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强国强军的高远战略谋划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站在时代和战略高度,围绕实现中国梦的战略目标,深刻洞察当今世界之大变局和新军事革命发展大势,科学把握当今中国发展历史方位和安全环境新变化,深刻揭示新形势下我国强国强军规律,对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今年“八一”前夕,习近平同志在主持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再次就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发表重要讲话。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改革强军战略思想,对于建设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对于实现中国梦、强军梦,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洞察大国崛起规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运筹

  当今中国正处在由大向强发展的关键阶段。实现国家和平发展,必须从更大视野来思考如何建设强大军队。习近平同志洞察大国崛起规律,以宏阔的战略视野看待国防和军队改革,紧紧围绕强国强军运筹全局、谋篇布局,确立了强军兴军新的时代坐标。

  以军队强大求得国家强盛,是近代世界大国崛起的基本规律;以改革成功求得军队强大,是当代世界军事发展的普遍规律;以改革强军为我国和平发展提供战略支撑,是当今中国发展的重要规律。15世纪以来,先后有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俄国、德国、美国等国家称雄一时,而其背后都有一个普遍规律:强国必强军,强军必改革。西班牙抓住开辟新航路的历史机遇组建“无敌舰队”,确立了海上霸权。英国从16世纪后期到资产阶级革命时期,在海军方面进行一系列改革,奠定了其称霸海洋300年的大英帝国基础。法国拿破仑执政时期,对军队进行一系列改革,尤其是改革编制体制和兵役制度,其军队一度横扫欧洲大陆。普鲁士在法军占领下卧薪尝胆进行军事改革,终于反败为胜,实现德意志统一;19世纪中后期继续推进军事改革,到一战前成了欧洲军事强国。18世纪初,俄罗斯彼得大帝为打通俄国出海口,进行了多年军事改革,最终确立了俄罗斯的强国地位。二战后,美国已成为世界霸主,但为了保持其绝对优势地位,仍然持续推进军事改革和军事转型,保持了新军事变革领头羊地位。历史和现实都表明,强大军事实力是国家由大向强发展的重要战略支撑,是破解国家崛起“安全困境”的保底手段,而军事改革往往是新兴国家军队实现“弯道超车”的爆发点或力量转折点。

  当今世界正面临前所未有之大变局,国际格局和国际体系正在发生深刻调整,全球治理体系正在发生深刻变革,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近代以来最具革命性的变化,中国发展壮大成为推动国际格局和国际体系深刻调整最重要的动因之一。我国作为超大规模国家快速发展,不可避免地会被一些国家视作不确定因素和挑战,并且我们越发展壮大,遇到的阻力和压力就会越大,面临的外部风险就会越多。一些西方国家不愿意看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中国发展壮大,阻滞我国发展的图谋一刻也未停止,对我国的戒备和防范心理越来越重,明里暗里联手对我进行牵制和遏制。尤其是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加快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实施“第三次抵消战略”,强化在亚太军事存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将是我国发展面临的各方面风险不断积累甚至集中显露的时期。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军事力量始终是保底手段。在目前的情势下,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必然对军事力量保底手段的运用提出更高要求。

  基于对大国崛起规律的深刻洞察和中国由大向强跃升的战略要求,习近平同志站在强国强军高度筹划推进国防和军队改革。首先,坚持把强军放到实现中国梦的伟大事业中来运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离不开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国防和军队建设要为实现中国梦提供坚强力量保证。习近平同志着眼实现中国梦,提出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强调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时代要求,是强军兴军的必由之路,也是决定军队未来的关键一招,从而确立了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战略制高点和根本着眼点。其次,坚持把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放到治国理政大格局、国家改革大棋盘中来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确立了新形势下党和国家各项工作的战略方向、重点领域、主攻目标。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这个战略布局的重要内容,也是实现这个战略布局的重要支撑,必须围绕这个战略布局来谋划、来推进,把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上升为党的意志和国家行为。再次,创造性地把改革升华为强军的核心内涵,把改革强军提升为国家和军队发展带有战略性、全局性、长远性的时代课题。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构建能打赢信息化战争、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为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打下更为扎实的基础。这些都充分体现了习近平同志站在强国强军高度狠抓改革强军的雄才大略和深谋远虑,在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把握新军事革命大势、深度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战略选择

  一个国家对军事改革规律的不同认识和把握,影响其形成不同的战略判断和战略抉择,决定其走上迥然不同的道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迅猛发展并在军事领域广泛运用,直接引发了军事领域的技术革命,促使人们从更大范围、更深层次来研究和把握其影响,由此开始了从技术发展向军事改革的演进,开启了各主要国家你追我赶、抢占潮头的军事改革浪潮。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到现在,各主要国家都加快了军事改革步伐,改革力度之大、组织体制调整涉及面之广,为二战结束后所罕见。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战略新兴技术特别是颠覆性技术持续突破、新式武器陆续问世,新型作战力量成为军事能力跨越式发展的增长极,成为军事强国竞争的新宠儿。各主要国家都在通过改革,加快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尤其是太空、网络和新概念作战力量建设。目前,网络作战、太空作战、无人作战、智能作战、混合战争、全维战争等新概念、新技术手段快速发展,新作战样式渐露端倪,新的战争形态蕴藏其中。

  新军事革命发展到今天,已经到了改革强军的时代。新军事革命主要有四大因素:一是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先进技术和武器装备发展;二是军事理论尤其是作战理论创新;三是以创新军事理论为指导的体制结构改革,即军事体系重塑;四是官兵素质大幅提升。这四大因素共同作用,形成推动军事革命的合力。其中,主要和关键环节是体制机制和政策制度改革。只有通过这样的改革,才能实现军事领域的整体飞跃,占领未来战争制胜的战略制高点。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军紧跟世界新军事革命潮流,积极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在技术武器装备发展、军事理论创新、组织体制变革、领导管理体制改革等方面取得许多重大成就。但总的看,仍然存在“两个差距还很大”问题,即我军现代化水平与国家安全需求相比差距还很大,与世界先进军事水平相比差距还很大。应当看到,新军事革命既是挑战更是机遇。美国兰德公司的格伦·巴肯认为,“对于发展中国家的军队来说,军事变革最大的吸引力就在于它们有可能使其在军队发展中‘跳过几个阶段’。这也是变革的本质所在。”也就是说,对那些原本落后的军队来说,只要抓住机遇,既把握规律机理,又立足自身实际,就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强军制胜的目标。而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就必须以更大的智慧和勇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

  基于对新军事革命大势和当今中国变革强军规律的深刻把握,习近平同志深刻揭示、科学判定了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时代要求、主客观条件和属性定位。首先,深刻揭示了新军事革命的本质就是争夺战略主动权。世界军事革命风起云涌,各主要国家纷纷调整安全战略、军事战略,调整军队组织形态。在这场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大潮中,谁思想保守、固步自封,谁就会错失宝贵机遇,陷于战略被动。百舸争流,奋楫者先;中流击水,勇进者胜。其次,明确指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面临难得的机会窗口。新军事革命为我们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主客观条件十分有利。我们必须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抓住机遇、奋发有为,不仅要赶上潮流、赶上时代,还要力争走在时代前列。我们必须有这样的雄心壮志。再次,创造性地把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定位为一场整体性、革命性变革。新一轮改革要以强军目标为引领,以能够打赢信息化战争、有效履行使命任务为根本要求,围绕解决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对军队组织形态进行重塑,努力建构基于打赢信息化战争甚至更新战争形态的全新军事力量体系。这就决定了改革推进力度之大、触及利益之深、影响范围之广前所未有,既是一场必须打赢的攻坚战,又是决定中国军队未来的关键战。这一重大战略抉择,在党的军事指导上具有独创性贡献,将引领国防和军队建设实现新的历史跨越。

  破解我军深层次矛盾问题、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战略举措

  我军传统体制编制和政策制度对于国防和军队建设发挥了历史性作用。但这些体制编制和政策制度主要是在传统机械化战争条件下形成发展起来的,是与传统计划经济体制相适应的,随着时代发展和社会转型,不可避免地会形成和积累许多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越来越不适应国防和军队建设要求。这些年来,我们在体制编制和政策制度调整改革上采取了一系列举措,但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比较突出的是:领导管理体制不够科学,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不够健全,力量结构不够合理,政策制度相对滞后。这些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从根本上制约了军队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不改革是打不了仗、打不了胜仗的。同时,由于在权力制约和监督方面,我们的制度设计和制度落实还存在一些问题,给权力“任性”、权力“出笼”留下了不少漏洞。如果不通过改革从制度上根本解决问题,在一定条件下这些问题就有可能死灰复燃,久而久之军队就有变质变色的危险。

  人民军队发展史,就是一部改革创新史。我军从成立到今天,在党的领导下,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胜利走向胜利,始终充满蓬勃朝气,就在于着眼时代发展和使命任务要求,立足国情军情,与时俱进地推进改革创新;就在于通过破解矛盾问题实现军队建设质量的不断跃升。红军初创时期,通过“三湾改编”和古田会议,创造性确立了党对军队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开启了人民军队建设崭新征程。新中国成立后,适应使命任务和军队发展要求,我军历经几次调整改革,实现了由单一军种向诸军兵种合成军队的转变,这是我军建设发展史上的一次历史性跃升。上世纪80年代中期,适应党和国家工作重点转移要求,顺应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变化,我军建设指导思想实行战略性转变,实施百万大裁军,开辟了中国特色精兵之路。“事之当革,若畏惧而不为,则失时为害。”面对新的时代条件和使命任务,必须通过整体性、革命性变革,对长期以来形成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加以革命性解决,对传统思维定势、利益格局进行全面性冲破,对沉疴积弊、陈规陋习予以根本性革除,重塑体制机制,再造功能结构,才能使我军开拓创新、再铸辉煌。

  基于对我军现实问题和改革要求的深刻认识,习近平同志在科学把握改革强军在国家和军队全局中的战略定位、科学判定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属性定位基础上,围绕深化改革需要解决的重大课题,创造性地提出一系列重大思想观点,大大深化了对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规律的认识。比如,通过一系列体制设计和制度安排,把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进一步固化并加以完善,深化了对坚持党指挥枪规律的认识;建立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使作战指挥和部队建设管理职能相对分离,深化了对领导管理和联合作战指挥规律的认识;抓住治权这个关键,构建严密的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深化了对依法治军、从严治军规律的认识;打造精锐作战力量,推动我军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深化了对军队规模结构和部队编成规律的认识;充分发挥创新驱动发展作用,培育战斗力新的增长点,深化了对新质战斗力生成规律的认识;推动人才发展体制改革和政策创新,形成人才辈出、人尽其才的生动局面,深化了对军事人力资源开发管理使用规律的认识;打破军地二元分离结构,推动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深化了对军民融合发展规律的认识;等等。在此基础上,提出和确立了改革的总体指导、目标任务、突破重点、战略举措、科学方法、组织实施等的基本原则和要求,形成了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全新顶层设计,明确了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所有这些,绘就了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的宏伟蓝图,为推进整体性、革命性军事变革提供了基本遵循。

  现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已经全面展开。只要我们坚决贯彻习近平同志改革强军战略思想,坚定信心、凝聚意志,勇于担当、攻坚克难,就一定能够打赢深化改革这场攻坚战,由大向强的中国军队一定能够赢得更加辉煌的未来。

  (作者为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主任)

标 签:
  • 无人作战,我军,建设规律,历史方位,新军事革命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