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钱荒”:中国经济结构调整需到位

2013.09.03 17:45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 文春晖 孙良顺
字号:【

  【核心提示】人民币新增信贷增速稳定,但真正流入实体经济的资金却不多。其中,一部分资金进入产能过剩行业,被用于早期的还本付息;另一部分资金却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用于金融机构之间的“钱炒钱”。

  近来,我国外贸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双双下滑,PPI连续出现负增长,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与此同时,银行短期拆借利率连续走高,A股市场持续低迷,尽管M1、M2保持较快增长,人民币新增信贷增速稳定,但真正流入实体经济的资金却不多。其中,一部分资金进入产能过剩行业,被用于早期的还本付息;另一部分资金却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用于金融机构之间的“钱炒钱”。

  虚拟经济挤占实体经济的资金

  2013年5月,我国外汇占款增长出现“急刹车”现象,增量仅600多亿元,与4月3000亿元增量相比下滑严重,不及1月增量的1/10。同时,银行间竟出现近年最大的“钱荒”,各大商业银行同业市场的交易部门开始以10%以上的利率吸纳存款,隔夜利率和七天利率双双创历史新高,超过10%。6月13日,交易所的隔夜回购盘中利率疯狂冲至50%。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3年第二季度例会指出,今后一段时间要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可见,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资金上的挤占,二者在结构上的不协调,存量与增量上的非耦合发展,成为当前经济的主要问题。

  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彼此分割

  20世纪70 年代以来,世界经济出现新的趋势,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黄金非货币化趋势使得货币在世界范围内出现彻底虚拟化的趋势。突出表现为大量资金“脱媒”从银行储蓄机构撤出,进入市场敏感性更高的资本市场;许多缺乏流动性的资产(如房地产、抵押贷款)与无形资产通过证券化、金融交易过度杠杆化,加深了虚拟化程度;发达国家的金融深化与发展中国家的金融自由化和国际化发展,使国际金融市场规模大大拓宽,全球资本流动使整个世界密切联系在一起,同时也使金融风险扩展到全球各个角落。

  凯恩斯财政干预的思想试图解决“市场失灵”所导致的实体经济过剩危机;弗里德曼货币主义政策试图化解“两高一低”的货币过剩金融危机。然而,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亚洲金融危机和美国次贷危机为代表的经济危机,呈现出新的特征:危机缘起于虚拟经济,依靠价格机制与信用系统危机串联起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两个部门,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造成实体经济造血功能丧失,引起资金链紧张甚至断裂,进而对实体经济造成损害。这些问题归根结底都可以纳入到在金融创新视角下,如何促进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耦合发展的统一分析框架中。

  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耦合发展的良性循环,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出路。当前,我国一方面有大量游资、热钱等短期性投机资金造成的信用膨胀,另一方面,产能过剩、中小企业融资难等问题并存。如果资本不能按效率、按风险进行合理配置,价格机制失灵,机会主义与泡沫经济则难以消除。虚拟经济解决资金来源的问题,实体经济则解决资金使用的问题,如果二者彼此分割,不能耦合发展,则中国实体经济中资金要素流出的问题将难以根治。

  通过耦合发展控制金融风险

  通过促进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耦合发展,控制金融风险,谨防金融危机,需要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一是对二者进行传统的总量控制。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背离,在于二者总量上的失衡。在总量上虚拟经济以几何级数的增长大大快于实体经济增长,并且速度有增无减。促进二者耦合发展的关键,就在于把握二者的总量平衡。首先,中央银行要严格控制M2的发行量,完善储备金制度和外汇管理制度,防止虚拟经济总量膨胀过度。其次,要求银行严格控制信贷规模,严格把控金融工具创新所带来的虚拟经济规模过度膨胀。最后,需要在流通速度上加强监控,防止投资投机行为。

  二是需要进行过程控制。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实质上是信用膨胀的过程,是信用机构与投资者行为的结果。一方面,由于信用机构的经济人效应,其具有无限信用扩张的内生动力;另一方面,投资者受投资收益率的驱使,加剧了信用扩张行为。因而,二者的分离需要从过程上进行控制。首先,要进行价格控制,实体经济收益价格与虚拟经济收益价格不能相差太大,否则由于资金的趋利性会导致二者持续分离。其次,要从价值层面进行控制,财富社会价值化的趋势不可避免。因而,在迎合这种趋势时,要把握虚拟经济的运行规律,完善金融调控体系,提高金融监管水平,防范金融风险,要充分发挥我国虚拟经济的积极功能,发展与实体经济相适应的虚拟经济,提高和维持较高的市场信心,提升资源的配置效率。

  三是加快要素市场体系建设。资金也是生产要素的一种,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发展不协调,要素市场的不健全亦是原因之一。健全要素市场体系,首先需要加强虚拟市场体系建设,进行体制创新,优化政策、监管与法律环境。其次,要优化金融组织结构与行业组织结构,建立合理的区域要素流动体制。再次,要培育长期性投资主体,建立灵敏的利率价格机制与风险分担机制。最后,加强国际合作与协调,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提高人民币在世界货币体系中的地位。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耦合发展研究”(13CJY008)研究成果之一)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湖南农业大学经济学院)

分享: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理论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求是》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求是》 | 投稿本网 | 意见反馈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English

ICP备案编号:05083839 |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73号

求是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