于回答时代问题和完成时代任务的因应之道。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哲学家或理论家,就是看他是不是回答了时代的问题,完成了时代的任务。我常说,哲学是对时代问题做形而上解答,就是这个意思。文化、思想、价值观具有历史继承性,但同时又有相对独立性。任何价值观念和社会意识都不会自发生成,它需要有人提出来,需要有人来创造,还需要人的培育和践行。

    其次,你的问题里提到说我们是“构建了一个文本上的价值观,这是社会主义国家或专制国家才有的事情”。这些表述都是不对的。任何一个国家的价值观都有形成的过程,美国的价值观、法国的价值观,概莫能外。有人认为,社会主义国家或者是专制国家面临着如何解释自己政权的合法性的问题,因而便提出了价值观等。这样的说法更是叫人莫名其妙。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对它的政权,对它的存在,对它的制度做出一个合法性的解释。这一点美国人比我们做得有过之而无不及,美国人的价值观教育可以说是无孔不入。美国的高校都在开通识教育课,但是,你知道它的通识教育的内容是什么?他们的通识教育讲圣经,讲西方和美国的政治制度和政治思想等,绝对不是我们一些人理解那样是所谓“中性”的人文、素质教育,不是那么简单。他们的通识教育首先就是价值观教育,西方精神、美国精神的教育和培育。在这一点上,我们有时还羞羞答答的,不愿意给人家说。但是,人家这方面倒是旗帜鲜明,毫不含糊。你看美国公民,美国公民对美国的情感,再看一下中国公民对中国的情感,你就明白了?这方面的教育谁做得更彻底。我常看到,在网上一些人在骂自己的国家,骂自己的父母兄弟和姐妹,骂自己的父老乡亲。我常想,这样的人还是中国人吗?丢掉了中国心的中国人还能叫中国人吗?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价值观和人具有直接统一性。一个人有某种价值观,他才是某种人。丢失这种价值观,也就不成其为人了。正如南宋哲学家朱熹所说:“仁者,人之所以为人之理也。”

    求是理论网: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种价值观要真正发挥作用,必须融入社会生活,让人们在实践中感知它、领悟它。要注意把我们所提倡的价值观与人们日常生活紧密联系起来,在落细、落小、落实上下功夫。要利用各种时机和场合,形成有利于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活情景和社会氛围,使核心价值观的影响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无时不有。但在实际践行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是浮于表面,形式主义色彩比较重,并未真正实现入脑入心,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孙熙国:这个问题说的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问题,问题的落脚点其实是怎么让核心价值观真正的入脑入心。我认为,真正的入脑入心就是必须让人觉得核心价值观不是和我无关的,它和我有密切关系。没有核心价值观,就不行。我想,这里面有三层意思,我们应该要搞清楚。

  第一层意思,认识到核心价值观对于个人的重要性。孔子说:“不学礼,无以立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学礼、不知礼,就没法立足于社会。那么,礼是什么呢?《礼记·乐记》说:“礼者天地秩序也。”不懂天地万物的秩序,你怎么能立足于社会呢?试想,社会上有的人一辈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生很顺利。有的人却到处碰壁,为什么?有的人说,我很不幸,老是遇到小人。恐怕不是这样。你为什么会老是遇到小人呢?我觉得关键问题是,你不学礼、不知礼,因而就不知道规矩法则是什么,也就不可能按规则来做事情。所以,导致了寸步难行。每一个社会都有它的规矩、规则,我们这个社会的规矩、规则,就是核心价值观。

  一个发展得好的人,生活得好的人,他一定是按照社会秩序、社会法则来生存和发展。我时常和我的学生讲,我们一定要有正思、正想、正念、正觉、正解、正见,这些东西是什么呢?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如果我接受的是宇宙人生的正确的法则和规则,我用正确的法则规则来指导我的生活和实践,我就会在社会生活当中取得成功。如果我用错误的规矩和法则知道自己的生活和实践,结果会是怎样呢?我打一个比方,一台电脑,如果你给它输入了正确的程序,并且操作方法得当,它就会顺畅地运行。如果给它输入了错误的程序,并且操作方法不当,这个电脑就可能死机。一个人也是如此。一个人接受了关于物质世界的正确的规则(正思、正想),就会在生活和实践中游刃有余,从容淡定;一个人接受了关于物质世界的错误的规则(正思、正想),就可能在生活和实践中到处碰壁,动辄得咎。

    第二层意思,这些规矩、规则是哪里来的?规矩可不是学者随便想出来的。从表面看,核心价值观的出炉是几个学者讨论出来的,实际上这些价值观都是社会迫切需要和呼唤的。社会有了这种需要,大多数人却不去这样做,那怎么办呢?只能把它放到法的层面,强制性的执行,这其实是道德向法律的转化。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以德治国和以法治国相统一的理论依据。在社会迫切需要某些规范的情况下,而人们又不愿意自觉遵循这些规范,这多半是因为人们在违背这些规范时没有违规的代价,或违规的成本太低。所以,全社会一起来倡导、弘扬、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第三层意思,核心价值观是一个好东西,但是大家为什么不照做呢?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个人的认识不到位。简单地说,大家认识不到做一个好人,讲诚信、讲正义、有爱心、懂规矩,这是利人利己的好事,这是个人认识层面的原因。第二个原因是社会经济政治层面的客观原因。马克思说,“法的形式正像国家一样,不能从它本身来理解,也不能从社会生活一般来理解。相反,它根源于社会的物质生活”。这段话的意思是什么呢?法的、思想的、上层建筑的东西出了问题,原因在哪呢?在社会的物质生活。因为社会的物质生活领域,存在一个客观的价值导向,这种价值导向比思想层面的说教要强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做了好事不给好报,干了坏事反而能得到好处,还能保证人们一直去做好事吗?所以,核心价值观需要倡导,需要弘扬和培育,需要制度层面的约束和限制。这也是为什么核心价值观在践行中很容易浮于表面的根本原因所在。

    求是理论网: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深入挖掘和阐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代价值,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成为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这几年,传统文化虽然有崛起的迹象,但是依然停留在国学热的表象,一时热度恰恰反衬了国人对传统文化的陌生。而儒家文化却在国外大放异彩。您多年从事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研究成果丰硕,是这方面的专家,您认为我们这次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中国传统价值观、西方价值观有什么不同?在您看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如何和中国文化相结合?

    孙熙国:刚才我们谈了很多关于核心价值观的误读,可以看出,它和西方资产价值观有根本的区别,它是对西方资产价值观的超越。但是这里我想说一句话,总书记在第十三次政治局会议学习上强调核心价值观的培育要立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我觉得对总书记这个“立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好多人也有误读。大部分人把立足于中华传统文化理解为核心价值观是从传统文化中提炼出来的,这样解释是不对的。

    一切认识都来自实践,立足于实践,在实践中得以深化。核心价值观也必须立足于我们正在进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用马克思的理论做指导,用中国传统文化的资源,用西方文化这样一个工具来思考当代中国的问题,形成关于当代中国生活和实践的价值阐释,这才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正的根。

  那么总书记为什么要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要立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这是因为文化具有历史继承性。中国文化它是绵绵不绝的,当代文化和历史上的中国文化有一定的历史继承性,我们要看到这种历史继承性。所谓“立足”,就是不要割断历史,不要割断现代文化和传统文化的关系,在这个意义上讲立足是对的。但是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还要看到另一个方面。现代文化和传统文化有着本质的区别,为什么说有本质的区别呢?因为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文化。任何文化说到底在本质上都是那个时代的经济、政治的反映,任何理论在本质上说都是解决那个时代问题形成的一种学说,一种观点。

    所以,我们今天的核心价值观建设,要立足于当代中国的问题,立足于我们正在进行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运用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资源,吸收西方文化的合理因素,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围绕着最广大的中国百姓的利益来想问题、做事情,来寻找问题的解和答。这样形成的关于今天问题,今天理论、今天认识的价值阐释和解答,才是今天的价值观。

  但是,传统文化还起不起作用呢?当然起作用,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要用中国话语来讲中国故事。今天的价值观是用中国人的话来说,不是用洋人的话来说。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生活实现是本,中国文化是载体,西方文化是工具,马克思主义是灵魂。我们要以生活实践为本,以马克思主义为魂,以中国文化为体,以西方文化为用这样来建设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这一意义上,我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源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是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对时代生活和实践的价值认识,是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运用中西文化的思想资料对时代任务和时代问题的价值阐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二重超越性,同中国传统价值观、资本主义价值观有着根本区别。它既立足于中华传统文化,汲取中华传统价值观的思想精华,又抛弃了中华传统价值观中的糟粕,从而实现了对中华传统价值观的创造性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既吸收了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的合理内容精华,又克服了又超越了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的历史和思想的局限,从而实现了对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的现代超越性。

   上一页 1 2  

嘉宾列表

邢贲思
邢贲思 中央“马工程”首席专家
孙熙国
孙熙国 中央“马工程”首席专家
陈燕楠
陈燕楠 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常务副院长
莫纪宏
莫纪宏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副所长
王振民
王振民 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

版权声明:求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求是网

求是微信

求是微信

求是微博

求是微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