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访谈
第 45 期

李忠杰:确保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

访谈嘉宾 :
李忠杰
全国政协委员 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
访谈主持 :
记者 包俊洪 徐辉冠

    求是网:小康生活是殷实的、温馨的,代表了中国人一种理想的生活状态。从上个世纪邓小平提出“小康之家”的设想,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提出,其间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李忠杰: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提出了“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其中打头的一个就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小康社会是我们党在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进程中逐步提出和为之努力的一个重要的战略目标。1979年,邓小平同志第一次提出“小康之家”的概念,随后,进一步提出了“三步走”的战略目标,确定了实现现代化的战略步骤。“三步走”是一个非常宏大但也是非常扎实的发展战略。它所设想的是中国未来70年甚至100年的长远发展规划和历史进程。所谓70年,是指从提出开始的70年;如果从1949年开始,到2049年,那就是100年。世界上没多少国家、也没几个政治家能够设想如此长远的战略规划和战略目标。

    2008年年初,我受中央委派到美国、加拿大介绍十七大精神。在我驻美大使馆举办的一次早餐会上,我给美洲国家组织驻华盛顿的大使们作了一个演讲。其中讲到我们的“三步走”战略和其他一些发展战略。他们听了感到很新奇,也很感兴趣,希望我再详细讲一讲。于是我作了更具体更详细的介绍,他们称赞说是叹为观止,并表示要向中国学习。我说如果你们觉得适用的话,可以学习。但实际上,这个东西不是那么好学习的,因为这些国家多数是政党轮替的,很难有长远考虑。但我们国家是共产党长期执政的,所以有条件考虑那么长时间的发展战略,这是我们的优势。

    回过头来一想,几十年来,我们整个发展还真的是按照这样的“三步走”一步一步地向前发展的。邓小平同志原来设想的三步中,第一步是到1990年,总产值翻一番,解决温饱。这个目标我们实现了。第二步是到上世纪末,总产值也是翻一番,进入小康。这个目标又提前实现了。到1997年,就要进入新世纪了,前两步已经实现,后面就要走第三步了,为了把第三步即21世纪前50年再细化,十五大实际上又提出了一个新的小“三步走”战略。到2002年,十六大明确规定,21世纪前20年的任务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这个目标,很鼓舞人心,也很科学。到2010年,前10年的目标顺利实现了。

    十八大前,我们认为,很多干部也提出,2012年距2020年也就是七八年,时间已经很紧了,我们原来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现在是不是应该明确一下,到2020年必须全面建成?十八大接受了大家的意见,把“全面建设”改成了“全面建成”。这样一改,目标更加明确,时间更加确切,任务当然也就更加紧迫了。十八大明确提出到2020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也是对全党全国人民的承诺。既给了我们极大的鼓舞,也要求我们加倍努力,朝这个目标前进。

    求是网: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中国梦”,随着“中国梦”的提出,可以说我们又进一步构成了一个新的目标体系。请您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李忠杰:2000年,在跨世纪的时候,我曾经写过文章,把21世纪前50年的发展规划形象地概括为:“一、二、三,开步走”。也就是,新世纪的第一步是前10年,第二步是第二个10年,第三步是后30年。前两步很明确——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30年算什么?恐怕还不能说已经进入了现代化社会,应该还算小康社会,但它已经是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这个小康社会还要一步一步地向现代化的目标逼近。现代化不是某一天突然就实现了。它是一个过程。作为小康社会,原来的标准比较低,后来的标准就越来越高,越来越全面,越来越殷实,于是,它也就越来越朝着现代化的目标逼近。到2050年左右,就基本实现现代化了。

    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中国梦”的理想。“中国梦”,至少从现在来说,包含着三个依次递进的目标:第一个,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二个,到建党100周年,即2050年左右,实现现代化;在这个基础上再进一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是目前我们面临的、或者说需要完成的、需要为之而奋斗的三个依次递进的奋斗目标。这就是我们面向未来的目标体系。

    求是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实现“中国梦”的关键一步,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

    李忠杰:从目标体系来说,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第一个现实的目标,它是一个重要的台阶,也是一个前后相继的重要环节。上世纪上了两个台阶,进入新世纪之后,前10年也算是一个台阶,但比较起来,2020年是一个更大的台阶,全面建成了嘛。所以,如果这个目标不能如期实现的话,自然就影响到后面的、后30年的目标问题,进而影响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怎么实现的问题。所以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台阶、环节。

    同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是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目标。不仅是目标,还是切切实实的党和国家进步发展的任务和成果。它不是空话,而是需要我们去做、去努力、去奋斗的。通过我们的努力和奋斗,它能够切切实实转化为整个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的进步以及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有了这样一个切切实实的成果,我们国家就能更加富裕、更加强盛,我们老百姓就能更加安康、更加幸福,整个社会就能更加团结、更加和谐。当然,也有助于在政治上更加民主,法治上更加完善。

    所以,能不能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至关紧要。

    既然我们确定了这个目标,那就是一个承诺。是我们党对历史、对现实、对人民、对民族、对世界作出的一个巨大的承诺。我们执政的成效如何,要向人民有一个交代,如果不能如期完好地实现,怎么交代?所以,我们必须以非常严肃的态度来对待这件事情,以巨大的努力实现这样一个目标。全党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全国人民不能有丝毫的懈怠,我们老百姓自己也不能有丝毫的懈怠,一定要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转化为现实,一定要通过扎扎实实的努力具体实现这样的目标。

    求是网:我们党带领人民实现这样一个目标,是有信心的、也是有基础的,但任务是相当艰巨的。

    李忠杰:通过改革开放,我们的生产力水平大大提高了,我们国家的综合国力大大增加了,我们创造和发展的能力也大大增强了,整个社会总体而言还是稳定的,国际环境仍然是战略机遇期,这些都是我们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有利条件。

    从具体的数字上来说,十八大前后,对一些重要的数据做过测算,我记得,在2010年开始的10年间,只要保持平均7%的速度就能够实现2020年翻一番的目标。但因为十八大离2012年已经过去两年,前两年的发展速度还算比较高,所以,如果随后的发展速度保持在6.8%左右,就可以实现了。当时对2020年的发展目标也做了一个大体的界定,主要包含两个目标,一个是国内生产总值再翻一番,一个是人均收入再翻一番。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两个关键的指标。为了实现这两个指标,还规定了改革开放的目标。这些目标都是有信心、有条件实现的。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面临的困难和难题。首先,我们还在受到世界经济的影响,我们自己也要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另外还有其他种种复杂因素,所以,大家都知道,现在整个经济下行的压力很大。所谓经济下行压力很大,很自然,就是经济发展还不是一种增速的态势,而是一种下滑的态势。从我在各地了解的情况和与领导干部、企业家接触的情况来看,他们对经济形势的感觉不是很乐观,认为困难很大。

    我们的经济总体上已确认进入了新常态。但如果具体分析,哪些是正常的新常态?哪些是别的原因引起?不能笼统地把所有的一切都归结为新常态。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由此而引起发展速度适当地降低,这可以认为是新常态。由于过去经济高速增长,今后再保持那种高速,那是很难甚至是不可能的。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就说过了,美国当时速度是2%、3%,而我们是7%、8%甚至百分之十几。怎么看美国经济呢?显然不能光看速度,因为美国的块头大。总量大嘛,它的比例稍微增加一个点,就是一个很大的体量。现在,我们也遇到这种情况了,所以速度降下来是可以理解的。

    但问题是,速度下降并不完全是这个原因。比如说很多中小企业破产。我们两会到处都在说怎么创业。大众创业、万众创业,挺好。但是你说创业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正在有大量的企业在破产?创业的企业破产了,是什么原因?有的可能是结构调整的结果,有的其实是金融问题,或者市场萎缩问题,以及其他什么原因。各地反映,有些企业家的劲头不足了。这个起码有一部分不能说是很正常的,什么原因?

    所以,我们既要认识到进入了新常态,要有定力,不要着急,但是也别马虎。要具体地分析当前经济态势,分析这些下行到底是由哪些原因造成的,然后针对性地采取措施。该调整的坚决调整,该促进发展的还得促进发展。特别是不能认为现在经济建设无所谓了,我们不需要那么拼命地抓经济建设了,那是不行的。经济建设任何时候都是一个至关紧要的重要工程。经济发展的成果和块头再大,只要哪一天经济建设放松了、下降的速度太快了,那社会各方面的问题就会大量产生,日子就会很不好过。不是说我干了多少年的经济建设,现在就可以松口气了,不一定那么抓经济了。哪一天不抓,哪一天就要出问题,其他问题也会更多地冒出来。想想看,现在花钱的地方有多少啊!养老要花钱,教育要花钱,医疗卫生要花钱,给农民补贴要花钱,各方面都要花钱,钱从哪里来?没钱了什么都干不成。

    再看区域发展问题。一线城市、二线城市老百姓的生活水平相对比较高,但在这个相对比较高的情况下,也不是说没有困难。别的不说,大学毕业生的生活就不是那么好过的,且不是说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了。大学毕业以后,光是解决房子问题的压力就够受的。他们算贫困阶层还是不算贫困阶层?很难界定。但如果这些人够不上小康生活,怎么办?当然,还有农村。农村的面貌有很大改变,但是毕竟是农村。农村有发展得好的地方,也有发展得不怎么好的地方。发展得不是那么好的地方还有很多。有的人,即使因为城镇拆迁或新农村建设住上了新房子、好房子,但是他的工作呢?有的人没有工作。我看到很多人房子住得还可以,但没活干,就在家里打麻将。

    掰开指头算,到2020年还有几年的工夫?五年的工夫,这些状况能不能都解决了?小康社会不仅包括经济生活,还包括精神生活、文化生活,还有整个社会福利、社会保障之类,还有社会环境、社会和谐等,这些东西是不是都能够在五六年之内有一个相对大的进步、取得丰硕的成果?

    所以,诸如此类,我们面临的任务还是很严峻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个任务要如期实现,还是有一定的困难的。我们必须有信心,但也不能马虎。尤其在这个时候,对两方面的因素都要注意判断。要增强信心,正视问题,严肃对待,采取措施,加大力度,确保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求是网:现在我们如何加大工作力度,确保目标的实现?

    李忠杰:这要我们做很多工作。其中一个,就是要对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分期进行检查、评估。口号要落到实处,目标要落到实处。还有五六年的时间,要不要检查和评估一下我们的小康社会到底到什么程度了?应该好好检查评估一下,肯定成绩,找出差距,开展工作,攻坚克难。

    与此相关,要抓紧完善小康指标体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有一整套指标体系。有关部门做过一些研究,社会各界也做过一些研究,但在我的印象中,还没有非常明确地将整个小康指标体系公诸社会,落实到政府各个部门。因此,要根据小康社会的建设进程总结经验。对原来各种非正式的指标体系进一步加以审核研究,形成一个更加全面、更加准确、更加规范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指标体系,用以衡量我们小康社会建设的进展和成就。

    今年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制定“十三五”规划。建议结合制定“十三五”规划,对照小康指标体系,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情况做一次全面的检查和评估,看看哪些指标已经实现了,哪些指标过几年差不多能实现,哪些指标进展缓慢、差距较大、还有很大问题。此外,还可以分区域,检查哪些区域进展如何?哪些区域差距较大?这些差距又表现在哪些地方?要利用这个机会做一次检查评估。然后把有关的要求、任务落实到“十三五”规划里面去,确保在“十三五”过程中全面实现这样一些指标。

    在“十三五”期间,还可以再进行一次中期检查。比如说距离2020年还有两年、三年的时候再做一次检查和评估,再找找问题,看看哪些方面能够实现,哪些指标不能实现,应该怎么办?

    这样一步步抓下来,到2020年就水到渠成了。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有所忽略,粗心大意,那到最后一两年的时候,就来不及了。到时候,我们不能光是笼统地说已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了,必须分解开来,非常明确地确定要做哪些事情,这样才能保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

    当然,检查评估只是一种手段。关键的还是要落实到工作上。指标分解了,差距找着了,就要落实了。所以,从全党全国来说,要抓住一些关键性的问题,确保所有工作和指标能够全面实施。经济建设毫无疑问要始终紧抓不放。有关的具体工作要逐一落实。比如说怎么形成一种新的消费增长点,拉动发展速度?民生的几个大的方面,特别是老百姓关注的方面,如住房、医疗、教育、养老,都要以2020年这个时间为节点,切切实实采取具体的措施把它抓好。

    求是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距离实现现代化还有30年的时间,这30年呢?

    李忠杰:就像2000年左右面临着后面50年怎么走一样,我们很快就会面临着后面30年怎么走的问题。我前面讲到,2020年后的定位,应该是全面建成了的小康社会。但这种小康社会还有待于更加殷实、更加富足、更加和谐、更加民主、更加文明。所以,总的来说,是小康社会向现代化过渡、演化的一个过程。

    这样一个30年的过程,是不是有必要再划分出一个新“三步”?如果划,每一步是什么目标?这个可以算算账,创造条件,实现依次递进的一系列目标。

    这个30年的路子怎么走?也得琢磨。我们现在说“四个全面”,到了后面30年的时候,怎么个“全面”法?到那时“四个全面”肯定会不断丰富和发展。在建设方面,从全面小康向现代化前进,要研究和制定基本的发展战略。改革方面,要抓住一批关键问题,推动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在2020年之前要完成一大批任务,到2020年之后呢?还需要干什么?有什么目标呢?要研究和规划。法治方面,2020年之后做什么文章呢?还有党的建设呢?全面从严治党做什么文章呢?都是可以考虑的。所以要及早研究和制定后面30年的发展战略、发展目标、发展步骤。

    这里还要说到一个问题,2050年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原来是说基本实现现代化。但现在呢?这两年一些文件和讲话,“基本”两个字没有了。是不是就不要这个“基本”了?我们还不太清楚。从我个人的感觉来说,根据我们现在中国发展的速度和进程,在国际上的影响和地位,到2050年,如果不出什么意外,要说实现现代化,应该是差不多了,所以“基本”这个词是可以不用的。但是高层没有解释,利用某个机会解释一下是必要的。

    所谓“现代化”,不是单个方面的现代化,而是全面的现代化。过去我们叫“四个现代化”,后来“四个现代化”不说了。就是因为现代化是全面的现代化,甚至还包括人的现代化。按照全面现代化的要求,2020年后的30年还是有大量问题和差距的。所以,下一步,要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确保实现现代化的目标。这个现代化能不能提全面实现现代化?这个“全面”的目标好像太大了,不一定这样说。但是既然是现代化,就要在“全面”上做文章。通过我们30年的努力,实现现代化的目标,然后继续努力,进一步地提高我们整个国家的发展和进步水平,真正全面地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

    求是网:感谢李老师接受我们的采访!

嘉宾列表

邢贲思
邢贲思 中央“马工程”首席专家
孙熙国
孙熙国 中央“马工程”首席专家
陈燕楠
陈燕楠 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常务副院长
莫纪宏
莫纪宏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副所长
王振民
王振民 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

版权声明:求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求是网

求是微信

求是微信

求是微博

求是微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