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并非都是好东西

2014-12-16 09:48

  “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我们要坚持改革开放正确方向,敢于向积存多年的顽瘴痼疾开刀。”

    ——习近平,2013年10月7日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时的讲话

  相当长时期以来,西式民主被资本主义世界视为足以“终结历史”的理想政治体制。国内一些人也跟着鼓吹西方制度优越,忽悠中国应照搬西方制度。但历史与现实的经验教训均摆在我们面前:改旗易帜的邪路在中国走不通。

    

一、天生缺陷:西方民主本质的一瞥

1、所谓“多党制”——

  充满恶意的两党之争几乎让政府瘫痪。这个国家的领袖已经脱离人民。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周刊

    所谓的“多党制”,不过是资产阶级不同利益集团实现利益博弈的制度工具。从本质上来说,一方面是所有参加选举的议员或官员必须得到大利益集团的支持才能当选;I另一方面是资产阶级不同利益集团实行轮流执政,从而保证议会民主的实际运转完全掌控在资产阶级手里。这是因为每个正当都只不过是一个或者多个资本家利益集团的代表而已,如果没有大的资本家财团为政党和候选人提供大量的竞选资金的支持,任何一个候选人都无法承担昂贵的竞选资金;没有大财团的资金支持,任何政党和候选人都不可能在竞选中取得优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多党制或者两党制只不过是资产阶级不同利益集团进行利益博弈的工具,资产阶级大财团的竞选捐款就是对其所支持的政党及其候选人的政治风险投资,是对未来几年内可能的国家领导人的“公然行贿”;而政党及其候选人接受竞选捐款就是对捐款财团的“合法性受贿”,同时也是对捐款财团的未来巨大利益回报的政治许诺。    

2、所谓“普选制”——

    资产阶级议会民主就是容许被压迫者每隔几年决定一次究竟由压迫阶级中的什么人在议会里代表和压迫他们。

    ——马克思、恩格斯

    所谓“普选制”,不过是一场政党操弄民意的金钱游戏,就是普通公民普遍参与选举,在两个或者多个政党提供的候选人中选择支持一个政党提出的候选人,而不可能选择政党候选人以外的候选人。而震荡总是有大财团来支持的,竞选经费来自大财团的政治献金。可见这里的逻辑是,政党操纵选举,财团操纵政党,进而大财团从根本上操控选举。通过政党对选举游戏的操控,资产阶级就可以从制度上保证了选民只能选择其某一个利益集团的代表,而根本不可能选择代表自己利益的代表来行使国家权力。20101月在美国发生了一件令所有有良知的人心惊胆寒的事。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在选举中允许各个企业无限制地捐款助选。这意味着,美国法律赤裸裸地确认了有钱人可以合法地、明目张胆地区影响选举结果,从而也赤裸裸滴承认美国总统和议会实际上成了出资人可以根据出资多少玩弄的股份公司。    

3、所谓“三权分立”——

  要用一切手段防止多数穷人侵犯少数资产者的利益,要做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并非封建专制的方式,而是社会本身江分为如此之多的部分、利益集团和公民阶级……使全体中多数人的不合理联合即使不是办不到的,也是既不可能的。

    ——汉密尔顿

    所谓“三权分立”,不过是为了实现特定集团的利益均衡而已。实际上,三权分立制度从雷就不存在真正意义的人民主权,其制度设计本身就直接否决了“人民主权”原则。议会立法权收到行政权和司法的控制,使作为代议机构的议会难以充分表达民意,使人民主权受到行政官僚阶层意志的限制,非选举产生的法院更是通过法律的司法适用使资产阶级利益得到最终的保障。更重要的是,即使实行议会主权,由民选的议会行使立法权,两党制和多党制的政党政治也决定了所谓民选的议会也好、行政机关也好,都不过是政党背后所代表的统治阶级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代表了资产阶级内部大利益集团的根本利益。1950年代初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也提醒大家警惕“军火-工业集团”的贪婪。令人遗憾的是,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美国不但没有解决军火商控制国会的问题,大资本家手里又多了一件武器,那就是金融诈骗。美国议会在1999年废除了1933年通过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该法案规定了一般商业银行不得从事投资银行的投机生意。如果那个法案没有被废除,布热津斯基所说的“失控和可能仅为少数人自私地谋取好处的金融体系”就难以建立,2007年的次贷危机也许不会发生,或不会那么严重。遗憾的是,华尔街太强大了,他们可以操纵议会,让符合自己利益的新法案通过,真是“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4、所谓“司法独立”和“军队国家化”——

    法官已失去其表面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只是他们用来掩盖自己向历届政府卑鄙谄媚的假面具,而他们对于这些政府是依次宣誓尽忠,然后又依次背叛的。

    ——马克思

    所谓“司法独立”和“军队国家化”,不过是用表面的独立掩盖其司法和军队为特定利益集团服务的本质。首先,西方国家所有法官的推选任命必须得到大利益集团的支持,实际上都是为大利益集团服务的。如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法官必须由总统提名,经过参议院的批准。其次,那些自愿报名担任无报酬兼职法官的,全部都是资产者本人,他们为利益集团服务是不言自明的。再次,司法判例的形成过程就是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相互斗争、相互妥协的过程,充满着政党之间的政治斗争。如在2000年戈尔诉布什总统选举案中,美国最高法院以5:4裁定不再重新计算选票,明显反映了联邦法院内部政党之间的力量对比关系。而所谓的军队国家化、中立化,只不过是军队在资产阶级政党的斗争中保持中立,实际上西方国家的军队从来都是为资产阶级对外攫取海外利益服务的,是大的军火制造商实现利益的工具。

   1 2 3 下一页  

分享: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扫描二维码关注
搜狐新闻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