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自信”五题

  在传统文化中,《周易》被誉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其中的很多优秀思想,如“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等,影响至今。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此言一出,掷地有声,立即引起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本文围绕“文化自信”的五个问题,一抒浅见。

  “文化自信”与“文化焦虑”

  随着近代中国曾经的一度衰落,中国也一度丢失了文化自信,充满了文化焦虑。别人问我们:“如果我的中国朋友们在智力上和我完全一样,那为什么像伽利略、拓里拆利、斯蒂文、牛顿这样的伟大人物都是欧洲人,而不是中国人或印度人呢?为什么近代科学和科学革命只产生在欧洲呢?……为什么直到中世纪中国还比欧洲先进,后来却会让欧洲人着了先鞭呢?怎么会产生这样的转变呢?”(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我们问自己:郑和下西洋乃“有史来,最光焰之时代”,但尽管当时参与者达12万之众,“而我则郑和之后,竟无第二之郑和”?(梁启超《祖国大航海家郑和传》)

  中国人找回文化自信,始于新中国成立之时,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随着经济建设的高潮的到来,不可避免地将要出现一个文化建设的高潮。中国人被人认为不文明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将以一个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现于世界。”

  中国人增强文化自信,成于民族复兴进程之中。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越来越成为我国人民的热切愿望。”党的十八大报告重申,“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高潮。”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华民族创造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中华民族也一定能够创造出中华文化新的辉煌”。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指出,“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就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因为,“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在5000多年文明发展中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党和人民伟大斗争中孕育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

  “文化自信”与“厚德载物”

  无论是在从“文化焦虑”到找回“文化自信”的过程中,还是今天在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的进程中,不断呼唤、不断增强“文化自信”,都要立足于“厚德载物”的现实基础。国无德不兴,人无德不立。市场经济无德,也搞不好、搞不成,“文化自信”就会沦为空喊、空谈。

  旧中国积贫积弱,备受列强欺凌,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成为近代以来中华儿女最强烈、最执着的愿望追求。致富是大家的期盼。穷病穷病,多是穷出来的病。但富,也会富出病来。历史上我们也曾富过。中国是文明古国,书香门第,再富也不能浮躁。沉静、从容、大气、平和,有其境界,是文化大国的气质。不应该有了钱就狂了、疯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富”得“丢掉了魂”,“穷”得“只剩下钱”,人民还谈得上什么“自信”?“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所以能浩浩荡荡、生机勃发,其特色之一,就是能“以厚德载市场经济”。

  市场经济中每一个主体都追求利润最大化,由此导致竞争,优胜劣汰,效率大增。市场经济自然要“向钱看”,但也不能搞得“一切向钱看”,把精神、信仰一概物化,把诚信、道德统统抛弃,都“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如果物欲横流,社会乱套,市场经济也难以为继。

  “君子以厚德载物”,岂容“财之日进而德之日损,物之日厚而德之日薄”?

  蕴含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中华民族的“民族本性”,有巨大的能量,关键是如何在发展市场经济的新的历史条件下唤回它、激活它、放大它,使它成为强大的正能量。今天,诊治近利远亲、见利忘义、唯利是图、损人利己等道德失范现象,不妨从民族优秀的文化基因中,去找回和强化道德约束和慎终追远的定力,去增强我们民族在现代化浪潮中强身健体的抗体,增强人们在各种物质诱惑面前的免疫机能,促使人们做到见利思义、义利并举、先义后利。

  我们这个有着“厚德载物”“重义轻利”传统的民族,有为人类开辟“君子以厚德载市场经济”新境界的“文化自信”。

  “文化自信”与“文艺繁荣”

  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源于传统的优秀文化,基于今天的文化繁荣。文化繁荣中必有文艺繁荣,它是丰厚、博大、百花盛开的精神园地,也是文化自信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必然表现。

  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与毛泽东同志1942年《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脉相承。新的讲话,既有“双百”、“二为”这些基本原则的继承和坚守,更是新时代“文化自信——文化繁荣——文艺繁荣”这一历史逻辑的展开。

  延安文艺座谈会,作为当年延安整风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旨在解决中国无产阶级文艺发展道路上遇到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则是围绕“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不仅要促进社会主义文艺繁荣,而且要与时俱进,为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吹响时代号角。

  中华民族讲诚信、守诚信的传统,正受到市场经济中频发和蔓延的“信用缺失症”的冲击和考验。我们看到,一切向钱看,“信用缺失症”在细胞滋生;有钱啥都干,“信用缺失症”向机体蔓延;权钱作交易,“信用缺失症”使器官腐败;为钱可逆天,“信用缺失症”让大家疯狂!无数事实告诉我们,精神世界出现了问题,人的行为就必然会破规失矩。

  发展仍然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但经济发展了,精神失落了,那国家能够称为强大吗?一个民族的崛起或复兴,常常以民族文化的复兴和民族精神的崛起为先导。一个民族的衰落或覆灭,往往以民族文化的颓废和民族精神的萎靡为先兆。

  正是因应这样深刻的时代背景、复杂的社会环境、鲜明的问题导向,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今天的时代大环境,从正反两个方面呼唤、促成、历练、积聚,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文艺作品,“用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现实生活,用光明驱散黑暗,用美善战胜丑恶,让人们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梦想就在前方。”

  营造环境才能够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习近平总书记说,“要号召全社会行动起来,通过教育引导、舆论宣传、文化熏陶、实践养成、制度保障等,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化为人们的精神追求、外化为人们的自觉行动。”

  有一批来自社会各界、事业有成的人士,他们不是专业的文艺工作者,但他们是文艺爱好者,特别是青年时代的音乐爱好者,是“爱乐人”。这就是由民政部第一个直接登记管理、由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满天星业余交响乐团”。这个乐团利用业余时间,已到几十所大学去举办了“音乐点亮人生”音乐沙龙,受到普遍欢迎。乐团演奏的有中外经典名曲的“阳春白雪”,也有青年学生好懂好唱爱听的“下里巴人”。乐团许多成员都有为祖国“顶天立地”奋斗在各条战线上的经历,现在又聚集在一起,一个学校接一个学校、一场接一场“铺天盖地”地演奏着中外交响音乐经典,果然就“有正能量、有感染力,能够温润心灵、启迪心智”。上海理工大学的学生看了演出后当场吟诗赞扬乐团:“才略文韬,琴音歌赋,齐聚星河如火。谱思源曲,歌隽永如昨。堪忆昔年往事,扶社稷,勋绩良多。韶华逝,青丝华发,未敢忘忧国”。

  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满天星业余交响乐团”倍感振奋。他们说,“全社会行动起来”,我们也要“动起来”;为实现中国梦吹响时代号角,我们也要“吹起来”。我们每个“爱乐人”,都是传播高雅音乐的一棵蒲公英。当这棵蒲公英成熟的时候,我们会化成蒲公英的种子,飞到祖国各地去,长出新的蒲公英。

  文化自信和文化繁荣,需要更多的人积极参与。当文艺生长于我们的生活之中,当核心价值观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我们的文化自信就有了深厚的土壤,也拥有卓越的力量。

  “文化自信”与“文化他信”

  我们中华民族有优秀的传统文化,今天又在大踏步迈向伟大的民族复兴。我们最有资格讲“文化自信”。

  但自己优秀不等于人家都承认你优秀,岿然独存并不是孤芳自赏,新的辉煌也不是一枝独秀。文化自信不仅在于自己的决心有多大,声音有多高,历史有多久,块头有多大,还在于人家是否信服,有没有“他信”。当今时代,面对大发展大变革的世界格局,面对各种思想文化更加频繁的交流交融交锋,谁占据了文化发展的制高点,谁就能够更好地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掌握主动权。我们现在要努力到全世界去讲“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那怎样才能在文化上赢得“他信”?

  我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当代人类之所想、所急、所欲的好题目、大文章。中国文化在此中,有好戏可唱,有好路可走。

  今天,人类文明的交汇已走到量变到质变的临界点,人类危机呼唤人本主义在否定之否定意义上的继承和发扬,呼唤一场新的文明复兴。“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这一次新的文明复兴,应该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时代的要求、人类的共同关切。

  中华民族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进程,肩负着融入推进一场新的文明复兴的时代使命。迎接这场并不逊色于历史上的文艺复兴的、新时代的“文艺复兴”,中国应该有所作为。“缓慢地、平静地、然而明白无误地,中国的文艺复兴正在变成一种现实。这一复兴的结晶看起来似乎使人觉得带着西方色彩。但剥开它的表层,你就可以看出,构成这个结晶的材料,在本质上正是那个饱经风雨侵蚀而可以看得更为明白透彻的中国根底——正是那个因为接触新世界的科学、民主、文明而复活起来的人文主义与理智主义的中国。”胡适近百年前就曾作此判断,现在看来是确实的。

  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因应着这个时代要求,回答着这个共同关切。汤因比说,“避免人类自杀之路,在这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准备的,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的中华民族。”这种“独特思维方法”就是天人合一,允执厥中,仁者爱人,以和为贵,和而不同,众缘和合。其核心是“和”,“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

  这样“斯为美”的文化,这样推陈出新的文化,这样促进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化,正是今天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新招牌和精气神,是“讲好中国故事”的题中应有之义,是“传播好中国声音”的最动听感人的声音。

  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交响乐中共振、共鸣,中国文化既有自信也有他信,在他信中更有自信。

  “文化自信”与“文化根基”

  中华民族这一百多年来历经磨难,现在离民族复兴越来越近,距离已可以丈量。要保持持续、良性增长,整个国家必须持续保持振奋的民族精神和旺盛的创新活力,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一定要有文化根基和价值支撑。

  中国梦不是空想,原因之一,其梦有根,有文化根基和价值支撑。

  根,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历史上与中国文化若后若先之古代文化,或已夭折,或已转易,或失其独立自主之民族生命。惟中国能以其自创之文化永其独立之民族生命,至于今日岿然独存。”(梁漱溟语)

  根,维系于民族精神。无论历史多么遥远、岁月如何蹉跎,无论社会怎么变革、如何转型,都不能除了根、丢了魂,都必须把根留住。根脉切断不得,根深才能叶茂。不妨以土耳其的教训为鉴。这个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有过奥斯曼帝国辉煌的大国,本属于地道的伊斯兰文明,但在现代转型中却以最大的决心彻底与伊斯兰文明断绝关系,力图成为西方文明的一分子。结果如何?不管土耳其如何自我变革改种,西方国家和西方人从来都没有把土耳其看成一个西方国家。亨廷顿指出,这种不愿意认同自己原有文明属性,又无法被它想加入的另一文明所接受的自取其辱状态,必然会在全民族形成一种文明上、精神上无所归宿的极端沮丧感。

  根,滋润于“慎终追远”。“慎终追远”不是“搬出祖先来说事”,而是为了今天,以古鉴今,提醒大家在繁忙浮躁的当下,想想根,定定神,稳住脚步找到魂。如果说金钱、利益可以洗刷和消解人伦道德,诱使民德“变薄”,那么,“慎终追远,则民德归厚矣”,有助于积德厚德,开创民德归厚、厚德载物、厚德载市场经济的新天地。

  根,深扎于敬畏之心。人不应敬畏鬼神,但不能没有敬畏之心。信仰的支撑、科学的论证、理论的彻底都是必需的,但不够,还要靠敬畏。讲“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那是讲不信鬼不信神需要的思想状态,但不能放大为人什么都无所畏惧。“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有了敬畏,才有自律。马克思认为“道德的基础是人类精神的自律”。只有道德主体将道德规范内化为自己的道德,完成他律向自律的转化,才能成为有效的道德规范。有了自律的基础,相互的他律——道德规范、社会公德、法律法规,才有实施的可能。习近平总书记告诫干部,“畏则不敢肆而德以成,无畏则从其所欲而及于祸。”官有所畏,业有所成。各级领导干部要敬畏人民、敬畏组织、敬畏法纪,做到公正用权、依法用权、为民用权、廉洁用权,永葆共产党人拒腐蚀、永不沾的政治本色。

  中国梦,梦有根:中国梦基于“文化自信”,梦有根来自“文化根基”。

  关于“文化自信”,要谈的何止以上“五题”?人类文明史上,可能再没有哪个国家像近代的中国一样,经历如此巨大的心灵冲击与精神变革;也再没有哪个民族像中华民族一样,在不断的挫折和磨砺中,锻造属于自己的价值理念与精神图景。

  (作者为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

标 签:
  • 文化焦虑,日损,文化基因,文化自信,厚德载物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