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企业如何呼应绿色发展?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坚持绿色发展的理念,这就要求必须改变以往靠资源消耗、环境污染支撑经济发展的方式,坚定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作为经济效益的创造者和主要污染物的排放者,企业选择什么样的发展路径,对能否实现绿色发展至关重要。

  绿色发展的落脚点仍然是发展,如何协调绿色与发展的关系,也就是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绿色、发展二者能否融合?推行绿色发展,短板在哪里?对此,本报记者采访专家、行业协会负责人、企业家等相关人士,听取更多的建议和分析。

  市场缺乏对绿色发展的激励

  传统发展模式不能适应严格的环保要求,绿色发展还要靠市场发挥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蓝虹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五中全会强调统筹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要求牢固树立并切实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并就此提出了一系列措施。“这充分显示了国家对治理环境问题的决心,也表明国家把环境问题放在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并认识到需要将环保纳入宏观经济范畴,改变以前环保与经济‘两张皮’的问题,努力使之实现融合共赢。”

  但是,蓝虹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绿色发展的落脚点仍是发展,既要经济增长,又要绿色。当前,我国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绿色与发展的关系需要统筹协调。”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指出,他在一些地方调研时发现,传统的粗放发展模式适应不了严格的环保要求。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大,担心企业关停影响地方税收,从今年6月前后开始,一些地方的环保力度降下来了,放松了环境监管。“环境问题凸显期、环境标准提高期,遇上了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解决起来难度更大。”

  商道纵横总经理郭沛源认为,现在的市场还缺乏对绿色发展的足够激励,比如,对污染企业处罚力度不够,导致大家都不愿意做“好人”。

  同时,绿色环保产品的价格相对较高,不是所有消费者都愿意为绿色产品埋单,而且,绿色环保企业能否获得投资人、金融机构的认可也是问题。“这方面的机制在慢慢建立,但尚未完全形成并有效发挥作用。总之,绿色发展在国内的难点在于,当前以绿色为核心的价值链尚未形成闭环,现在只能靠行政手段推动、公众宣传教育呼吁等方式,但绿色发展归根到底还要靠市场的指挥棒发挥作用。”郭沛源说。

  绿色与发展怎么配合?

  政策出台需要部门联动,企业战略至关重要

  如何实现绿色与发展的融合协调?蓝虹认为,不仅需要理念的改变,更要在宏观政策上协调一致。“绿色发展要落实,需要很多部门进一步出台政策细则,但这些政策细则的出台,需要部门联动,而不是各干各的。如果环保部门只管环保政策,经济发展部门只管经济政策,就可能出现政策‘打架’的情况,无法实现绿色发展。”

  蓝虹告诉记者,美国在制定经济政策的过程中,都要进行成本收益分析,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环境效益分析,就是为了保证经济与环保的一体化。“因此,实现绿色发展最重要的是协调。”

  绿色发展归根到底还需要企业去落实。在浙江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看来,企业家是社会的一分子,必须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主动把生态文明建设的理念贯穿到企业发展战略中去,用绿色发展的思维来安排生产,指导企业发展。

  “中国经济已经不是单纯传统产业结构升级的转型,而是以发展生态经济为目标的复合型转型,在绿色化发展的引领下,走工业生态化、信息化转型之路。所谓工业生态化,就是模拟生态系统的功能,建立起相当于生态系统的‘生产者、消费者、还原者’的工业生态链,以低消耗、低污染、工业发展与生态环境协调为目标的工业。”张天任说。

  11月2日,中国石化召开会议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中国石化董事长王玉普强调,要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理念,研究制定好中石化的“十三五”规划,把发展目标、重点任务和重大举措理清楚,着力实现更有质量、更有效益、更可持续的发展。同时,要以价值创造为引领,更加注重内涵发展,大力推进转方式、调结构、迈向中高端,积极推进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循环发展,不断提高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配额初始分配怎么设计?

  市场流动性偏小,企业担心初始排放权分配公平问题

  五中全会明确,要建立健全用能权、用水权、排污权、碳排放权初始分配制度。目前,国内一些省市也试点推行了排污权交易和碳排放权交易,积累了一些经验,也暴露了不少问题。对此,郭沛源认为,现在的试点是为以后在全国更好地推行积累经验,但试点暴露出来的问题必须引起重视,否则试点很难规模化。

  郭沛源认为,目前碳交易和排污权交易中存在两个核心问题:一是市场的流动性和规模偏小,市场参与者太少,没有有效发挥市场交易应有的作用,从而让一些市场功能失效;二是当前的交易所都是人为建立的,或者政府根据政策目标建立的,政府通过设置规则来催生交易需求。

  “以碳交易为例,要在配额确定的前提下进行交易。这就要求,政府作为规则制定方,必须对自己有很强的自我约束和公开、公正、透明的程序。这样,大家才愿意参与其中,否则,规则随意变动会让交易价格波动变得随机,投资人的收益很难得到保障。”郭沛源说。

  蓝虹认为,这样的交易措施确实很好,但实施中的难度很大,尤其是初始配额分配问题。现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已经全面开展主要污染物排放权初始核定和分配工作。记者在与企业交流中了解到,企业认为实行排污权有偿使用是大势所趋,也会大力支持,企业会通过加强管理、改进工艺等努力降低排污量。但是,他们最担心的就是排污权初始核定和分配的公平问题。

  一家制药企业负责人表示,“只有排污权初始核定分配公平科学,才能有效保证排污权有偿使用工作的开展。对于因历史原因,环评手续和现状不符的老企业,需要根据目前的实际生产和排污情况确定其初始排污权,利用排污权有偿使用的相关政策,使企业排污现状和环保手续相符,满足企业正常排污需求。”

  最严环保制度怎么发力?

  企业应该感受到政府的治理决心,严格环保要求也会带来市场机遇

  此次五中全会再次重申要实行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深入实施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并实行省以下环保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制度。

  郭沛源说:“实行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不是第一次提出了,这也不是中央第一次提出要加强环境治理,以往也有类似的提法。企业应该能从中感觉到政府的决心,也能够感觉到公众对于污染治理的需求。对于企业来说,早做准备没有坏处。”

  张天任认为,企业在绿色发展的过程中有很多事情可做,最重要的是把压力转化为动力,利用法规的倒逼机制,调结构、促升级、谋发展。他给记者举例说,天能集团以提质增效为中心,通过开展机器换人,大幅提高生产线自动化、机械化、智能化程度,单位面积的人均产出率得到了大幅提升并有效降低了能耗。“现在,我们的废水产生量仅是原来工艺的10%,而这10%中还有90%可以实现循环使用。”

  作为纺织行业排放较为严重的环节,印染企业的污染重、规模小、技术水平低。中国环保联合会环保技术标准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北京服装学院副教授龚表示,在目前形势下,加快国内印染企业转型是当务之急,而绿色发展的意义在于让企业明白,环保不是负担,而恰恰是实现行业提升的手段。“严格的环境标准不仅可以有效避免同质化的产品竞争,而且能够增加品牌效应,最终转化为终端消费的购买力。”

  新环保法被称为史上最严环保法,这部最严环保法实施已经超过10个月,给企业带来多大的震慑力?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说:“有影响,但不均衡。有些地方对企业的惩罚力度很大,产生了很大的震慑力,但有些地方仍有欠缺。”他分析称,这取决于地方政府是否真的转变了观念、下定了决心。

  “虽然新法的处罚力度加强了,但社会监督的手段有限。诉讼、举报等措施的实施没有预想的那么简单,甚至一些地方的环保举报仍然如泥牛入海。此次再次重申实行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非常必要,更重要的是要让各地更均衡地感受到环保压力。”马军说。

  应该说,守法企业更欢迎最严格环保制度的实施,因为这将为企业带来更多机会。天能集团投资18亿元建设的循环经济产业园采用全自动机械破碎、水力分选工艺和纯氧低温转炉连续熔炼再生技术,对废旧铅蓄电池进行无害化回收处理。但是,因为一些地下小作坊利用逃税和无环保投入的成本优势争先抢购,加上国家限制危废跨省运输,造成环保合法的规模企业面临“缺粮”的尴尬局面。虽然天能集团也想方设法提高废旧铅蓄电池回收量,但现在的生产负荷率仍未达到设计产能。

  蓝虹指出,实施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也会给绿色环保产业带来发展机遇。“这就要求污染者必须付费,而且付费标准要提高,从而刺激绿色环保产业的发展,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

标 签:
  • 企业排污,工业生态化,排放权,工业生态链,环境效益分析
( 网站编辑:董航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