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发展促进人权”理念

2017-07-25 16:49

    编者按: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来,人权事业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更是有目共睹。今年6月22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次通过中国提出的“发展对享有所有人权的贡献”决议。“发展促进人权”理念首次引入国际人权体系,这是世界人权事业来之不易的成果。中国倡议,必将使全球更多人受益。查看原文>>

  一、关于人权概念

    人权概念是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对人在经济、文化、政治活动中的本质进行抽象化的产物。

    对人权概念的完整理解 ,必须立足于两个要素:

    1.人权(Human Rights)概念必须基于“人”或“人类”(Human Being)的立场对人之为人所必需的各项权利进行表达;

    2.人权必须是以人权(Human Rights)这样的语词形式表达人权之精神品质、思想理念和具体内容。

    二、如何理解人权概念?

    第一、人权思想早于人权概念产生,中国人权思想早于西方人权思想。

    1.对中国来说,人权概念是一个舶来品,但孔子(前551年—前479年)的“仁者爱人”和“民本”思想已经在实质上具有丰富的人权意蕴,强调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理想关系,这种人权思想传统的形成早于西方。

    2.对于西方而言,古希腊时期的普罗泰戈拉(前490年—前420年)提出“人是万物的尺度”,强调人的主体性与尊严,但这是从人与神、人与自然的关系中提出的,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人权概念。

    3.总的说来,远古时期,无论中国还是西方,都没有形成明确、完整的人权概念。

    第二,西方一再强调的三部“人权文件”中并没有出现人权概念。

    人权概念在西方的产生是16世纪以后的事情。

    一般认为,英国《大宪章》、北美《独立宣言》和法国《人与公民权利宣言》是三部最经典的人权文件。但事实上,在这三部文件中,并没有使用人权(human rights)概念。

    例如,《独立宣言》和《人和公民权利宣言》分别使用的是“权利”(rights)和“人的权利”(Rights of Man),而非人权(Human Rights)。而权利、人的权利与人权是有区别的。所以,这三个“最重要”的人权文件都只是表达了封建贵族或新兴资产阶级的权利主张,并不是站在“人”的立场对人权予以确认。

    第三,“人权”概念的正式出现是在二战后联合国文件中,是人类社会共识的产物。

    1.《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是国际社会首次站在“全人类”(Human Being)的立场、明确地提出人权(Human Rights)概念。

    这两份文件是国际社会出于对二战的反思,为了应对和防范战争、极权、贫困、饥饿等全人类的共同灾难而制定的。其中的人权概念是建立在世界各国的不同景状、多元文化融合的基础之上,否定了原初稿以基督教上帝为庇佑的基本视角。

    2.值得一提的是,作为起草委员会主要成员的张彭春,还为《世界人权宣言》中的人权概念注入了“仁爱”“四海之内皆兄弟”“良心”等中国传统的人权理念。

    3.后来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明确规定各项具体权利内容,使《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中抽象的人权概念更加具体化。

    在这两个公约中,东西方不同国家关于具体权利的主张基本得到了平等、全面的表达,人类关于人权内容的认识得到了丰富,并形成了完整、系统的人权概念体系。

    三、什么是人权话语体系?

    人权话语体系是指,在确定的人权话语范围内,将同类的现象按照一定的秩序和内部联系组合而成的整体,有时候也可以是由不同系统组成的整体。

    第一,人权话语体系是人权话语被系统化后的整体。人权话语体系是一个较为复杂的言辞表达系统,是由话语基础、核心话语、话语内容、话语载体、话语方式及话语阐释过程等要素组成的立体的、全面的多层次表达体系。比如,仅仅作为概念而存在的民主、自由、生存权、发展权、尊严、人格权、环境权等,并不具有活力,需要得到进一步阐释。

    第二,人权话语体系应立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格局,着眼于全人类共同价值,将“人”作为出发点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全人类共同价值”“以人为中心”等理念,对于理解人权话语体系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第三,人权话语体系形成,应基于深厚的实践和理论基础,凝练出核心话语,并围绕核心话语全面地阐发各项具体内容。

    四、什么是以发展促人权?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提出将生存权和发展权作为首要人权,将实现发展权置于人权事业发展战略的首要位置。这一观点的提出是基于理论和现实的双重考虑。

    在理论上,马克思主义对“抽象自由”进行了全面批判,把人的全面发展作为社会发展的最终目的,这为确立发展权在人权话语体系中的核心地位奠定了理论基础。

    在现实中,中国有13亿多人口,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必须把发展作为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通过保障发展权促进其他各项人权的实现。

    将发展权作为人权话语体系核心的理论内涵

    1.将人的发展作为人的本质和尊严的核心体现。人的本质不在于消极自由,而在于具有自我发展的潜能;实现这种潜能,体现了人的尊严和独特价值。为人的发展提供实现条件,构成了人权的本质要求。在这个意义上,发展权所保障的并不只是一项人权,而是涉及到对人权最核心、最本质的整体性保障。

    2.将发展权作为其他各项人权的最终目的,其他人权的保障为实现发展权提供条件或途径。包括生命权、基本生活水准权利、健康权利等权利在内的生存权,为实现发展权提供主体条件;教育权为实现发展权发掘潜能和培育能力;工作权利及政治、社会和文化参与权利为实现发展权在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领域的实现提供路径;各项公民权利为实现发展权提供必要的自由;政治权利为平等享有发展权提供政治保障;社会保障权利体现了公平分享发展成果的发展权要求;环境权利保障发展权享有的代际公平,等等。

    3.将发展权作为核心权利,要求国家所履行的保障人权的义务不能仅仅限于尊重和保护人权,而应当更加重视创造条件积极促进人权实现。

    4.将发展权作为核心权利,要求将促进发展权的实现作为其他各项人权限度的依据,并作为处理人权间冲突的指导原则。当发展权与其他人权发生冲突时,将保障发展权置于优先位置;当其他各项人权发生冲突时,将有利发展权实现的解决方案作为优先选择。

    5.将发展权作为核心权利,要求将发展权的实现状况作为评价人权实现状况的核心标准,用发展权的实现作为确定国家人权状况性质和人权发展水平的核心依据。

    经济全球化时代的到来,长期以来的西方人权话语体系正日益显示出其局限性,并在现实中面临日益严峻的挑战。而以发展权为核心重构人权话语体系,在原有的人权话语体系中的各项人权基础上,将发展权提升至人权体系的核心地位,并将个人自由权利作为实现发展权的支持性权利。这既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客观规律,也符合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共同意愿。

    (综合摘编自2017年第14期《求是》常健:《以发展权为核心重构人权话语体系》,2017年第14期《红旗文稿》张永和:《全面正确理解人权概念、人权话语以及话语体系》)

    【延伸阅读

    1.人权司法保障制度的新举措 

    2.唱响“发展促进人权”理念

    3.发展权对传统人权视野的扩展 

    4.新版人权行动计划有六大亮点

分享: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扫描二维码关注
搜狐新闻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
求是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