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培林

社会学研究所所长

    李培林,1955年生,济南市人,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社会学研究》主编。先后在《中国社会科学》等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十几部,主持国家重大研究课题十余项

 

 五大发展理念:我国发展全局的一场深刻变革

把创新纳入我国的发展理念体系,并排在五大发展理念之首,这本身就是一个重大创新。过去我们对发展理念的完善,更多的是从全面、协调和可持续方面考虑的。在发展理念体系中强调发展引擎和动力,并把创新作为发展的第一动力,是我们完善发展理念体系的一个重要突破。在经济新常态下,经济增速换挡、产业结构升级、发展动力转换、发展方式转变,特别是随着人口结构的巨大变化,我国改革开放后在发展中长期依赖的劳动力比较优势和人口红利逐渐势弱,粗放型的经济规模扩张已难以为继,投资和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量也开始减弱。在这种情况下,创新成为引领发展的新动力,无论是对经济持续增长,还是对产业结构升级,都成为关键一招。过去我们说,不改革只能是死路一条,现在我们也可以说,不创新也是死路一条。当然,创新并不仅仅指科技创新和产业结构升级,也包括理论创新、制度创新、文化创新等各方面的创新。我们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

详细>>

 向着橄榄型社会过渡  

    与经济学的概念相比,社会学的概念更富有想象力;不过另一方面,又显得不严谨。尽管以职业为主要指标的中产阶层的概念,从美国著名社会学家赖特·米尔斯1951年出版的《白领——美国的中产阶级》一书中首次提出算起,已有六十多年的历史,但是直到目前还没有统一的定义。按照社会学界早期社会分层的三个基本维度——财富、权力、社会声望等不同的标准,企业界的以财富论英雄,政界的按权力论高低,知识分子依据社会声望划层,不同的人按照不同的标准进行分类。如果对整个社会进行分层,就要把不同的指标综合起来,每个指标赋予相应的权重。还有学者加入职业、收入、教育水平等指标,法国著名社会学家布迪厄还加入消费品位的指标,后来被许多人引用。中产阶层的消费品位并不完全由收入决定,而是受阶层的时尚、观念影响,形成社会主流后被其他阶层所模仿,有一定的消费品位才符合消费潮流。他认为消费行为和偏好不一定完全取决于收入,当然这是对抗经济学的定律。比如中国的“月光族”的消费就与其他阶层不一样,完全是消费理念的差异。详细>>

 为到2020年基本形成地方志事业发展综合体系而努力

  编修地方志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历史悠久,连绵不断。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这一优良传统得到继承和发扬,取得了丰硕成果。2006年,国务院颁布施行《地方志工作条例》,地方志工作走上了依法治志的道路,逐步形成了以修志编鉴为主业,理论研究、开发利用、信息化建设、方志馆建设、旧志整理等工作协调开展的事业格局,呈现出良好发展态势,在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发挥出日益重要的作用。但同时,还存在着诸如事业发展不平衡现象比较突出、少数地区和部门对地方志工作重要性认识不够、相关法规规章落实不到位、机构不健全以及编制、人员和经费不足等一些制约事业发展的问题。如何进一步加强统筹安排、协调推进各项工作,日渐成为全国地方志工作面临的十分紧迫的重要课题。详细>>

 社会治理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

    城镇化成为经济发展新动力,土地征用、房屋拆迁引发的矛盾冲突持续增多。在城镇化的过程中,城镇化落后于工业化、人口城镇化又落后于土地城镇化的问题比较突出。在土地增值成为地方经济重要推动力和政府可支配财政收入重要来源的刺激下,新一轮“土地置换”形成热潮,大规模圈占农地和强行拆迁问题引发的社会问题增多,由此引发的恶性事件、群体性事件频繁发生,对社会和谐稳定产生不利影响。据统计,2006—2008年,在国家要求耕地占补平衡的情况下,全国耕地实际净减少12480万亩,年均减少近4200万亩,远高于“十五”期间年均减少2260万亩的水平。如何在人口城镇化和土地非农化的过程中处理好发展和稳定的关系,防止和杜绝严重损害群众利益的事件发生,需要给予高度的重视。详细>>

 着力解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民生“短板”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在这“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们的战略目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越性,归根结底要体现为国家综合实力不断增强和人民生活较快改善。现在,我国距离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还有5年多的时间,如期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为到本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现代化打下坚实的基础,是进一步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任务。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