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三江源

    从阿尼玛卿雪山北麓的兴海草原,到黄河源头的玛多,从长江流域的隆宝,到澜沧江畔的囊谦,从玛可河畔的天然林,到青甘川交界处的年保玉则,无数人目睹了黄河源头再现的“千湖之县”美景、“黑颈鹤故乡”明显增多的鸟类、成群的藏野驴在河边嬉戏……

    点滴付出的积累,催生了量变到质变的美妙转换——三江源水多了,草密了,就连珍稀野生动物也频繁光顾县城了。

    自然美、生态美、发展美——三江源,美美相映,美美相融。

    关注1 水涨了,草多了,三江源的美景回来了

    在三江源地区,长江发源于青海唐古拉山脉,全长6380公里;黄河发源于青海巴颜喀拉山脉,全长5464公里;澜沧江发源于青海玉树杂多县境内唐古拉山北侧,在我国境内全长2198公里。长江总水量的25%、黄河总水量的49%、澜沧江总水量的15%来自这里。三江源之水覆盖了我国66%的地区,它每年向中下游供水600多亿立方米,养育了超过6亿人口,是中华民族的生命之水。

    20世纪70年代以来,由于自然原因及人类活动影响,三江源地区生态环境整体出现退化。

    2005年,总投资75亿元的三江源生态保护建设一期工程启动,三江源生态保护上升到国家战略;2015年,二期工程再接再厉,10年保护使“中华水塔”生机重现。

    中科院发布的评估报告显示,三江源生态退化呈现出“初步遏制、总体好转”的态势。

    今天的三江源什么样?

    ——水涨了。湖泊满溢,距离近的两个湖汇成一个湖。在果洛州玛多县星星海附近,大小湖泊宛若点缀在草原上的蓝宝石……

    ——湿地变大了。云朵飘过下一场雨,涨满了水的湿地再凝成新的湖。

    ——草多了。边缘一度破碎的草原奋力生长,日渐丰美。

    ——动物随处可见。藏羚羊成群嬉戏,藏野驴撒欢奔跑,雪豹“夜游”城镇……

    卫星遥感监测资料显示,一期工程实施后的9年中,三江源草地面积净增加123.70平方公里,水体与湿地面积净增加279.85平方公里,荒漠生态系统面积净减少492.61平方公里。

    12年前,作为1万多户三江源生态移民中的一分子,更尕南杰一家从长江源头的唐古拉山镇措里玛村搬到了格尔木市郊的长江源村,离开了世代生活的草原。去年,已经62岁的更尕南杰回到了阔别十余年的故乡。

    “草比以前高了,野驴、黄羊等野生动物也多了。退牧还草后,草原上的确发生了变化。”更尕南杰说,看到这些变化,打心里觉得当初“背井离乡”是值得的。

    牧民们发现身边的环境在一天天变美。

    2016年,青海省环保厅与环境保护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其中一项就是由华南所组织专家,开展高寒地区农村牧区垃圾处理研究工作,为青海省高原地区垃圾气化处理提供解决方案。

    目前,针对地处三江源和环青海湖生态环境敏感区的杂多县、玛多县和刚察县的智能热解气化装备经过普通装置的改进,消除了垃圾焚烧不彻底、烟气处理工序不完善等弊病。

    关注2 “九龙治水”走了,国家公园来了,管理和保护更顺了

    然而,一个个项目的背后却存在着农、林、牧、水等多个部门的多头管理、交叉管理等弊端。

    2015年1月,国家13部委联合通过了《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并确定了青海等9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省(市)。从国家公园的提出到落地,最具标志性的事件是2015年12月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19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

    开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目的是要打破部门利益藩篱,突破已有体制的框架,构建高效统一的山、水、林、草、湖一体化管理体制,确保三江源自然资源资产“国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传承”。

    三江源头兴起了一场深化体制改革的热潮。在生态文明建设领域引入“大部制”改革是新的尝试,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推进无疑在这一方面树立了标杆。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青海省委书记王国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青海省组建了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和长江源、黄河源、澜沧江源3个园区管委会,将原本分散在林业、国土、环保、水利、农牧等部门的生态保护管理职责,全部归口到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和3个园区管委会。各园区管委会组建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及资源环境执法局,实行集中统一的资源管理和综合执法。行政管理新体制的建立,实现了三江源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与国土空间用途管制“两个统一行使”,逐步改变了“九龙治水”的局面。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李晓南给记者列出了这样一张“2017年三江源国家公园施工图”:一是将按照山水林草源一体化管理保护的原则,对自然保护区、重要湿地、重要饮用水水源地等各类保护地进行功能重组,出台《三江源国家公园总体规划》,颁布《三江源国家公园条例》。二是创新机制。公园范围内的乡镇增加具体组织管理职责,行政村设立若干生态保护组,力争形成纵横“一张网”的生态保护网络体系。三是实现共赢。建立牧民生态保护业绩与收入挂钩的机制,探索将草原承包经营转为园区特许经营,发展新型合作经济,推动牧民从单一的种植、养殖、生态看护向生态生产生活良性循环转变。

    关注3 身份变了,收入增了,牧民对一草一木更爱惜了

    根尕才让是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约改镇一位普通牧民,2016年,他有了一个令人骄傲的身份——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管护员。他每天的任务是徒步走入山林,守护家乡的这一片生态环境。

    对于三江源牧民来说,身边的一草一木都是给予他们生产物资的“衣食父母”,对这片土地的热爱远超乎常人的想象,根尕才让也不例外。

    从2016年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伊始,有7000多名和根尕才让一样的牧民走上了生态管护员的岗位。

    捡拾垃圾、看管树林、监测山林中野生动物的栖息状态、防止盗伐树林分子趁机偷袭……只要是关系到生态保护的事就是他们的分内事。按照精准脱贫原则,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先从园区建档立卡贫困户入手,如今已有7275名生态管护员持证上岗,按月拿到了报酬。

    按照青海省精准施策要求,“十三五”期间,计划设置生态公益管护岗位4.31万个,今年新增贫困人口公益性生态管护员岗位1.45万个,贫困群众生态管护公益岗位达到1.88万个,年人均增收2.16万元。

    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境内,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管委会及所属内设部门挂牌运行以来,他们组建了县生态保护站、乡(镇)生态保护管理站、村生态管护队等各级保护站(队),并设置生态公益岗位管护员1080名,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836户,占建档立卡贫困户的70%,形成了具有当地特色的生态保护模式,使牧民逐步由草原利用者转变为生态管护者。

    2016年8月23日下午,在青海省生态环境监测中心,习近平总书记与昂赛澜沧江大峡谷观测点一线生态管护员和基层干部远程视频连线,了解基层生态管护员工作情况。

    回想起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语,玛多县扎陵湖乡擦泽村生态管护员索索至今仍然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三江源不仅是我的家乡,更是全中国的三江源,我会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母亲河,把生态管护员的职责履行好。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要把保护环境的意识向每一名游客、牧民宣传到,让他们像我一样积极投入到生态环境保护的队伍中来。”索索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表达着自己的心里话。

    51岁的杂多县昂赛乡年都村牧民乐尕,布满皱纹黝黑的脸庞上,有着一双非常坚毅明亮的眼睛。虽然这位以放牧为生的淳朴老乡完全听不懂汉语,但他向记者讲述时的表情无比认真:“作为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建设者,我们有信心把家园建设得更美好。”

标 签:
  • 长江流域,澜沧江,三江源
( 网站编辑:钱坤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