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长谈南海问题:守土有责,维护南海航行自由

2016-03-09 16:11

    编者按:在3月8日上午王毅外长的新闻发布会上,南海问题成为现场媒体关注的焦点之一。整场发布会关于南海的提问有两个,主要涉及到南海航行自由问题和南海仲裁案。王毅外长的答复不仅澄清了西方媒体对我国南海问题政策的种种猜疑,还十分巧妙地展示了我国在南海问题上作出的种种外交努力。

    

    为什么说菲律宾“不合法不守信不讲理”    

    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提到南海仲裁案时,王毅外长对这件完全由菲律宾单方面挑起的仲裁案闹剧进行了简短分析,指出菲律宾的在国际社会挑起南海仲裁案的做法“一不合法、二不守信、三不讲理,不仅违背了中菲在双边协议当中所作的承诺,违背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款的规定,也违背了提出仲裁应该由当事方协商的国际实践。”   

    事实上,菲律宾近年来一直在国际社会四处兜售其单方面挑起的所谓南海仲裁案,诬称中国不参与、不接受其提出的仲裁是“破坏国际法的行为”。20157月,海牙国际法庭举行了南海仲裁案的首场听证会。中国外交部对此表示:中国已多次阐明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中国反对菲律宾方面提起和推进仲裁程序的任何做法。    

    2013122日,菲律宾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争端解决机制就中菲南海争议向中国发出《仲裁通知》,启动强制仲裁程序。219日,中国政府退回菲方《仲裁通知》,表示“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谈判解决有关争议,是东盟国家同中国达成的共识”,菲方的诉求是“对双方均主张的岛礁的主权归属进行判定,是两国在南海部分海域的海洋划界问题,中国政府于2006年已经根据《公约》第298条的规定提交了声明,将涉及海洋划界等争端排除在包括仲裁在内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之外”。    

    也就是说,无论菲律宾在海牙国际法庭对这桩所谓的“国际官司”作何行为,都是单方面的,在法律上也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另外,菲律宾单方面挑起南海仲裁案的做法还“不守信”。2002114日,中国与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盟各国外长在金边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宣言》第四款明确规定: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菲律宾单方面通过国际仲裁的方式在国际社会挑起争端,无疑违背了《宣言》第四款的规定。这也就是王毅外长所说的“不合法不守信不讲理”。   

    既然如此,菲律宾何为还纠缠不休地“状告”中国?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院长庄国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菲律宾告中国的目的不是奢望中国接受仲裁,而是通过国际法庭向中国施压,在全球抹黑中国,说中国不接受国际仲裁,不按照国际法行事”。

    

    航行自由并不等于横行自由   

    当路透社记者问中国政府什么时候允许外国人,包括外国记者去访问南海的岛礁时,王毅外长首先表明了我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基本立场:南沙群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在自己的岛礁上建设防御设施,这是国际法赋予的自保权和自卫权。同时还澄清了记者的疑问:岛礁上建设的不仅是必要的防御设施,更多的是民用设施,等将来建设完成,具备必要条件之后自然会邀请媒体上去采访。然后,王毅外长话锋一转,不避锋芒地谈起了航行自由的问题。

    其实,所谓的“维护南海航行自由”一直是美国干涉南海问题、搅动南海局势的主要理由。近年来,美国的舰机多次进入南海海域或空域,造成该区域的紧张气氛,而这些行为无一例外地被美国政府视为“自由巡航”。所以,王毅外长在记者会上提醒媒体:航行自由并不等于横行自由,如果有人想把南海搅浑,把亚洲搞乱,中国不会答应,本地区绝大多数国家也不会允许。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国际问题研究专家张蕴岭认为,中美在南海问题上的博弈其实是一种战略性的权势之争。“美国要显示它在这个地区的存在和它对这个地区事务的主导性,所以它因为中国综合实力的提升和影响力增大,对美国传统势力范围是一个大的挑战,所以美国不能输中国,这是它战略考虑最重要的基点。所以实际上是一种权势之争,就是战略性的权势之争。”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教授时殷弘认为,中美之间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完全对立,而且短期内不会变,所以南海问题不会在短期内消失。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管控好中美之间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防止双方舰机在南海附近海域擦枪走火显得非常重要。

   

    中国为解决南海问题所作出的巨大努力   

    在记者会上,王毅外长还简要介绍了我国为维护南海和平与稳定所作出的努力:专门设立了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积极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主动提出制定“海上风险管控预防性措施”,尤其是提出要尽快设立两条热线,一条热线就是“海上紧急事态外交热线”,还有一条热线是“海上联合搜救热线”。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国际问题研究专家张蕴岭认为,中国的在南中国海地区战略应该侧重两点,是要维护这个地区的稳定、和平,不让南中国海问题来破坏我们总体的和平发展环境。第二就是我们还是通过谈判、协商来解决问题,寻求合作渠道,包括当事方和有关方。

    王毅外长所说的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于2011年正式宣布设立,旨在继续推动各方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有关精神,充分发挥现有中国—东盟海上合作机制的示范效应,推进各方在涉海领域的深层次合作,实现东亚海上互联互通的网络典范,同时为建立区域海上安全合作机制开展先行探索。随着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提出,其重要性更加凸显。据王毅外长介绍,该基金陆续开展了40多项合作项目。

    另外,中国也正在积极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201510月,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将进入一个“重要和复杂问题”的磋商阶段。 

    中国所作出的这些努力都显示出极大的诚意。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对未来南海局势的发展还是乐观的,他说:“实际上除了菲律宾外,所有跟我们有领海争端的国家关系虽然有波动,但总的来说还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中国在‘十三五’期间会更多会实行双轨路线,一方面坚持中国的根本主权,维护国家尊严;另一方面也会多方面积极争取和平协商,通过合作解决问题”。

 

分享: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扫描二维码关注
搜狐新闻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