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访谈
第 132 期

“一带一路”倡议助力我国企业走出去

访谈嘉宾 :
李建红
招商局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访谈主持 :
张利英

    编者按:“一带一路”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顺应地区和全球合作潮流,契合沿线国家和地区发展需要,立足当前、着眼长远提出的重大倡议和构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召开之际,求是访谈邀请招商局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李建红,就“一带一路”倡议如何助力我国企业走出去为大家做解读。

 

  访谈嘉宾:李建红(招商局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访谈主持:张利英

 

精彩观点:

    ■ 从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后,作为央企的招商局积极践行“一带一路”倡议。经过不断摸索实践,我们总结梳理在蛇口的发展经验,形成了独特的商业模式——“前港-中区-后城”。

  ■ 实际上,让中小微企业单独到海外去投资、建设,推出它的产品很困难,因为它实力、资源、信誉都有限。如果我们建立了商贸物流园区,就可以带动中小微企业“雁形出海”,把它们集聚到产业园区去。

  ■ 我认为“一带一路”不是口号,是要有行动的,尤其是要有项目切入的。我不同意他们的观点,我认为这是中国在新的历史时期,进一步改革开放的一个战略基础。

 

访谈实录:

    求是网:李董您好!非常荣幸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召开之际能够采访您。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五通”是关键,其中的设施联通是建设初期的重点。招商局集团作为以交通为核心产业之一的大型国有企业集团,请您简要介绍下集团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李建红:招商局是一家百年老店,通过港口、航运与全世界联通已有上百年历史。改革开放以后,我们进一步加大了全球港口布局,投资全球19个国家和地区的49个港口,构建互联互通的港口网络。

    以前我们的联通主要是货物进出口。从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后,作为央企的招商局积极践行“一带一路”倡议。经过不断摸索实践,我们总结梳理在蛇口的发展经验,形成了独特的商业模式——“前港-中区-后城”。从原来仅仅依靠航运、港口与海外一些国家和地区解决货物位移问题,扩大到了以港口作为龙头和切入点,在港口后方开发临港产业园区为核心和主要载体,发展适合当地国家资源禀赋的相关产业,然后通过产业发展带动城市建设。从现在招商局集团全球布局实践来看,这个商业模式非常成功。

    目前,我们主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重点地区布局“前港-中区-后城”商业模式。比如在斯里兰卡、吉布提、白俄罗斯、多哥、坦桑尼亚等一些重点国家和地区,利用招商局集团的产业集聚优势,在港口和基础设施等领域的独特竞争能力,复制、拓展“前港-中区-后城”商业模式。现在做得比较成功的是在吉布提,就是把原来的港口转型升级,在相隔五六公里的地方建了一个新的港口,无论是规模、能力、效率、效益都大大提升。在老港口和新港口之间,我们搞产业园区,把产业的集聚能力在那里释放,然后把老的港区作为城市来改造。“前港-中区-后城”模式对当地经济发展、人员就业都有很大帮助。

    求是网:您在第9期《求是》杂志发表的文章中提到,经贸产业合作区模式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探索,您能否再结合招商局集团的项目实践,给我们介绍下招商局集团的经贸产业合作区模式?它的优势体现在哪里呢?

    李建红:一般来说,港口都是建在一个国家、地区或城市交通比较便利、货物贸易比较集中的地方。以前我们侧重于港口,把货物进出口服务作为重点。“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后,我们与所在国经过充分的政策沟通、协商之后,在港口的后沿,推动“前港-中区-后城”商业模式的复制。譬如为推动在吉布提、多哥、白俄罗斯等国家的项目,我们邀请所在国的元首来参观蛇口,让他们看港口后面的产业园区以及产业园区后面的城市。从贸易畅通、设施联通、民心相通角度来看,如果光是货物装卸,解决不了当地经济发展的问题。如果在我们港口的后沿,根据项目所在国家的资源禀赋和招商局的产业集聚能力,搞商贸物流产业园区,这样的话,可以集聚中国的国际产能转移到当地去投资、去开发。

    实际上,让中小微企业单独到海外去投资、建设,推出它的产品很困难,因为它实力、资源、信誉都有限。如果我们建立了商贸物流园区,就可以带动中小微企业“雁形出海”,把它们集聚到产业园区去。这一方面可以发展当地经济,改善当地民生,增加他们的就业机会;同时也可以根据当地的市场需求来发展我们的中小微企业,逐步形成一个可持续发展、可持续盈利的商业模式。

    求是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都是不发达国家,各国国情千差万别,有些地区甚至还处于政局动荡状态。您觉得我国企业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在境外投资可能会存在哪些风险?招商局集团又是如何规避这些风险的呢?

    李建红:从全球化经营来说,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企业应该走到世界级企业的全球化运作模式上来。在这个过程中,确实海外经营的风险要比国内经营大。首先是政治风险,还有安全风险、汇率风险等。那么怎样和所在国作充分的沟通,怎样在双方都接受的一些产业领域确立投资项目,这需要前期进行论证。前期论证得越充分,项目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

    一般来说,风险防范有三种类型。第一种类型是被动式的风险防范,出了事故、出现了风险才去应对。第二种是预防式的风险防范,但是可能已经出现了小的一些风险事件,再去采取措施,会有一些损失。第三种是预警式的风险防范,就是通过压力测试、预警机制,一旦有风险苗头的时候,就把风险消除在萌芽状态。这样使它没有传导性,不产生严重的后果。风险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实际上从风险的角度来说,首先从源头就要有风险防范的意识。在执行过程中,要有风险预警机制,要有风险的压力测试,当有一些风险苗头出现的时候,在第一时间必须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

    求是网:“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和地区都贫穷落后,这些地方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巨大。招商局集团在“一带一路”建设投资中是如何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和增值的?

    李建红:“一带一路”的项目有两种类型。一种类型是我们自己收购的成熟项目,比如像在尼日利亚、土耳其、吉布提,就是我们直接收购已建成的港口,然后在港口的基础上,扩大合作规模和建设能力,随后再发展“前港-中区-后城”的商业模式。这些项目一个是产生效益比较快,第二看得比较清楚,所以应该说还是比较成功的。

    第二种类型是绿地项目,就是要从勘探、设计、建设开始,然后再投产运营,这种项目的时间比较长,相对来说对市场的研究分析预判难度比较大。在这些项目上,我们采取非常谨慎科学的态度进行分析。比如,在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口就是一个绿地项目。一般港口绿地项目,能在五、六年内盈利都是比较好的,七、八年能盈利也是正常的。但是我们因为前期论证非常深入,风险管控也比较好,所以我们以最少的投入、比较短的建设工期,很快就投产运营。当年投产,第二年就实现了盈利,而且这几年港口吞吐量平均每年保持100%增长,效益每年保持两位数增长。

    总的来说,项目前期的论证至关重要,论证如果是符合客观实际,又有前瞻性的安排,再加上人才选派得比较合理,项目一般都比较成功。招商局集团目前在海外有将近4544亿元的资产,去年实现了收入424亿、利润总额43亿,应该说海外业务已成为招商局集团盈利的新增长点。

    求是网:网上有人认为“一带一路”是“面子工程”,还有说都是大国企在获利,对是否能够惠及小微企业和普通民众存在质疑,您怎么看这些观点呢?

    李建红:我认为“一带一路”不是口号,是要有行动的,尤其是要有项目切入的。我不同意他们的观点,我认为这是中国在新的历史时期,进一步改革开放的一个战略基础。比如像招商局集团的国际化战略,我们就靠践行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把港口、航运等一些传统产业进一步升级,这几年增长动力都不错,还是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可以说获得了可持续发展的效益和能量。

    另外,让中小微企业单个走出去困难很多,难度很大,无论是实力、信誉还是规模都明显不足。招商局集团搞的经贸产业园区,就是解决中小微企业出不去的问题。我们准备把经贸产业园区做成中国商品的加工展示中心、国际商品的中转中心。所以,产业园区欢迎大型企业去投资,同时也欢迎中小微企业,比如服装、鞋帽、五金等企业去投资。

    我们还准备通过通关便利化和信息化,把中小微企业带出去。举一个例子,中小微企业如果自己运货出去海外销售,回笼资金快则两个月,慢则半年。通过我们产业园区发行“双币卡”,产品一销售、一刷卡,现金马上就到他账上,而且还规避了美元、欧元和外汇的汇率风险,人民币也走出去了。这些中小微企业还是很愿意到我们的经贸产业园区投资。所以那种认为“一带一路”建设中都是大国企在获利,不能惠及中小微企业的观点是不准确的,是片面的。

    我觉得通过本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全球进一步推动政策沟通、资金融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民心相通,会进一步促进中国与世界的交融联通,更好地推动各方共同发展。

    求是网:再次感谢您。

嘉宾列表

邢贲思
邢贲思 中央“马工程”首席专家
孙熙国
孙熙国 中央“马工程”首席专家
陈燕楠
陈燕楠 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常务副院长
莫纪宏
莫纪宏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副所长
王振民
王振民 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

版权声明:求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求是网

求是微信

求是微信

求是微博

求是微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