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环保督察员的苦与甜

    河流有了河长,村里有了环保委员,三江源牧民当上了生态管护员……这样的变化,这五年来正在不断发生。

    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被提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观念深入人心。本版即日起推出喜迎十九大特别策划“绿色转型新使命”,聚焦五年来生态环保领域的新岗位、新职业,通过一线工作者的视角和经历,讲述他们履行新使命、建设美丽中国的故事。

 

    环境保护督察,是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的一项重大制度安排。中央环保督察工作开展以来,成效显著,充分显示了党中央“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的坚强决心。

    见到邢长城,是在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督察二处的办公室里,他是二处的负责人,也是一名环保督察员。

    2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还满满当当地坐着7名二处的工作人员,稍显拥挤。邢长城座位旁边,摆放着一张简易折叠床,有时加班太晚,他就直接在办公室睡下了。

    从中央环保督察制度制定、河北试点到三批督察,邢长城参与了全部过程。“人员少、任务急,工作量大。”督察工作的辛苦,邢长城感触很深;督察工作的成果,也使他获得满满的成就感。

    “督察工作没有先例遵循,也没有成熟经验可以借鉴”

    邢长城2010年7月进入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工作,此前是神华国华盘山发电公司的脱硫专工,因为在环保督查方面有经验,入选了中央环保督察队伍。处里其他同事,有来自环保部应急中心的,也有各督查中心的,之前大多从事环保工作,工作能力较强、经验较为丰富,被选中参与中央环保督察。

    被督察的省份,是如何选定的呢?

    据了解,中央要求每两年左右对全国各省(区、市)督察一遍,但在前三批被督察省份选择上很有讲究,要综合考虑区域平衡、环境保护等各方面因素,并报党中央、国务院批准。

    邢长城说,2016年1月,中央环保督察在河北试点,吸引了社会大量的目光。实际上,早在进驻一个多月前,督察组就已经忙碌起来。

    “督察工作没有先例可以遵循,也没有成熟经验可以借鉴,困难和压力很大。参加督察的人员除了督查中心的人,还有部机关、司局以及地方抽调的人员,每次进驻前都要进行业务、廉政培训。” 邢长城说。

    试点准备期间,督察组几位工作人员连续加班加点,编订督察制度、梳理问题线索、草拟进驻手册,一个多月几乎没休息。督察工作流程、督察进驻工作规程,谈话、问询、取证、受理举报、边督边改、下沉督察等具体工作30余个工作规范,得到初步明确。

    “一个月时间,30多个人累病了10多个,我瘦了8斤”

    督察进驻分为三个阶段:省级层面督察、下沉地市督察、梳理分析归档。三个阶段各有侧重,依次推进。进驻后,同时公布举报电话、邮箱,受理群众举报。

    “你省突出的环境问题主要有哪些?”“哪个地方的环境问题最突出,责任没有到位?”“承担的环保职责干没干,有没有按要求干?”在第一阶段,督察组明确分工,一部分人对包括省委书记、省长在内的20多位省级领导,以及经信、发改、住建等与环保密切相关的省直部门主要负责人个别谈话。其他人则调阅材料、走访问询、开会研究、聚焦问题,往往忙到很晚。

    河北省减煤压钢是最重要的切入点,直接关系到大气环境质量的改善。邢长城具体牵头负责,其间,他每天仅休息四五个小时,白天走访问询,夜晚梳理汇总,逐一分析数百份文件资料和上千个项目清单数据。从新增量核算、洗煤厂关停、焦化企业用煤来源和部分重点企业煤量削减等方面,以及全省钢铁去产能情况进行了认真核实。“河北进驻期间,一个月时间,督察组30多个人累病了10多个人,我瘦了8斤。”邢长城说。

    在陕西进驻期间,有一天,邢长城白天现场检查,晚上回来后,有两期简报需要赶出来,一份是各地边督边改、责任追究情况汇总,一份是地方党委政府对督察认识情况。“活很急,晚上7点一接到任务,就联系各个督察组调度材料,打了一遍电话就花了半小时,最晚的一个组后半夜两点多才把材料传过来”,邢长城连夜加班,在第二天早上6点前写完简报,并如期报出去。三批督察形成了近百期简报,几乎一天一期。在督察期间,这样的工作状态,对邢长城来说是常态。

    第二阶段下沉督察的目的是,针对省级层面掌握苗头的问题做深做实,核实取证。一般不再发现新问题。有时候,一些特定问题,如果下沉督察查得不是很透,还需要专项补充督察。

    在江西督察进驻期间,邢长城通过调阅资料发现,一些地方为追求一时经济增长,不愿清理阻碍环境监管执法的土政策。他察觉到这可能是地方政府重发展、轻保护的一个重要典型线索,便将这个问题作为下沉督察的重要线索,通过进一步取证调查,形成一套完整案卷材料后移交督察组。在第二、三批督察工作中,他和同事们总结经验、举一反三,灵活运用各种督察方法取得显著成效。不但如此,他还耐心、详细地向督察组各位成员传授经验,共同探讨此类问题线索。

    最后梳理汇总写报告阶段,将省级层面督察、下沉督察以及受理的举报线索进行综合,写成督察报告。报告上的每一个问题线索,都有问询笔录等数十份材料支撑。

    “奔走呼号了10多年的事,向督察组报告不到三天就解决了”

    进驻结束,并不意味着督察就结束了。

    回来之后,督察组要进一步凝练报告,并与地方交换意见。记者见到邢长城时,他和同事们正在修改完善第三批督察意见,力争7月中下旬就要向各地反馈。“要确保督察观点定性准确,工作量很大,有时一份报告要反复修改数十次。移交地方的问题清单,我们也要逐一审核,确保严谨准确。” 邢长城说。

    有不少人担心,督察会不会只是一阵风,起不到效果?邢长城告诉记者,督察办正在研究制定方案,适时开展“回头看”,紧盯督察组移交问题的整改落实。同时,还将探索开展专项督察,针对环境问题突出、环境质量恶化、失职失责明显的地方或具体情况,开展机动式、点穴式督察,传导督察压力。

    今年4月,在中央环保督察和环保部挂牌督办的压力下,距安徽芜湖杨家门水厂(二水厂)取水口不足150米的中石化安徽公司芜湖分公司的油品码头被贴上封条,终止运营。油品码头建于1952年,距离码头不足150米的杨家门水厂建于1973年,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奔走呼号了10多年的事,向督察组报告不到三天就解决了。”上海市浦东新区青厦小区群众集体致信感谢督察组。青厦小区的无证饮食店都被关停,烟囱被拆,困扰小区居民多年的污染问题被根除。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督察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效果,是因为紧紧盯住关键少数,调动了省委书记、省长,以及地市一把手的积极性。”邢长城说,每地督察组只有20多人,但实际能带动成千上万人参与环保,且很多都是“关键少数”。

    邢长城说,我从事着一项伟大的事业,肩负着一份神圣的职责,必须全身心投入,不计得失、不畏艰难,守护好绿水青山。

    延伸阅读

    针对环保督察反馈意见的部分整改案例

    1.针对中央环保督察组提出的自然保护区内违法违规开发问题仍然多见的问题,内蒙古组织开展自然保护区清理整顿专项行动,自治区级以上自然保护区内663处工矿企业中,位于核心区、缓冲区的立即关停。

    2.针对中央环保督察组提出的太湖流域部分入湖河流总氮、总磷含量未达要求的问题,江苏加快转变太湖上游地区发展模式,沿湖重点县(市、区)实施保护优先战略,加快推动重污染企业退出,加强环湖地区生态修复与治理等。

    3.针对中央环保督察组提出的鄱阳湖流域水环境形势不容乐观的问题,江西实施鄱阳湖流域清洁水系工程,重点开展鄱阳湖湿地恢复与综合治理工程等。

    4.针对中央环保督察组提出的河南黄河湿地保护区等局部地区生态破坏较为严重的问题,河南加强排查沿黄河湿地自然保护区生态破坏问题,列问题清单,建整改台账,依法打击违法采砂、采矿、开垦等。

    5.针对中央环保督察组提出的山口国家级红树林生态自然保护区违规抽砂围填海等问题,广西强化对山口红树林保护区、北仑河口自然保护区的监管,打击非法采砂、非法建设农家乐栈桥等违法活动。

标 签:
  • 环境保护,督察,督察员
( 网站编辑:钱坤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