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机制开展生态资产核算

  生态资源资产是自然资源资产的核心组成部分,是指自然生态系统及其生产的生态产品,包括水土资源、生态服务与环境产品,向人类提供了绿水青山、优美环境等基本生存空间。联合国相关研究表明,世界幸福指数排名前列的国家大多具有生态资源资产与经济发展协同增长的特点。将实现人民物质生活和生态资源资产的共同富裕作为经济增长、民生改善的汇聚点,对于满足人民群众对生态环境更宜居的殷切期望、提高人民福祉具有重要意义,是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在新时期的具体体现。

  因此,在当前的形势下,应对生态资产核算予以足够的重视,将其作为重点工作来抓。

  开展生态资源资产核算的重要意义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摸清生态资源资产的家底就是在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之间架起衡量的桥梁。

  首先,开展生态资源资产核算是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重要技术支撑。党和国家提出要建立“源头严防、过程严管、后果严惩”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在这一制度体系中,除了继续采用行政手段对污染物排放许可、污染物排放量等进行过程控制以外,更加注重从系统整体的角度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和改善环境质量。从源头严防来看,生态资源资产核算是建立健全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资产监管体制、空间规划体系等制度的前提;从过程严管来看,生态资源资产核算是资源有偿使用制度、生态补偿制度的依据;从后果严惩来看,生态资源资产核算是实施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等制度的基础。开展流域生态资源资产核算,有利于加强流域层面上生态文明建设的理论和方法探索,为完善生态文明建设制度体系提供技术支撑。

  其次,开展生态资源资产核算是落实“两山理论”的重要举措。“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摸清生态资源资产的家底就是在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之间架起衡量的桥梁。过去以传统 GDP 为核心的政绩考核制度,在整个经济发展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激励和促进作用。但是也造成一些地方单纯追求经济快速增长而不顾及环境容量和自然生态承载力,造成生态环境问题。开展生态资源资产核算并将其纳入国民经济统计核算体系,可以更有效地平衡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在三江源区的核算结果表明,三江源区每年约需投入129.7亿元进行生态保护与恢复,并放弃约369.7亿元的发展机会成本。但是同时,保护了价值约14万亿的生态资源资产,每年产生4918亿元的流量价值(2010年)。如果将生态资源资产纳入国民经济统计核算体系,青海省将不再是一个生产发展落后的省份,这将极大提升当地生态保护的积极性。

  第三,开展生态资源资产核算是环境保护管理的重要手段。纵观我国环境保护工作,经历了20世纪70年代“三废”治理到90年代总量控制,再到当前以改善环境质量为核心的发展历程。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生态文明建设,并将其摆在了突出地位。在生态文明建设新时期,加强生态保护、改善环境质量的重要战略之一便是重视生态产品生产,并将其放在与物质产品生产同等重要的地位。运用经济、行政、法律等综合管理手段,开展生态资源资产核算,最终有助于建立健全新时期环境保护制度体系。

  第四,开展生态资源资产核算是提高流域生态补偿公平性的重要方法。我国目前流域管理采取分散化、以行政辖区为基础的管理模式,不同的资源类型隶属于不同的管理部门,由此造成了管理职能脱节,并割裂了流域水文、生态系统原有的完整性特征。通过流域生态资源资产核算、流域生态资源资产保护增值成本效益分析、服务于生态补偿的生态产品流转研究,可以统筹流域资源管理、利用和保护,为建立流域上下游生态补偿新机制提供技术支撑。流域生态资源资产能够反映整个流域的水质和水量,能提供较为公平、客观的补偿标准。以流域生态资源资产价值、保护成本和发展机会成本为基础计算的流域生态补偿标准更加客观、准确,能提高流域上下游之间生态补偿的公平性和认可度。

  开展生态资源资产核算的相关建议

  建议将生态资源资产纳入国民经济统计核算体系,建立可推广、可复制的流域生态资源资产统计核算技术体系。

  开展生态资产核算,笔者有如下建议。

  加大生态资源资产培育力度,全面提高人类福祉。近30年来我国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但同时产生了生态系统退化以及大气、水和土环境质量下降等一系列问题。人类福祉不仅包括衣食住行等物质供给,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公共福祉。人民群众对生态产品的需求随着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而提高,环境质量和生态状况改善的速度却难以赶上人民群众期待的速度。因此,建议加大生态资源资产培育力度,促进生态资源资产保质增值,全面提高人类福祉。

  加强流域生态管理,以生态资源资产统筹“山水林田湖”。流域是“水—气—土—生”4个圈层相互作用的统一整体。生态资源资产统筹了以水为纽带的“山水林田湖”这一复合生态系统。要将流域生态资源资产优质区划入生态红线加以保护,开展一批生态资源资产培育工程和生态系统修复工程,实现流域生态资源资产保质增值;加大环境治理力度,改善环境质量,为人民提供洁净水源、清洁空气、健康土壤,保障食品安全和人居环境安全;以环境质量为导向,将环境质量不降级、环境服务功能不退化作为发展的底线和基本要求,通过提高生态产品生产和提高环境容量,全面提升流域生态系统服务功能。

  建立核算机制,形成流域生态资源资产统计核算能力。建议将生态资源资产纳入国民经济统计核算体系,提出实现业务统计的总体技术思路,形成基于监测值的属地化评估方法,建立可推广、可复制的流域生态资源资产统计核算技术体系,逐步形成流域生态资源资产统计核算能力。组织统计、国土、环保、林业,农业、水利等相关部门,按生态系统要素开展生态资源资产清查核算工作,摸清森林湿地、草地农田、水土资源等生态资源存量资产,以及生态服务、生态产品等生态流量资产的状况。选择重点流域开展流域生态资源资产核算试点,建立流域生态资源资产账户,并定期发布相关信息。

  改变流域生态补偿模式,建立生态产品政府购买机制。流域生态资源资产价值是确定流域生态补偿标准的基础。建议根据流域生态资源资产核算结果,创新生态补偿机制,由原有补贴式、被动式和义务式的生态补偿方式,转变为政府主动购买生态产品的方式,让流域生态资源资产生产经营成为收入来源之一,使生态保护者由原来单纯的农业生产者转变为农业和生态产品双生产者。通过调整生态生产关系,将会极大地调动上游生态保护者主动进行生态保护的积极性。

  完善激励约束机制,实施生态文明绩效考核和责任追究制度。积极推进与流域生态资源资产相关的生态文明制度建设。除以购买生态产品的方式探索新型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外,将流域生态资源资产作为流域资源占用的重要依据;建立以流域生态资源资产为核心的新型绩效考评机制,构建综合考虑流域经济发展和生态资源资产状况的区域综合发展指数,作为表征流域生态文明建设水平的指标,替代原有单纯的GDP考核指标;以流域生态资源资产负债表为基础,开展流域内各省、市、县、乡领导干部离任审计试点,将流域生态资源资产作为重要内容实施干部离任审计。

  作者单位: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

标 签:
  • 生态资源,生态资产,生态文明,三江源区,生态补偿机制
( 网站编辑:王润斌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