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新篇 丝路共建

2015-02-16 14:06

    编者按:“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阳关三叠的琴声里,历史尘封的书页中,有多少这样的深情从遥远的过去款款而来。“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如今,长安西去的大道上,一场清新的“朝雨”正洒在亚欧文明的陆桥上,重新洗刷出时代鲜活的本色。古道新篇,丝路共建,民心互通,未来互联。

 

古道新篇 丝路共建

 

【丝路史话】 

古道新篇 丝路共建

    陆上通道

  丝路史话

    早在4000年前齐家文化时期,新疆塔里木盆地南缘的和田美玉即已东传至河西走廊一带,继而传播到中原地区。商周至战国时期,中原的丝绸也已西输至中亚,甚至远达南亚。至迟在孔雀王朝(前324—前187年)建立之时,专指中国的词汇“Cina”(脂那、支那)和“cinapatta”(中国丝)已在印度出现。可见,公元前4世纪与前3世纪之交,中国及其丝绸已为印度所知晓。 [详细] 

 

    从马背上的通道走向丝绸之路

    欧亚草原对中国古代文明发展作用不容忽视。以夏、商、周为代表的中国文明是东亚文明圈的核心。大约从公元前2500年开始,东亚文明圈通过新疆等草原地带和以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小亚为代表的西方文明有了间接沟通。小麦、绵羊、黄牛和冶金术等新驯化物种和技术在中国的出现,可能与青铜时代第一次东西方接触有关。同时,草原发达的畜牧文化也和东亚文明保持互动,这种沟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中国文明的形成。[详细]  

 

    穿越葱岭的丝绸之路:帕米尔高原故道寻踪

    丝绸之路不避艰险,翻越雪山、穿越河谷,主要是因为帕米尔高原位于几大文明交汇处,是交通枢纽。开辟于东汉的新北道虽自然条件较好,但要经过中亚草原游牧区,受不稳定因素影响较大,且去往印度、波斯、地中海等地区的路途迂回,因此翻越帕米尔高原的丝绸之路老北道与南道作为商路一直兴盛不衰,直至20世纪初帕米尔高原被现代边界分割为止。[详细]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扫描二维码关注
搜狐新闻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