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行业自然垄断与市场放开不矛盾

  能源领域是较容易形成垄断的经济领域。配置资源的效率高低是市场运行的核心,能源市场也不例外。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包括私人效率和社会效率,而垄断是产生市场配置资源私人效率和社会效率矛盾、社会效率缺乏的重要原因。相比其他行业,能源资源开发利用具有资本密集型等特征,确实容易形成垄断问题,从而产生能源配置私人效率和社会效率矛盾。从企业数量、市场集中度等方面来看,能源领域的市场垄断性确实比较高,如我国油气经营主要集中在几个大油气公司。从世界范围来看,能源领域也往往是市场垄断关注度很高的领域,如美国《反垄断法》就首先是对美国标准石油公司实施的,将美国标准石油公司拆分成许多独立石油公司。由于能源领域比较容易形成垄断,对垄断的关注使得对我国能源市场建设能否保证能源资源的有效配置产生了质疑,也是我国产生能源市场建设是集中还是放开的市场组织形式争论的重要原因。

  能源领域自然垄断与能源市场放开并不矛盾。简单、笼统、抽象的判定能源领域是否存在垄断问题是站不住脚的,从市场自发运行来看,垄断的产生是需要很多技术经济条件的,如果垄断形成所需要的技术经济条件不具备或被打破,垄断就不容易形成或既定的垄断就会被更高的竞争所代替。如天然气运输行业,一直被认为是一个高度垄断的领域,但是随着液化天然气(LNG)运输技术、天然气运输管网以及储气库等的完善,天然气运输的垄断就比较容易被打破,从而形成一个竞争较为充分的市场。更重要的是,能源行业是否真正容易产生垄断问题不是能源行业市场放开的关键,恰恰相反,能源行业市场放开是减少能源市场产生垄断的可能性。当然,由于能源供应需要稳定性和连续性,从市场配置资源的长期效果来看,对能源市场垄断效果的判断不能简单化,适当市场集中的市场效果不见得比高度分散的市场效果差;从某种程度上讲,垄断竞争可能比完全竞争可能更有利于能源稳定供应。

  加强市场监管应对能源市场垄断。能源市场的垄断问题往往是一个自发形成的过程,垄断是竞争的结果,当市场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有可能产生市场集中和垄断,人为的改变或阻止这个过程会造成更大的市场扭曲,抑制竞争的积极性。尽管垄断是一个客观存在,但政府可以通过采取一系列措施来降低甚至避免垄断的负面效果。为了有效的避免垄断的负面效果,政府首先应明确放开能源市场,通过提高能源市场的竞争性降低能源市场垄断的可能性;其次,政府应加强对能源市场经营主体的监管,预防和避免能源市场经营主体利用垄断地位损害社会效率;再次,加强公众对能源资源配置的参与程度和监督水平,公众参与是有效的防止能源市场垄断所产生的效率扭曲问题,能源市场建设不仅是政府与市场、企业的关系,更重要的是需要公众的有效参与,成为真正的有话语权的监督者;最后,政府应强化对隐蔽市场垄断的监控,尤其是对那些通过市场操纵和勾结损害能源市场和国民福利的行为加大监控力度。弱化能源领域内部的行业边界。在建国后的30多年中,在能源资源国家所有的法律和认识框架下,在计划经济主导资源配置的大环境下,能源生产、流通等经济环节基本直接由政府相关部门来完成,并且根据能源产品或生产环节,国家专门成立了国务院组成部门,如石油工业部、煤炭工业部、核工业部、电力工业部。总之,在计划经济下,能源生产运行不仅是高度政府化的,而且在所谓“专业化”指引下,政府对能源领域的生产运行还是部门化、分割化、碎片化和扯皮化的。经过30多年的市场化进程,我国能源领域的这种条块分割格局并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已严重不能适应能源发展的趋势。从国内外能源领域发展趋势来看,能源产品之间的边界越来越模糊,如煤制气、煤层气、煤制油等项目都是突破原有的能源部门边界的,新能源领域更是涉及到更大的产业空间。要避免能源领域的垄断,提高能源领域的市场化水平,应当摒弃能源运行专业化的思维,真正形成高度竞争的、充满活力的、流动的能源市场。

  (作者系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工商管理学院教授)

标 签:
  • 能源市场,能源领域,能源行业,市场操纵,能源产品
( 网站编辑:王润斌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