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价逆势上扬 减排受何影响?

    国务院于11月4日印发了《“十三五”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工作方案》,提出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15年下降18%,碳排放总量得到有效控制的目标。

    而在近日召开的2016中国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与能源转型国际研讨会上,《中国“十三五”煤炭消费总量控制规划研究报告(2016~2020)》公布了这样一组数据,中国煤炭消费产生的二氧化碳占能源活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的80%左右,占温室气体排放的64%以上。煤炭消费对二次PM2.5的贡献为56%。

    可见,不管是防治大气污染,还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控煤都是必须的。

    不过,今年以来,煤炭价格却逆势而上。今年年初,焦炭价格最低点时每吨558元,而11月1日升至1785元;动力煤也从去年的每吨300多元涨到目前的600多元。国家发改委虽然多次出手,依然未能阻止煤炭价格上涨的步伐。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10月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价格涨幅较大,环比上涨9.8%,涨幅比9月扩大4.4个百分点;同比上涨15.4%,涨幅比9月扩大11.3个百分点。

    这会给大气污染物和温室气体协同减排带来哪些影响?

    是什么让煤价涨涨涨?

    高耗煤行业复苏、去产能、人为抬高、国际市场影响共同所致

    煤价为何涨不停?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高级顾问杨富强认为,煤价上涨原因比较复杂,是多层面因素综合所致。

    “今年上半年,煤耗降低了4.2%,但第三季度只降低了2.1%,估计今年煤炭下降率会低于2014年的3%和2015年3.7%的水平,主要原因是钢铁、水泥等高耗煤产业的煤炭消费量有所反弹。”杨富强说,“可以说一部分原因是需求方拉动了煤炭价格上涨。”

    钢铁行业在今年7~9月行情突然火热,钢铁产量前三季度同比上升0.5%,煤耗与去年同期相比只下降1%多一些。水泥产量上升了2%以上,煤耗转负为正。化工行业不但产量上升,煤耗也上升了6%。这些高耗煤行业的复苏加大了煤炭需求,使煤价随之上涨。

    “实施去产能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煤炭的价格。”杨富强介绍,煤炭行业是去产能的重点,到2020年要减少10亿吨产能,目前已经取得积极进展,不过也给煤炭市场带来了不确定性。当预计煤炭产能会减少时,对煤炭价格上涨的预期也会人为抬高煤价。

    另一方面,市场流动性不好推动了煤炭价格上涨。杨富强认为,煤炭市场应该是竞争市场,但是一些地方由于缺乏市场流动,煤价往往也缺乏竞争,导致煤价由个别企业说了算。加之运输环节成本增加,导致成本上涨。进入流通环节,批发商和零售商根据价格预期和对当地市场的控制,又进一步抬价。

    “同时,国际煤炭市场提价也影响了我国的煤炭价格。不过,和国际市场相比,国内市场价格上涨过快,煤炭进口量上升。”杨富强说。

    煤价会一直涨下去吗?

    杨富强认为,从历年情况来看,进入采暖季,煤价会进一步上涨。11月煤价继续往高走,但上涨幅度减缓,12月达到最高点,来年1月、2月煤价会出现下降。

    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认为,现在煤价上涨,不是因为真正的煤炭短缺。目前煤炭的实际消费真正驱动力是不足的,而且从各地应对雾霾、减少煤炭消费的实际行动来看,煤炭价格是会下降的。

    煤价上涨带来哪些影响?

    被淘汰煤企死灰复燃,煤改清洁能源暂时获正效应

    亚洲清洁空气中心中国区总监付璐担心,煤价上涨可能会使一些小煤炭企业死灰复燃。这些企业环保措施往往不健全,在生产过程中会向环境排放更多的污染物。另一方面,这些企业也存在安全隐患,更容易发生安全事故。

    付璐的担心并非毫无理由,今年发生的数起矿难事件,有些确实和超标开采、越界开采有关。

    在杨富强看来,煤价上涨对于煤改清洁能源有一定的正效应。与直接用电和气相比,烧煤会产生更多的污染物。要用煤就需要有煤炭堆场,容易产生扬尘。废煤渣不仅会产生扬尘,还含有重金属,这些对环境与健康产生不利影响。而使用天然气等清洁能源,不会排放二氧化硫、烟尘和重金属物质等,也不会产生固体废物,在氮氧化物方面还可以进行控制。因此,当价格相差不多时,公众会倾向于选择更清洁的能源。

    付璐也认为,煤价上涨对于燃煤锅炉淘汰和改造来说具有一定的推动作用。气和电的价格明显高于煤炭,不少企业表示煤改气或者煤改电会增加成本。而现在煤炭价格上涨,继续烧煤成本也会增加,这会提高企业燃煤锅炉改造的积极性。

    然而,这种正效应只是暂时的。据预测,采暖季天然气需求会进一步增大,价格可能会随之涨高。

    煤价上涨有可能影响洁净煤生产企业。中国清洁空气联盟秘书处主任解洪兴认为,煤价上涨对洁净煤生产企业的影响要分为两类来看:一类企业本身有煤矿,对于这类企业来说,煤炭价格上涨对成本影响较小,只是洁净煤价随着市场价会水涨船高。另一类企业自身没有煤矿,需要采购煤炭再加工生产,对于这类企业来说,在煤价上涨情况下,生存压力就比较大。

    煤价上涨给优质煤替代带来了压力。在优质煤替代方面,北京、天津、河北等地均制定了民用煤质量标准,并加大洁净煤使用补贴力度,使洁净煤在市场竞争中更有优势,如北京市财政每吨补贴400~600元,天津市补贴500元,河北省补贴300~500元。

    但是,从目前推广情况来看,优质煤替代工作进展并不理想。此轮煤价上涨导致优质煤价格进一步提升,无疑让这项工作的开展雪上加霜。

    我们需要做什么?

    去产能难度不小,需抑制高耗煤产业反弹、坚定不移推进去煤化

    从煤炭价格上涨的原因来看,抑制煤炭价格上涨,首先需要抑制高耗能行业的反弹,需求减少,煤炭价格自然会下降。

    《“十三五”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工作方案》提出,控制煤炭消费总量,2020年控制在42亿吨左右。同时,加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大幅削减散煤利用。加快推进居民采暖用煤替代工作,积极推进工业窑炉、采暖锅炉“煤改气”。

    根据中国煤控项目组测算,到2020年,煤炭消费量35亿吨,能耗占比55%。与基准方案相比,可以减少约3亿吨标准煤消耗。其中,结构减煤、高效利用,即减量化,占到了72%。另外,清洁化占10%,替代化占17%左右。随着控煤措施继续加强以及非矿石能源的增加,到2030年减量化还可以占50%,替代化占40%,清洁化基本保持不变。

    在杨富强看来,像北京这样的超大城市,应该实现无煤化。因为即使燃用洁净煤与燃用劣质煤相比排放减少了,但是北京人口基数大,环境容量小,积少成多,污染依然很重。而一些中小城市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煤改清洁能源,或者清洁高效化利用煤。

    解洪兴有着类似的看法。他认为,无论什么形式的煤炭散烧都是会产生污染的,对洁净煤替代的定位应当是一个过渡阶段的措施,适用于目前还没有其他替代方式,并且煤炭资源又比较丰富的地区,比如山西、陕西等省份的农村地区。这些地方由于本身煤炭资源丰富,价格相对便宜,清洁煤生产受煤价影响会相对小一些,政府在推动过程中的补贴压力也会小一些。

    对于燃煤替代,付璐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不管是煤改气、煤改电,还是煤改生物质燃料,都需要有完善的、可持续的市场模式,确保清洁能源供应充足。”

    付璐举例说,上海实施煤改气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有西气东输工程保障气源供应。但是,对于东北地区来说,是不具备这种优势的。如果改用生物质燃料,还要考虑生物质燃料技术是否完善,在生产过程中是否会产生污染。

    煤炭行业的去产能尽管目前已经完成任务80%左右,但今年煤价持续上涨说明任务仍然很艰巨。不管煤价上涨与否,去煤化的决心不会变,实施燃煤替代的措施不会变,保证煤炭生产和使用对环境的干扰能够降到最低。

标 签:
  • 煤炭,煤价,减排
( 网站编辑:钱坤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