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有林海 山间藏碧湖

    “我们都是自带干粮进山去巡护,有时候一天行程得有500公里。”孙福林是青海大通北川河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宝库管理站的站长,在此之前,他在东峡林场工作。从伐木工到护林人,他见证着这几十年来保护区的变化。

    北川河源区地处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过渡带,特殊的气候和地理区位,孕育了丰富多样的野生动植物资源。自2013年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来,这里森林覆盖率持续提高,野生动植物资源得到有效保护。

    伐木工成了护林员,林区开始恢复增长

    河水清、草地绿,夏季的保护区内森林葱茏。

    “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雪豹、白唇鹿、马麝,我们保护区都有!”说起保护区里的“宝贝”,陈永国如数家珍。

    陈永国是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1988年大学刚毕业的他被分配到了大通县林业部门。“那时候,生态保护意识很淡薄,保护力量也很薄弱,盗采、盗猎的情况比较多。”陈永国说,当地人盖房子就地取材,伐木做檩条、椽子;烧火做饭,也是进山砍树当柴,“还有宝库和东峡两个林场,每年大约要伐木1000立方米左右”。树伐倒,鸟兽散,生态链濒临断裂。

    上世纪90年代,随着天然林保护工程启动,大通北川河源区的两个林场停采,伐木工放下电锯,成为护林人。从那时起,全面禁采,林区开始恢复增长。近年来,保护区森林覆盖率已达65.4%,其中98%为天然林。

    家在宝库乡张家滩村的宝库管理站五间房护林队队长李连德,是1989年当上护林员的。“当时听说宝库林场招护林员还给发工资,就去了。”李连德回忆,当时盗采、盗猎现象很常见,根本管不过来,“一是护林人员少,二是林场还承担着采伐作业的任务,我既是护林员,也是伐木工。”李连德说,现在,伐木工都成了护林员,“光我们队就有20多个人,几乎天天巡山”。

    省市县均安排专项资金,对保护区周边3个村实施生态移民搬迁

    据了解,自2013年升格为“国字号”保护区以来,保护区制定工作制度、明确管理岗位职责,建立起了管理局、管理站、管护点三级管理体系。去年,环境保护部、国土资源部、中国科学院等七部门组成的联合评估组,到保护区实地考察后进行集体评估,结果为优秀。

    保护区现有两个管理站和12个管护点,各类管护人员160人。按照区域面积分片管护,管理站每月进行大查山一次,主要针对辖区内的野生动植物资源进行巡护。

    管护员都是当地的村民,公开选聘、签订合同,每月工资1000多元。

    在管护员的带动下,当地群众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明显增强。 孙福林告诉记者,以他辖区内的巴彦村为例,群众就曾多次救护国家级保护动物。

    为进一步强化对自然资源的保护,2016年,省、市、县均安排专项资金,对保护区周边宝库乡寺堂、俄博图、孔家梁3个村504户群众实施了生态移民搬迁。陈永国说,这些地方以传统畜牧业为主,草场严重超载,一度发生野生动物和家畜争夺草场的情况,给环境承载力带来巨大压力,“通过易地安置,实施草原奖补,不仅恢复了生态,而且增加了牧民收入”。

    据了解,前年保护区管理局进行了一次生物多样性监测。结果显示,野生动物物种资源明显增加,野生植物物种资源得到有效保护,植物群落处于健康状态。

    与周边单位开展共管,启动专项检查打击采矿等违法行为

    护好一方水土,单靠保护区的力量还不够。

    保护区管理局与周边相关单位和乡村建立社区共管关系,与大通县森林公安局联合开展专项行动。在野生动物主要栖息地宝库乡巴音村,进行了保护野生动物资源巡山执法检查,与巴音牧民群众签订了《野生动物保护承诺书》。

    同时,管理局与保护区内的巴音、五间房两个村子以及黑泉水库管理处等单位分别签订了共管协议。“设立检查站,严禁无关人员和游人等进入保护区、水源地旅游,自然资源得到了很好保护。”陈永国说,去年保护区管理局开展了自然保护区监督检查专项活动,重点检查自然保护区范围内的违法占地、采矿等违法违规行为。

    “我们还完善了乡、村两级扑火队伍,成立了半专业化扑火队,并且建立健全了野生动物疫病疫源和森林防火监测报告制度。”孙福林说。

    有了这些措施,保护区的绿色正变得越来越浓。

    小档案

    大通北川河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青海西宁市大通县境内,是湟水河一级支流北川河的源头,海拔在2690—4622米之间。2005年设立自然保护区,2013年确定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总面积10.8万公顷,主要保护对象为高原森林生态系统。

    《 人民日报 》( 2017年07月17日 15 版)

标 签:
  • 北川,河源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 网站编辑:钱坤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