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新理念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高度,对生态文明建设作出一系列新部署。“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科学论断,反映了我们党对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关系的深刻认识,揭示了生态优势可以转化为发展优势的深刻道理,体现了我们党执政理念的新变化以及我们党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新把握,是对马克思主义生态观和发展观的丰富与完善。学习贯彻好这一科学论断,是当前生态文明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中面临的重大课题。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内涵

    长期以来,发展与保护就像一对矛盾,特别是工业革命后愈演愈烈,甚至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著名的世界环境八大公害事件就是明显的例证。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成效显著,但资源环境代价较大。究其原因,根本上在于没有正确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面对资源环境瓶颈制约的日益加剧,要实现“建设美丽中国、实现永续发展”的目标,必须对发展与保护的关系进行重新审视,必须以新的理论来指导新的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从本质上阐明了保护与发展的辩证统一关系,是习近平总书记生态文明建设思想的核心内容。学习贯彻好这一新理论,必须从三个方面进行理解和把握。第一,加强保护能够实现更好发展。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绝不是对立的,保护与发展本身就是辩证统一的关系。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保护绿水青山就是为可持续发展打牢基础,最终目的是拥有更多的金山银山。第二,必须把保护放在优先地位。破坏了绿水青山,就是砸掉了金饭碗;留得青山在,就是守住了聚宝盆。守护好绿水青山,是实现更好更快发展的基础,所以必须把保护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第三,资源环境优势必须在一定条件下才能转化为发展优势。绿水青山并不天然等同于金山银山,实现两者间的转化,关键在人、在思路。一个地区的生态环境越好,对生产要素的集聚力就越强。只有通过一定的机制,把生态环境优势转化为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的优势,绿水青山才能变成金山银山。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实践例证

    2005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浙江省安吉县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十多年来,全县100多个农业园区变成景区,农产品成为了时尚礼品,尤其是安吉白茶,年产值达20多亿元;竹产量占全国1.8%,而衍生出的总产值占全国竹产业的20%,达150亿元;乡村生态旅游年接待游客1500多万人次,综合收入超175亿元。安吉突破了群山小路的制约,实现了“绿色生钱、生态富民”的目标。

    我省高淳也是“两山论”的实践典范。近年来,高淳坚持把“山清水秀生态美”作为最大资源,把“守住绿水青山”作为发展底线,充分依托“三山两水五分田”的生态优势,大力发展生态农业、生态旅游业,走上了环境美与百姓富相结合的绿色发展之路。为保护绿水青山,将70%的土地作为生态涵养区,坚决不开发工业;大力发展以螃蟹、食用菌、经济林果等为特色的生态农业,建成省级现代农业产业园和全省首个现代水产养殖示范区;重点打造以桠溪国际慢城、游子山国家森林公园、固城湖风光带为标志的生态旅游业,连续数年游客数、旅游总收入均保持35%以上的增长,带动了“农家乐”、乡村服务业的发展,促进了农民增收。近三年全区地区生产总值、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农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26%、30.2%和16.2%,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化为生动现实。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转化机制

    分析安吉、高淳等地区近年来生态文明建设的实践,不难发现,它们主要是从三个层面建立了两者间的有效转化机制。

    第一,理念创新机制。一是生态产品价值理念。绿水青山是自然系统产出的优良生态产品,一方面具有外在的、显性的自然价值,为人类生存发展提供必需的自然环境;另一方面还有内在的、隐性的价值,体现为商品属性、经济价值,特别是优质、稀缺的生态产品,价值等同于金山银山。二是自然资本有价理念。绿水青山是大自然的馈赠,是绿色的储蓄银行,本身就是重要的自然资本、发展资源。保护绿水青山,就是增值自然资本的过程,就是保护和发展生产力,就是留住金山银山。三是自然价值转化理念。作为有价值的生态产品,绿水青山可以通过政府购买或市场交易等方式,实现其自然价值向经济价值的转化,生态财富向物质财富、资本财富的升华。作为有价的生态资产,也可以通过产业培育、资本运作、政策创新等手段,实现有形的经济收益,真正兑现成金山银山。

    第二,政府主导机制。一是完善政策调控。强化法治约束,制定完善保护绿水青山的法规规章;制定空间规划,科学划定生产、生活和生态空间,明确开发建设及保护边界;制定产业和环境准入规划,建立负面清单;强化用途管制,落实生态红线区域管控,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等。二是有序引导培育。引导建立资源有偿使用制度、生态补偿制度、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核算自然资源资产价值并用经济杠杆运作;培育生态产业,制定生态经济发展规划,完善生态产品产地环境基础设施,强化政策资金扶持;培育生态优势,把重点放在生态产品主产地、富集区的农村地区,通过促进农产品销售、发展生态旅游、推广民俗民宿等,让农民因保护生态而脱贫致富;培育自然资本市场,营造统一规范的自然资源产权交易环境。三是加强保护治理。履行对区域环境质量负总责的职责,加强对山水林田湖保护修复,实施科学的休养生息政策,让自然逐步恢复生机;加大对大气、水、土壤等污染治理力度,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绿水青山增值减负。我们要着力建立政府主导机制,通过政府调控管制、培育引导等方式,把绿水青山“点石成金”。四是强化要素保障。生态产品要发挥出经济效益,必须有相应的物质基础和舆论氛围。一般来说,绿水青山所在区、生态产品密集区都属于欠发达地区。因此,政府要切实履行好公共服务职能,加强这些地区的交通、通信、电力等基础设施建设,同时做好包装、宣传、推介等工作,为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创造良好的条件。

    第三,市场推动机制。一是吸引社会资本。社会资本是逐利的,当绿水青山作为优质生态产品、重要发展资源符合变现条件时,社会资本就会凭借敏锐的市场嗅觉迅速涌入,为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提供充足的保障。二是催生产业形成。社会资本的集聚,加上政府投入的补充,能够迅速催生包括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服务业等生态产业的形成,提高生态产品的附加值,推动一个地区真正走上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发展道路,老百姓在享受物质财富增长的同时,还能同步享受到生态财富的福利。三是促进市场交易。清洁空气、清澈水源是人们的必需品,绿水青山等优质生态产品更是人们的期盼和追求。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市场会自动促成绿水青山的供需交易。比如当前各地推行的碳排放权、排污权、水权等交易试点,都是市场导向的结果,是推动绿水青山兑现经济价值的重要交易手段。四是激发经营活力。除了交易,市场还会推动生态产品的经营,通过各种经营手段,最大程度释放生态产品的经济价值。一些地区开展山地林权制度改革,施行林权抵押贷款、林地经营权流转等制度,盘活了山林资源,使农民实现了利用绿水青山增收致富。我们要着力建立市场推动机制,发挥好“无形之手”在环境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化“绿水青山”为“金山银山”。

    (作者系省环保厅生态处处长)

标 签:
  • 生态文明,绿水青山,金山银山
( 网站编辑:钱坤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