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泉林海 鹿鸣呦呦

    黑龙江省西部,小兴安岭余脉与松嫩平原的过渡地带,地势丘陵起伏、漫川漫岗。零下20多摄氏度的低温,给这里裹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白雪。

    “前几天我们刚拉去了好几车黄豆皮儿,就是怕冬天这些鹿饿着了!刚出生不久的小鹿还不会觅食呢。”在齐齐哈尔市拜泉县国富林场干了20多年的副场长郭云龙,每到冬天,就会和同事们一起,给野生梅花鹿格外的爱护。

    去年5月,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拜泉县“中国野生梅花鹿之乡”荣誉称号。这里,有着目前国内野生梅花鹿东北亚种的最大种群。

    惬意环境,留住“跑”来的野生梅花鹿

    汽车穿过一片片农田、一个个村屯,三刻钟的工夫,我们从拜泉县城来到位于国富林场的仙洞山野生梅花鹿省级自然保护区。

    穿越茂密的樟子松林,眼前是开阔的林海雪原。1976年,正是在这里,13只梅花鹿被两个骑着达子马、背着枪的猎人追赶着进了山。国富林场护林员赵永贵发现情况后立马跑回林场,和场长一起去派出所报案,随后猎人被抓获。这些被猎人从小兴安岭通北林业场一路赶过来的梅花鹿,就这样留在了国富林场,一留就是几十年。

    这些野生梅花鹿能留下来繁衍生息,也并非偶然。

    梅花鹿喜欢生活在森林边缘和山地草原地区,而地处小兴安岭和松嫩平原过渡地带的拜泉正是这样的地形。同时,山里共有500多种植物,光梅花鹿采食的就有209种,为梅花鹿的生存繁衍创造了条件。

    退耕还林、建生态廊道,把土地还给梅花鹿

    “榛柴岗、艾嵩塘、不上粪、也打粮,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垦殖初期的拜泉,土壤肥沃、植被葱郁,是全国闻名的产粮大县。然而,上世纪70年代末期,由于无节制地跑马占荒、毁林开荒,拜泉的森林覆盖率一度下降到3.7%。

    “梅花鹿给了我们一个挽救自己的机会。拜泉开始大规模植树造林、改善生态,才成了如今的梅花鹿之乡。”齐齐哈尔市生态建设顾问王树清,曾担任过拜泉县委书记,回忆起那一段历史,他颇为感慨。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拜泉人坚持植树造林,历届县委县政府接续努力,在这片不是林区、不是山区的农区里,种出了123万亩的“绿海”。

    2009年,保护区晋升为省级。“拜泉精心地建设野生梅花鹿保护区,把人类侵占的土地还给梅花鹿。”王树清说,为了让梅花鹿生活更舒适,拜泉县委、县政府决定国富林场全面停伐。同时,持续开展退耕还林、退耕还湿,拆除保护区内的违法建筑、依法收回非法转让的林权。

    “梅花鹿天性好动,我们通过科学规划、建设生态廊道,将梅花鹿保护区与周边已建保护区打通,让鹿儿们有一个更大、能自由奔跑的家。”保护区管理处主任崔凤军介绍,这些年来拜泉共治理小流域122个,建设了东、中、西三条生态廊道,优化了梅花鹿生存空间,逐步形成了综合性的生态保护网络。

    保护区还吸引了更多野生动物,最近的科考显示,保护区还生活着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鸟类金雕、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猞猁等珍稀物种。

    巡护员精心照料,形成爱鹿、护鹿好氛围

    郭云龙告诉记者,保护区内设置了8个投料点,一到冬天,巡护员们就定期往那儿运大量的黄豆皮、草料,保证野生梅花鹿“食无忧”,安全过冬。

    在保护区,还有10多个像郭云龙一样的巡护员。“夏天每天巡护三次、冬天也要两次。上山检查有没有火情,有没有偷伐、盗猎的,鹿儿有没有受伤、生病。”郭云龙说,有时看见受伤的鹿,比自己受伤还难受,“刚生下来的小鹿容易和鹿妈妈走散,我们看到了就会用奶瓶一点点给他们喂鲜奶”。

    此外,保护区投资100多万元修建了1座瞭望塔、4个管护站房和45套监测设备。“有了监测设备,梅花鹿的生活习惯我们就更清楚了。它们的安全有保障,我们照料起来也更得心应手。”崔凤军说,保护区还和东北林业大学建立了合作关系,科研人员会定期对野生梅花鹿种群进行调查、监测、研究。

    为了让更多人爱鹿、护鹿,拜泉建设了一座野生梅花鹿保护展馆,每年接待参观教育人数达5000多人次。“鹿文化最能表达拜泉的发展个性!”王树清说,拜泉人人爱鹿、家家护鹿,与梅花鹿和谐相处。

标 签:
  • 梅花鹿,保护区,小兴安岭
( 网站编辑:钱坤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