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文明不是空洞的口号

    生态文明不是空洞的口号,它的落脚点是生态良好,因此各地应当发展绿色经济,而不是牺牲资源与环境来发展黑色经济。

    中办、国办日前就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发出通报,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笔者认为,厘清以下问题,有助于各地吸取教训、引以为戒。

    首先,为什么要对祁连山生态环境事件严肃追责。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后,生态文明理念被写入环境保护法律法规中,这代表建设生态文明成为全党的意志和国家的意志,各方必须予以重视。

    生态文明不是空洞的口号,它的落脚点是生态良好,因此各地应当发展绿色经济,而不是牺牲资源与环境来发展黑色经济。甘肃是国家确定的西北地区乃至全国的重要生态安全屏障,是黄河流域的重要水源地。生态兴则文明兴,保护好祁连山对于稳定我国西北地区生态环境,对于推动黄河流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都具有重大意义。甘肃保护好这一地区的生态,就是对全国最好的贡献。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由来已久,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说明当地党委和政府在环境保护方面靠山吃山的本位主义浓厚、缺乏全局精神、执法不严,在生态保护方面缺乏“钉钉子”的工作精神。

    其次,祁连山生态环境事件反映了什么问题。

    祁连山自然保护区事件,既是一个发展观的问题,也是一个具体的实践问题。在推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中央先后出台了一系列规章制度,对地方环保工作从事前、事中到事后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规范,一些规定还写入法律。地方应当理解中央的意图,扎扎实实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地方生态文明建设能力有大小,但至少认识要到位、态度要端正。对甘肃来说,一些地市和有关自然保护机构因为生态保护问题被有关部门约谈过、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督察过,虽然有一些整改行动,但是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存在不作为、乱作为、监管层层失守、整改落实不力、整改成效不大等问题。

    祁连山自然保护区事件,既是一个执法和守法的问题,也是一个立法的问题。《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历经三次修正,部分规定始终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不一致。例如,将国家规定禁止在自然保护区内进行的10类活动缩减为“禁止进行狩猎、垦荒、烧荒”等3类活动。而这3类都是近年来发生频次少、基本已得到控制的事项,其他7类恰恰是近年来频繁发生且对生态环境破坏明显的事项。其他立法中也存在类似的问题。这次通报给各地党政领导和立法机关的领导提了一个醒,那就是不得用地方立法来为环境保护形式主义开脱,开脱者必须担责。这个警示有利于全国法制的统一。

    值得指出的是,对于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地方立法与国家立法不一致的问题,经过严密的法学论证,一些权威的宪法、行政法、刑法和环境资源法学者观点是一致的。正是因为地方自然保护区立法与上位法不一致、地方改革方案和中央改革方案不一致,导致地方开发出现问题。可见,中央的通报事实清楚,性质认定正确,处理也合法合规。

    第三,地方如何进行整改。

    在严格的追责面前,地方的表态也很诚恳,但整改还是要看行动。笔者建议,下一步甘肃要做好三方面工作:一是以此事件为契机,举一反三,在全省各方面统一思想,树立生态文明理念,将新发展理念贯穿到生态环境保护的全过程;二是针对问题,一一整改,并以点带面。相关项目整改整治和生态环境修复保护要建立职责清单。落实党政班子分工负责抓整改工作机制,开展多波次、多形式的“大督察”、“回头看”工作,确保整改进度和整改质量;三是建立绿色发展的中长期战略,促进发展观的转变,培育新动能,推动区域生态文明建设整体上台阶、上水平,让生态文明建设由理念灌输、引导到行动自觉和自信。

    第四,祁连山生态环境事件的严厉通报和严肃处理对于全国有哪些意义。

    这次处理涉及3名省部级干部,严厉性和严肃性前所未有,是环境保护党政同责原则在实践中的不断深入。

    在督察中,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既发现了个性的问题,也发现了共性的问题。笔者认为,中央对祁连山生态环境事件的严厉通报和严肃处理,对于全国来说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意义:一是生态文明建设是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发展战略,是基于生态科学的政治红线,任何人都不能违反;二是任何地方、任何级别的领导都要维护生态文明建设,扎扎实实地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落实新发展理念,实施绿色发展战略;三是既要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和党内的环境保护法规,地方立法也要维护党内法规和国家法治的统一。

标 签:
  • 生态文明,口号,绿色经济
( 网站编辑:钱坤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