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增长极限论”是一种误读

2015-03-17 16:32

  编者按:过去20年,每当中国经济部分指标数据下降,西方就会冒出一些唱衰中国发展的论调。现在,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从高速降至中高速,“断挡失速”、“增长极限”等观点又渐渐流行起来。与过往揣测中国经济崩溃的说法不同的是,这一轮“唱衰中国论”与过去两年外需疲软、资源消费结构调整、楼市萎缩等因素产生共振,也引起了国内部分人的“焦虑”和呼应。因此,如何走出这些论调的逻辑误区,消除一些民众的心理误解,对国家长治久安、稳定民心士气就显得相当重要。 [更多]

 

一、什么是经济增长?

1、经济增长的概念

  经济增长是个量的概念,指的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定时期内GDP或人均GDP的增加。经济增长速度的快慢决定于诸多客观因素,要受到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阶段、生产要素供给以及市场需求等多种条件制约,任何一个国家在一定时期的经济增长速度都是有极限的,不可能无极限增长。从世界经济发展史来看,农耕时代的年均经济增长率不足1%,工业革命改变了生产要素的约束条件,随之出现了世界经济增长奇迹,如英国、美国、德国、日本等国的工业革命奇迹,也曾经出现过“亚洲四小龙”腾飞奇迹以及拉丁美洲等国家的经济增长奇迹,年增长率达到了10%。改革开放后,中国也创造了世界奇迹,年均经济增长率达到9.8%。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率连续40年超过10%,这是经济发展的自然规律决定的。 [更多]

2、辩证看待经济增长

  一方面受到各种生产要素供给的制约。经济增长是一系列生产要素有机组合的结果。农耕社会,生产力水平极其低下,生产要素主要是土地和劳动力,产出量自然受到限制。工业化到来,改变了生产条件,突破了生产要素的地域和空间限制,新技术不断涌现,生产力水平极大提高。然而,随着经济总量日益庞大、资源特别是不可再生资源的日益减少、技术进步、能源、环境等约束,发经历了一个时期的高速增长之后,便进入了低速增长区间。

  另一方面,经济增长又是无极限的,因为技术进步没有天花板。自工业革命以来,科学技术加速进步,特别是颠覆性技术频频出现,新的资源、能源不断代替旧的资源、能源,人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不断变换和更新;同时,人们消费欲望又是无极限的,在低层次的消费需求被满足之后,必然产生高层次的消费欲望。因此,世界经济总是在不断增长的。 [更多]

 

二、中国经济增长是否达到极限?

 

1、经济增长达到极限的是中国传统经济

  改革开放后,我国国民经济实现了30多年的高速增长,从1979年到2012年我国GDP年均增长9.8%,创造了世界奇迹。然而在高速增长的背后,也暴露出传统增长模式不可持续的严重问题,已经达到经济增长极限。

  传统的过度依赖高投资、高耗能、高污染的增长模式确实不可持续,已经达到经济增长的极限。从投资来看,自2003年以来,我国的投资率都在40%以上,其中2011年达到48.3%,是改革开放以来最高的一年,也是全世界投资率最高的国家。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库提供的数据,全世界平均的投资率近年一般维持在23%左右,极个别国家或地区在短时期内可能达到30%,我国则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倍多。固然,我们不能把他国投资率作为判断我国投资率是否适度的标志,特别是我国城镇化、工业化还没有完成,基础设施不完善,需要大量投资,但过高投资率是不可持续的。

  传统的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先增长后治理的经济增长模式不可持续,已到极限。环境的破坏带来广泛的负面影响:一是直接危害广大人民群众的身心健康,“环境病”越来越多;二是治理环境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因为治理环境污染而付出的经济和社会成本远远超过因牺牲环境为社会带来的财富,呈现出负效益;三是影响了社会稳定,近年越来越多引发社会不稳定事件均与环境污染有直接关系。依靠牺牲生态环境换取经济增长已经到了极限。

  传统的过度追求经济增长而忽视公平分配导致收入差距越来越大,社会矛盾越来越多,已经到了极限。任何一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过程就是一个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的过程。社会主义的最大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我国经过30多年高速经济增长形成了巨额社会财富,蛋糕越做越大,广大人民群众生活水平都有巨大改善,然而不可忽视的事实是蛋糕没有分好,不合理的收入差距、财富差距越来越大。分配不公必然影响社会稳定。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社会矛盾没有因为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减少,恰恰相反,各种社会矛盾愈益凸显,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分配不公,只注重做大蛋糕,忽视分好蛋糕。

  传统的刺激经济增长的方式已经不可持续,到了极限。市场经济需要宏观调控,然而如何把握好调控的时机、调控的对象、调控的力度、运用什么样的调控手段,达到什么样的调控目的等,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更是艺术,这是任何一台大容量的计算机都无法完成的。传统的依靠大水漫灌的刺激经济增长的方式已经到了极限,只能造成沉重的债务负担和严重的产能过剩,导致国民经济的虚胖。 [更多] 

2,中国经济是进入了“新常态”,而不是出现“增长极限”

  新常态使中国发展面临难得的转型机遇期。牢牢抓住这个重要转型机遇期,关键要在纷纷扰扰的复杂舆论氛围中,保持定力,全面认识国情、世情与民情。这就要求我们超越“数字教条主义”,用相对全面、均衡的经济数据透视与检查中国发展的健康状态;也要求我们摆脱“学术本本主义”,避免照本宣科、不假思索地传播一些片面观点;更要求我们警惕“舆论民粹主义”,不以哗众取宠、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状态分析经济新常态。

  分析中国经济,要分析数据,更要回归常识。中国经济增长确实在放缓,但是看看2015年的春节假期,境内游、出境游的人数再创新高,街道商场、夜市到处都是川流不息的人群。再比如,2015年1月中国进出口额在下降,但是天津、厦门、上海等港口却是一片繁荣景象,形势好不好,看看码头泊位停满的外贸船只就知道。这些都是凭肉眼就能看到的经济繁荣与社会繁华。

  环顾我们周围,绝大多数中国人期待着未来的美好生活。大家希望买房、买车,要求治理空气与水污染,渴求舒适宜居的社区,向往丰富多彩的生活,这些都是中国经济增长永不枯竭的动力。

  当然,中国面临的问题与挑战还很多。可世界上哪个国家没有自己的问题呢?哪个时期中国的问题不多呢?哪个时期中国经济的挑战比现在少呢?中国的经济问题是成长的烦恼,是经济整体上行期“如何保持”的难题。而欧美的经济问题则是衰老的困惑,是经济下行期中“如何复苏”的问题。面对唱衰中国的声音,我们要有自信。 [更多] 

  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历经三十年保持高速增长而不降速的。无论是美国、日本还是欧洲国家,在长期增长之后,总量会变得非常庞大,内外经济环境的少许恶化都会造成经济减速。经济奇迹是由众多利好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国的经济增长会逐渐趋于3%-5%的正常增长速度。当前中国经济世界第二,接近第三名日本的两倍。在这么庞大的经济总量基础上增加一个百分点的经济增加量相当于过去同样增加一个百分点的好几倍,经济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是正常现象,是“新常态”,没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 [更多] 

 

三、新常态下中国正在着力化解经济下行压力

  新常态下的转型,实质在于增长动力的切换,即不再依靠粗放式的资源耗费,而是向新一轮改革、创新、城镇化、开放与改善民生要新动力。

  向改革要新动力。中国正在通过改革释放红利来促进经济长期稳定增长。201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明确提出改革总体方案、路线图、时间表。2013年以利率市场化改革和资本市场改革为主的金融改革成为经济改革的重点,并提出加快财税改革的政策。2014年沪港通实施,民营银行试点推进,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市场化改革稳步推进。中国金融改革的力度有目共睹,这些金融改革为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促进实体经济增长创造了条件,并释放出巨大的增长潜力。

  向创新要新动力。无论是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转型,还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中国经济要向中高端水平升级,必须强化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目前,中国新一代移动互联网产业、个性化智能制造业、生物医疗及医药产业、高端服务业、文化创意产业等产业形态,正在迅速成长为引领中国经济的新增长极。这些产业基本上与国际先进水平站在一个水平线上,为中国发展的弯道超车提供了可能。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九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决定着中华民族前途命运。”创新型产业正在中国迸发出无限的创造力和动力。

  向新一轮城镇化要新动力。以欧美国家约80%的平均城镇化率来看,中国新型城镇化在未来10至15年内还将消化3至4亿人口。据测算,中国新型城镇化率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将能带来7万亿至8万亿元的投资和消费需求。到2020年,中国城镇化率将达到60%左右,所产生的资金需求将达40万亿元,这对于基础设施、就业、内需的拉动作用都将呈增长态势。加之现有城镇基础设施的优化、生态环保产业的崛起、中西部产业的纵深发展,我国只要保持社会稳定与政策持续性,未来5至8年内,中国经济总量有望再翻一番。可见,中国经济发展的潜能还远未挖掘殆尽。

  向开放要新动力。30多年来,中国对外开放由点到面,逐渐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对外开放格局。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全面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中国积极主动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与20多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创新开放模式,在上海自贸区成功试点之后,包括天津、广东、福建在内的第二批自贸区已经启动。“一带一路”战略也将带动中国及沿线国家经济增长和全面开放,并将拉动欧亚及全球经济增长。向改善民生要新动力。我国的医疗、养老、住房、汽车、教育、保险等涉及民生的各个领域存在大量拉动经济增长的发展机会。不仅如此,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的新“四化”当中,需要切实改善民生的方面还很多,这将是拉动经济增长的巨大引擎。

  2015年全球利好消息明显:美国经济增长将使全球外需回暖,这大大有利于中国扩大出口;原油价格大幅下跌将有利于中国企业节约成本和消费者扩大消费支出。由此看,与其说中国经济出现增长极限的可能,不如说中国经济正处在经历转型阵痛后再次起飞的前夜,正在为更加扎实有力地实现经济长期稳定高质量增长进行修炼,未来的中国经济就像传说中的“凤凰涅槃”所描述的那样,将再度腾飞。 [更多] 

分享: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扫描二维码关注
搜狐新闻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