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合作给世界带来了什么

    在近年来发展中国家经济面临困难的情况下,不少人开始议论所谓“金砖褪色”,质疑金砖合作的发展前景。金砖国家领导人在继G20杭州峰会期间的“西湖之会”短短一月之后,在印度果阿再度携手前行,以自己的行动给世人以坚定的回答:金砖国家仍有巨大发展潜力,金砖合作仍然前景可期。

    金砖“成色”未减

  当前全球经济持续低迷,经济全球化的不确定性因素增加,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问题也在不断显现。但是,金砖国家仍然具有巨大的资源禀赋、强大的人力资源、广阔的国内市场、较为充裕的政策空间,因而其经济发展的基本面仍没有改变。近年来,金砖国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超过50%,充分显示出金砖国家的强大经济基础及其在世界经济中的分量和地位。其中,印度经济发展态势喜人,中国经济增长虽有所放缓但仍然表现强劲,成为当前世界经济前行的两大引擎。金砖国家有着良好的发展禀赋且有待进一步释放,是金砖合作值得期待的重要基础。

  “一带一路”的稳步推进为金砖合作增添了新动力。中国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致力于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互联互通和产能合作,通过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来打造更加紧密的区域、跨区域大市场。中俄之间已经就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欧亚经济联盟相对接达成初步共识,在基础设施、航天航空、能源、军事技术等领域启动了一批大项目合作。印度对“一带一路”总体持开放态度,希望通过中印更为紧密的产能合作来助推印度的现代化和工业化。正在全面落实的《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也强调金砖国家间的互联互通、产能合作和能力建设,彰显了“一带一路”及其合作理念对金砖合作的引领作用。

  金砖合作的全面机制化为金砖组织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2006年9月,金砖国家外长在第61届联大期间举行了第一次会晤,开启了金砖国家的对话历程,这是“金砖合作1.0”阶段;从2009年俄罗斯叶卡捷琳堡峰会开始,金砖国家开始举行一年一度的领导人会晤,同时伴以金砖外长会议、金砖经贸部长会议、金砖智库论坛和工商业论坛等具体对话平台,这是“金砖合作2.0”阶段;从2014年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开始,金砖组织正式决定筹建金砖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实现了金砖合作机制化的重大突破,由此迈入“金砖合作3.0”阶段。金砖开发银行将为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和民生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缓解世界银行在向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融资不足的问题,而应急储备安排则意在为金砖国家乃至更多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安全提供一道新的“安全网”。金砖国家更为深入的经济金融合作,其溢出效应必将全面助推金砖合作的提质增效。携手推动全球治理进程

  金砖合作已历十年。这一合作从一 开始就不只是为了维护金砖国家的利益,也着眼于更深入地参与全球治理进程,更好地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应有权益。当前金砖合作关注的时代命题主要有三个。

  一是推动世界经济复苏。近年来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经济增长动力不足,世界发展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因素。金砖合作的重要使命,正在于探寻世界经济复苏的新动力,与国际社会一道推动世界经济尽快回到增长轨道,从而实现全球经济更为平衡和可持续发展。此次印度果阿峰会以“打造有效、包容、共同的解决方案”为主题,旨在更为充分地调动和挖掘金砖合作的潜力,在维护发展中国家整体利益的同时,为世界经济增长贡献更多发展中国家的力量和智慧。金砖合作做好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这篇大文章,对于世界经济复苏有着重大意义。

  二是解决全球发展问题。全球发展问题,主要是指发展中国家的减贫和发展问题。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称,当前全球仍有超过8亿的饥饿人口,有超过10亿人口长期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当前全球共有48个最不发达国家,其中34个在非洲,9个在亚洲。因此,此次果阿峰会再次突出全球发展问题的重要性,强调坚定支持“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亚的斯亚贝巴筹资行动计划”,落实好G20杭州峰会上达成的推动非洲和发展中国家合作的诸多共识,继续发挥金砖组织作为新时期南南合作的“引领者”以及在南北对话中的“桥梁”作用。金砖国家领导人充分肯定了金砖银行启动首批绿色能源贷款项目并发行首批人民币绿色债券,承诺为金砖国家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提供更多金融支持。印度还邀请了孟印缅斯泰经济合作组织的所有成员国出席扩大会议,以促进环孟加拉湾国家的经济发展。金砖组织不只属于金砖五国,它也属于整个发展中世界。

  三是推动全球治理机制改革。全球治理机制在总体上仍然反映的是发达国家的利益,也主要受到发达国家的控制和支配。虽然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占据了全球经济的半壁江山,但它们在世界经济秩序中的话语权仍然有限,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全球贸易规则制定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仍然不高。因此,历届金砖峰会一直积极呼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早日实现份额和管理改革,积极维护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及其倡导的开放、透明、包容和非歧视的原则,以更好地反映发展中国家的权益和呼声。金砖开发银行不仅只是增加了对发展中国家的投融资,更主要的意义还在于,它是发展中国家完全自主、股权完全平等的新型金融机构,不仅能够有效提升金砖国家乃至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格局中的地位,其示范效应也能助推既有国际经济秩序和规则的改革与完善。如今,“金砖”这个概念早已超出高盛当年提出时的纯经济范畴,成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治理体系中谋求话语权的重要平台。金砖合作成就的重要方面,也正在于它对全球治理的积极参与以及对国际秩序改革的重要贡献。发扬南南合作的时代精神

  过去百余年来,南南合作经历了前后相继的两个历史阶段。从20世纪上半叶至五六十年代,亚非国家在反帝反殖过程中相互支持,在维护第三世界国家的主权独立进程中团结合作。中国和印度早在1953年就携手倡导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在1955年共同推动了亚非万隆会议的成功召开,开启了南南合作的万隆精神。中国更是长期支持非洲国家的民族解放运动,积极声援南非人民反抗白人种族主义的正义斗争,中国举全国之力帮助非洲国家修建坦赞铁路正是这一时期中非南南合作的历史见证。

  20世纪80年代后,南南合作的历史主题已从“求独立”“求解放”发展到“求和平”“求发展”。伴随亚非民族解放运动的逐步完成,南南合作开始更多强调促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和民族复兴,更加着眼于维护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体系中的应有权益和地位,更加关注全球治理的稳步推进及全球性问题的解决。正在全面展开的金砖合作,代表了金砖五国及众多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已经成为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治理、推进国际秩序演进的重要机制平台。这些在世界体系中长期处于边缘或弱势地位的国家,如今通过自主发展和横向合作,逐渐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成为国际政治舞台的重要参与方。不争的事实是,世界财富、权力和话语权都在发生某种具有历史意义的结构性改变。金砖合作正在助力这一大的历史发展进程,这是它为人类历史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

  中国积极参与并坚定支持包括金砖组织在内的南南合作,彰显了中国始终视自身为发展中国家的外交定位。在中国眼里,“发展中国家”不是一个纯粹的经济学概念,而是具有丰富的政治、社会和文化属性。西方国家在使用这一概念时,通常是从发展经济学的角度指称那些经济发展水平尚未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的欠发达或不发达国家。而在中国的外交思维中,当代“发展中国家”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过去“第三世界”的延续和发展,当代发展中世界的南南合作也与过去亚非万隆会议、不结盟运动和七十七国集团的活动一脉相承。虽然亚非拉各国早已实现了政治独立,但这些曾经并肩作战的亚非拉国家仍然面临实现经济发展和国家现代化的发展任务,在国际事务中也面临相似的政治和外交需求。正是从这个角度讲,中国现在是、将来仍然是发展中国家,一如既往地推动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仍是中国外交的重要方面。金砖合作自然也就成为中国参与全球事务、展现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时代精神的重要方面。

标 签:
  • 金砖,印度的现代化,发展中国家,世界体系,世界经济秩序
( 网站编辑:张盼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