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访谈
第 22 期

解禁集体自卫权后的日本将向何处去?

访谈嘉宾 :
高洪
访谈主持 :
《求是》记者 王寅

    导语:2014年7月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召开临时内阁会议,通过了修改宪法解释的内阁决议案。该决议案推翻了日本历届内阁遵守的“自卫权发动三条件”,部分解除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限制,为自卫队在海外行使武力开辟了道路,在事实上架空了日本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后的日本将向何处去,引起了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就此问题,我们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党委书记高洪。

 

    安倍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故意混淆出于正当防卫需要的“自卫权”与以参加战争为目的的“集体自卫权”的本质区别,其口口声声基于“1972年解释”的内阁决议大幅突破以往约定,完全背离了日本战后的和平发展道路。

    较之日本周边邻国的担心,日本国内普通民众也反应强烈。九条会、反战千人委员会等30家社会团体纷纷发表抗议声明,显示出日本国民对政府驱动国家走向战争的担心和愤怒。其实,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首先威胁的正是日本国民的自身安全。

    安倍政府侈谈“安全环境的变化”,却刻意绕过和平宪法“不承认国家交战权”的规定,试图用“时局变化”作为改变、扩大宪法解释的理由,这是安倍为实现强军强国的危险战略目标所采取的政治手段。明眼人都看得出,以“日本今天所处的安保环境”为理由去推导“宪法上容许集体自卫权”在逻辑上是无论如何也讲不通的。

 

    记者:高书记,您好。7月1日,安倍通过修改宪法解释的方式,部分解禁自卫队集体自卫权。请谈谈安倍为什么要这么做?

    高洪:安倍之所以毫不顾忌国际社会警告和日本国内反对,执意解禁集体自卫权,根源在于安倍政府要使日本彻底摆脱战后体制,就必须打破和平宪法约束,建立一个拥有军队、能够进行对外战争的“普通国家”。而修改和平宪法第九条(即“和平条款”)的最大障碍,在于大多数日本民众并不认同安倍所设想的国家战略目标。为此,安倍一方面从改变社会政治风土、营造改宪政治氛围入手,试图将过去不光彩的侵略历史改写为正义的“大东亚圣战”,并冒天下之大不韪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另一方面通过极力歪曲现行宪法,散布日本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来“解释”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正当性”和“必要性”。

  和平宪法是军部法西斯政权败亡的结果,也是战后日本对曾遭受侵略战争祸患的亚洲邻国的郑重承诺。人们不会饶恕战争罪犯,但也注意将挑起战争的罪魁与广大被裹挟到侵略战车上的普通百姓加以区别。尤其是战后,国际社会从未否定过日本国民维护自身安全的正当权利。日本自民党政府则早在“1972年解释”中就表示,“以宪法第十三条所限定的追求幸福权力为依据,承认个别自卫权”,而“行使集体自卫权在宪法上是不容许的”。今天,安倍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故意混淆出于正当防卫需要的“自卫权”与以参加战争为目的的“集体自卫权”的本质区别,其口口声声基于“1972年解释”的内阁决议大幅突破以往约定,完全背离了日本战后的和平发展道路。

  为了说服反战国民,安倍以“安保环境变化”为理由,强调“以往的宪法解释无法保卫‘尖阁列岛’,所以必须实行集体自卫权来强化日美同盟关系”。似乎唯有搞集体自卫权才是保全日本国家利益的唯一方法。但了解历史的人都清楚,钓鱼岛是日本通过甲午战争从中国手中窃取的;根据《波茨坦公告》和《开罗宣言》,日本必须把从中国窃取的领土如东北、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国,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的土地,也务必将日本驱逐出境;据此,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作为台湾的附属岛屿在国际法上业已回归中国。中国在提出主权要求的同时,一直希望日本正视主权争议,主张两国相向而行,通过对话、谈判寻求妥善解决争议的有效办法。假如日本政府能够放弃掩耳盗铃的做法,坦诚面对客观存在的主权争议,那么中日之间完全可以通过和平方式协商解决分歧,或者在新的形势下再一次达成搁置争议的共识。换言之,今天东海危局的根源就在于安倍政府“不愿意正视历史、不承认主权争议、不同意对话谈判”的“三不主义”,一味追求依傍美国的强军策略,把东海局势推向危险方向,甚至战争的边缘。说到底,安倍无非是想利用并渲染外部威胁,偷换自卫权与集体自卫权的概念,达到谋求地区霸权的战略目的。

  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另一个理由是所谓联合国维和的实际需要,因此要扩大自卫队活动区域及武器使用范围。这样的论据也同样是站不住脚的。参加过联合国维和的东京外国语大学伊势崎贤治教授指出:“将武装组织派遣至纷争地区,必然会发生误伤居民的问题。因此,没有处理这类问题的军事法庭的军队是不能参与其中的,这是普遍奉行的国际常识。”而事实上,以往以专守防卫为目的的日本自卫队根本没有军事法庭,也不具备在复杂的地区争端中行使武力的能力。

    记者: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后,会给国际社会的和平与安宁带来什么危害?

  高洪:应该说安倍的举动严重威胁了国际社会的和平与安宁。我们知道,过去几年,安倍一直假手“积极和平主义”,试图改变战后日本走过的和平发展道路。世人都清楚,所谓“积极和平主义”,无非是积极主动地解除和平宪法对日本强军战略的制约。为此,安倍需要夸大中国的军事威胁来掩盖自己的军事扩张,借助东亚的紧张局势把自卫队改造成可以进行对外战争的利剑。也正因为如此,中国、韩国等历史上饱受日本侵略祸患的国家才不得不保持沟通,寻求一致立场去维护国际正义和人类良知,维护二战胜利成果和战后国际秩序,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大局。

  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后,亚太地区安全前景的不确定性显著增加,原有的战略平衡将被打破,各相关国家将相应调整本国军事安全战略和政策。而随着日本军事安全政策更具外向性、进攻性,相关国家的地缘战略对峙、安全摩擦的风险系数也将上升。值得注意的是,安倍内阁决议中诸如“海上自由航行受阻”、“关系紧密的国家与第三方出现军事冲突”等集体自卫权行使条件模糊而宽泛,随时都可能成为日本对外发动军事行动的借口。尤其是其地域范围将直接涉及东海、南海、台海、钓鱼岛海域,一方面直接损害中国的主权与安全利益,另一方面为日本介入南海争端埋下伏笔,出现了日本联手南海声索国挑起新纷争的危险性。考虑到日本最近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法规,包括废弃“禁止武器出口三原则”、解禁集体自卫权,以及酝酿修改政府开发援助大纲、使之“有助于国家安全利益”,日本要介入南海争端并非空穴来风。

  有消息称,日本接下来会考虑将印度、越南、菲律宾、澳大利亚等作为相互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对象国。菲律宾因既处于日本海上航道的沿岸、又与中国存在海上争端,最符合日本的需要。为此,安倍对菲律宾施以援助,并在国际社会贩卖“历史无正义与是非可言”、“侵略也没有固定的含义和界定标准”等错误言论,其目的就是要在制造历史是非的糊涂账后,无所顾忌地在东南亚扩大军事行动。不难看出,安倍所推进的强国战略危害的不仅是东北亚邻国,最终也将危及整个国际社会。

   1 2 下一页  

互动评论

  • 关于新疆 雀食

    之前总觉得新疆很危险,现在通过求是网了解到有兵团在,安全有保障,有那么多的旅游资源和农产品资源,我考虑去那儿创业。

  • 建设美丽新疆 凤凰谷飞

    60年来,天山南北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综合经济实力实现历史性跨越,各族人民生活发生历史性变化,公共服务水平得到历史性提升,民族团结取得历史性进步。

  • 如何科学对待传统? 在丛中笑

    古为今用,以古为根;洋为中用,以中为本。 一分为二,扬长避短;兴利除弊,推陈出新。

  • 党的主张何以能成为国家意志 100225283

    依法行政应彰显中国特色,领导干部应爱民如子履政如齐家。

  • 宪法日设立的意义 东北老人

    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

  • 你心目中的法治中国 99263222

    依法治国是国家的根基,必须坚持依法治国。

  • 寄语十八届四中全会 冰溶chan

    在《宪法》大框中,首先依据《党章》、《党纪律处分规定》从严治理8600多党员,保持13多亿人的中华民族先锋队队员的先进性,清除其中的落后分子、鱼目混珠者

版权声明:求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求是网

求是微信

求是微信

求是微博

求是微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