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我不是MACAU,我为“一国两制”代言

    编者按:

    1553年,葡萄牙殖民者以借为名,强行租占澳门,并于1887年与清政府先后签订了《中葡里斯本草约》、《和好通商条约》非法夺取澳门。1999年12月20日零时澳门正式回归祖国。2014年12月20即将迎来澳门回归祖国15周年纪念日。15年来,“一国两制”在澳实践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澳门这一南海明珠焕发出更加绚丽夺目的光彩!

    一、MACAU不是我真姓

     (一)何来Macau

    澳门以前是个小渔村。她的本名为濠镜或濠镜澳,因为当时泊口可称为"澳"。澳门及其附近盛产蚝(即牡蛎),蚝壳内壁光亮如镜,澳门因此被称为蚝镜(蚝的繁体字为"蠔")。后人把这个名称改为较文雅的“濠镜”。

    澳门妈祖阁

    澳门的名字源于渔民非常敬仰的中国女神天后,又名妈祖。根据传说,一艘渔船在一个天气晴朗,风平浪静的日子里航行,突然刮起狂风雷暴,渔民们处於危急关头。这时,一位少女站了起来,下令风暴停止。风竟然停止了,大海也恢复了平静,渔船平安地到达了海镜港。上岸後,少女朝妈阁山走去,忽然一轮光环照耀,少女化做一缕青烟。後来,人们在她登岸的地方,建了一座庙宇供奉这位妈祖。

    十六世纪中叶,第一批葡萄牙人抵澳时,询问居民当地的名称,居民误以为指庙宇,答称"妈阁"。葡萄牙人以其音而译成"MACAU",成为澳门葡文名称的由来。

      (二)被迫割让

    1.早期租地

    早在明朝,葡萄牙人已开始在澳门进行贸易和修建洋房居住。1583年,在澳门居留的葡萄牙人在未经明朝政府同意下,自行成立澳门议事会进行葡萄牙社区的自治管理,但葡萄牙仍每年付500两白银予明政府与其后的清政府为地租。

    玫瑰圣母堂

    2.变相强租

    ①1623年,葡萄牙任命马士加路也为澳督,并正式到澳门就职。由于最初只负责澳门防务,澳督官邸亦设于大炮台。

    ②1842年,清政府与英国签订《南京条约》割让香港岛后,葡萄牙派代表与清朝钦差大臣爱新觉罗耆英谈判,要求豁免地租银,并由葡萄牙军队驻防澳门半岛。清政府断然拒绝葡萄牙的要求,但维持澳门回归已给予葡萄牙的各样优待。

    ③1845年11月20日,葡萄牙女王玛丽亚二世单方面宣布澳门为自由港,除容许外国商船停泊进行贸易活动外,更拒绝向清朝政府缴纳地租银。

    ④1846年4月澳督亚马留上任后,随即推行一系列殖民统治政策。5月,亚马留单方面宣布对澳门华籍居民征收地租、人头税和不动产税,把只对葡萄牙居民实行的统治权,扩大到华籍居民。1849年开始,亚马留悍然将清朝官员赶出澳门和捣毁清朝海关,并停止向清政府缴纳地租银。

    1849年3月5日葡萄牙殖民主义者在澳门

      3.割地条约

    ①1862年葡萄牙曾与清政府草签《中葡和好贸易条约》,欲将澳门地区转为葡萄牙之属地,但被发现而告终。

    ②1886年(光绪12年),葡萄牙与英国代表藉鸦片缉私征税的合作与清政府谈判。

    ③1887年,清政府与葡萄牙先后签订了《中葡里斯本草约》、《和好通商条约》,条约列明:“由中国坚准葡国永驻管理澳门以及属澳之地,与葡国治理他处无异”。不过为避免主权彻底丧失,清政府保留了将澳门让与他国的权利,葡萄牙若想将澳门让与他国,必须经过中国同意。[详细]

     二、叫我一声“澳门

     (一)联大决议

    自1971年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联合国合法席位后,便开始为香港与澳门的主权问题采取外交行动。同年11月8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决议案,将香港和澳门于殖民地名单剔除,此举为中国和平解决香港与澳门的主权问题制造了有利的背景条件。

中国在联合国恢复合法席位

    (二)中葡建交

    ①1974年4月25日,葡萄牙一批中下级军官所组成的“武装部队运动”将持续执政42年的极右政权推翻,新政府开始民主化进程。当时的葡萄牙新政府实行非殖民化政策,承认澳门不是殖民地,而是中国领土。1975年12月31日,葡萄牙将最后一批驻澳门军队撤离。

    ②1976年,葡萄牙总统安东尼奥·拉马略·埃亚内斯(António Ramalho Eanes)出席联合国大会,与中国驻联合国代表黄华谈及中葡建交与澳门问题之事宜。

    ③1979年2月8日,葡萄牙与台湾当局断绝邦交,2月9日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交换《建交公报》。中葡双方共同肯定澳门是中国领土,至于归还时间与细节将在适当时间由两国政府谈判解决。至此,葡萄牙的改变与行动为中葡关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三)中英声明的推动

    ①中葡正式建交后,两国官员开始频繁互访。1980年3月,澳门总督伊芝迪应北京政府邀请进行访问。而中国亦曾派出不少官员(如:任仲夷、习仲勋)造访澳门。

    ②1984年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李先念访问葡萄牙,与葡萄牙总统埃亚内斯会面就澳门问题交换意见。

    ③1985年5月葡萄牙总统访问中国,与中国当时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会晤,同表友好地解决澳门问题。

    ④当时在更为复杂的香港主权问题上,中国与英国已达成多项共识,包括《中英联合声明》的草案。中葡关系亦稳定发展,谈判解决澳门问题的条件与时机日渐成熟。

    (四)中葡谈判

    1986年5月20日,中国与葡萄牙政府正式发布新闻公报,宣布6月30日在北京展开澳门问题的谈判,解决澳门问题。四轮会谈全在中国首都北京举行:

    1.第一轮会谈(1986年6月30日-7月1日)

1986年6月30日,中葡双方代表在北京举行了解决澳门问题的首轮会谈

    第一轮会谈开始时,中国代表已建议会谈总议程:(1)中国政府对澳门行使主权的有关问题; (2)中国对澳门行使主权后的安排;(3)过渡时期的安排。其次,中国代表提交了《中葡联合声明》草案的中、葡、英文版本,并对此作出简要的说明解释。葡萄牙代表同意中国代表提出之总议程并按之讨论。

    2.第二轮会谈(1986年9月9日-10日)

    第二轮会谈时,中国代表提交《中葡联合声明》的附件,并作出相关说明。葡萄牙代表团表示需要对全部文件进行深入研究后,才能作出全面的评论,故提议在第三轮会谈上才作出全面评论。最后, 双方就第三轮会谈的时间、第三轮会谈后成立工作小组的时间和中国代表团长周南在11月访问葡萄牙之新闻公报细节等进行了磋商,取得了广泛的一致。

    3.第三轮会谈(1986年10月21日-22日)

    直到第三轮会谈,葡萄牙代表终于评论首两轮会谈中国代表团所提交的文件,并将中国的意见分为“同意、接受的”、“需要作出适当修改和补充的”和“需要进一步弄清一些概念的确切内容和含义后才能做出评论的”。中国代表随即赞许葡萄牙代表的积极回应,并就葡萄牙代表所提及的一些拟修改的问题进行磋商。双方就设立工作小组的细节进行具体讨论和将所提出的全部协议文件草案。最后,双方同意工作小组在周南访问葡萄牙后便开始工作。1987年1月6日,葡萄牙国务会议经过4个多小时的讨论后,同意1999年将澳门治权交还中国。

    4.第四轮会谈(1988年3月18日-23日)

    第四轮会谈中,中葡双方代表团共同表示不希望再遇到重大障碍,并期望是次会谈为 澳门回归澳门问题之最后一次谈判回合。由于双方的诚意,即使在澳门葡裔人士拥有双重国籍和保护澳门的葡萄牙文化特色仍有分歧,但都给双方尊重态度和相互让步解决了。最终,中方容许澳门葡裔澳门人士自行选择国籍(即中国籍或维持葡萄牙国籍),而中方亦尊重澳门的葡萄牙文化特色。

    经过四轮会谈后,双方联合发表新闻公报,宣布两国已就澳门问题达成协议,并将于3月26日在北京举行草签联合声明的仪式,仪式由两国的政府代表团团长进行草签。

 

中葡澳门问题联合声明正式签署

    1987年4月13日,中国总理和葡萄牙总理分别代表中葡两国政府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西大厅正式签署《中葡联合声明》。1987年,中葡两国各在各自政府内取得《中葡联合声明》的批准。中葡两国政府终于在1988年1月15日互换批准书,《中葡联合声明》正式生效 。

    (五)回归祖国

    中葡两国政府由1987年4月13日正式签署《中葡联合声明》至1999年12月20日澳门政权移交期间的十多年,被称为过渡期。1993年3月31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此标志著澳门进入了过渡期的后半段(或称后过渡期)。在整段过渡期内,澳葡政府在中方的督促下,采取了三大措施,确保澳门政权顺利交接,包括中文合法化、公务员本地化和法律本地化,合称“三化”。

1999年12月20日零时,澳门回归中国交接仪式

    1999年12月20日零时,中葡两国政府在澳门文化中心举行政权交接仪式,中国政府对澳门恢复行使主权,澳门回归祖国。这是继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之后,中华民族在实现祖国统一大业中的又一盛事。 [详细]

    三、“一国两制”繁荣澳门

    1999年12月20日,中国政府恢复对澳门行使主权,澳门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开启了历史发展的新纪元。15年来,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澳门特区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带领全澳居民团结奋斗,不懈进取,特区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各项事业全面进步,居民生活不断改善,社会保持总体和谐稳定,“一国两制”实践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详细]

    (一)数字上的繁荣

    回归15年来是澳门历史上发展最快的时期。从1999年到2013年,澳门本地生产总值由502.7亿澳门元(下同)增至4134.7亿元,增长了7.2倍,年均增长16.2%;财政收入由169.4亿元增至1759.5亿元,增长9.4倍,年均增长18.2%;澳门人均本地生产总值由1.5万美元增至8.7万美元,增长4.8倍,位列亚洲第二、世界第四。[详细]

    (二)政治上的繁荣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向澳门特首崔世安颁任命令

    澳门回归后,澳门同胞成为这块土地的主人,与全国人民共享伟大祖国的尊严与荣耀。回归后,按照澳门基本法的规定,澳门特区行政长官由特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特区的主要官员由行政长官提名,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回归前很少有华人担任政府官员、司法官等,如今这些岗位大多数已由澳门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根据国家法律规定,澳门居民中还选举产生12名全国人大代表,并有418名澳门社会各阶层各界别代表人士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和内地副省级城市以上的政协委员,参与管理国家事务,为国家发展建言献策。[详细]

    (三)事业上的繁荣

    澳门威尼斯人度假村

    澳门回归以来,特区自身优势得到积极发挥,在国家发展的大背景下实现了经济和各项社会事业的持续发展。澳门回归后,保持原有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特区保持自由港地位,实行自由贸易政策,保障货物、无形资产和资本的流动自由,实行独立的税收制度,保持财政独立,并可根据整体利益自行制定旅游娱乐业的政策。特区因经济发展需要,实行博彩业适度开放,经济迅速发展,政府财力和社会财富快速增加。特区政府加大对民生和社会事业的投入,让全体澳门居民分享发展成果,居民生活不断改善。从2007年起,特区免费义务教育由9年扩大到从幼稚园到高中的15年;政府建立和完善医疗制度、对澳门居民实行免费医疗,完善双层式社保制度,调升敬老金养老金和现金分享计划标准,对弱势群体提供经济援助金、豁免社屋租金、减免职业税,并对中小企业减免税赋。回归后,澳门居民整体健康水平迅速提升,人均寿命达到84.41岁(2011年统计),居世界第二位。[详细]

    (四)法律上的繁荣

    澳门同胞举办国庆活动

    回归以来,澳门基本法得到全面贯彻落实,有力地维护了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促进了特区的繁荣稳定。中央严格按照基本法办事,认真行使对特区防务、外交事务的管理权和对特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的人事任命权、特区法律的备案权、以及对基本法的解释权等,全力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帮助特区应对各种困难和挑战。特区自觉履行基本法规定的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责任和义务,在广泛吸收社会意见、凝聚各界共识的基础上,2009年完成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工作,制定了《维护国家安全法》,填补了澳门特区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法律空白;2012年稳妥处理澳门政制发展问题,增加了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和立法会产生办法的民主成分,明确了澳门特区政制发展方向。澳门特区将维护居民的基本权利、保障居民所享有的言论、新闻、出版、结社、集会、游行、示威自由与澳门居民履行基本法所规定的义务结合起来、与特区发展的整体利益结合起来,倡导爱国爱澳、守望相助、包容和谐、奋发进取的传统美德,旗帜鲜明地反对外部势力干预澳门事务,营造了有利于特区稳定发展的良好社会氛围。[详细]

    (据求是网、360百科综合编制)

分享: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