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离原上草 风光逐岁好

2017年09月19日 16:23:31
来源: 经济日报 作者: 记者 瞿长福

  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监测显示,今年全国草原植被生长状况好于往年同期。随着草原管护、推动生态文明建设力度的逐步加大,以及草原补奖、退牧还草、监督执法等一系列政策举措的加快实施,我国草原生态状况正在发生明显变化,“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正越来越广泛地覆盖辽阔的大草原

  初秋,在已经微泛金色的青海金银滩草原,一场以“大美草原守护行动”为主题的草原生态文明促进活动启动。近年来,我国草原管护、生态文明建设力度逐年加大,曾经因各种原因而不堪重负的草原生态得到有效恢复。

  美丽草原我的家

  党的十八大以来,是我国草原生态保护和建设力度最大的5年,草原生态修复速度明显加快,全国草原生态环境持续恶化的局面得到了有效遏制

  8月30日,四川红原县安曲镇,微雨过后的草原飘荡着草香,愈发清新怡人。安曲镇党委书记高兵地说,按常规这个季节草场已经开始泛黄,但由于今年草长得好,到现在还像一块大绿毯。

  红原大草原位于四川省阿坝州中部,这里地处长江、黄河上游重点生态功能区,虽处高海拔区,但由于保护得力,是我国最好的大草原之一。红原县农牧局局长姜林说,红原县有天然草场1164万亩,过去,由于长期超载放牧,草原荒漠化、沙漠化及鼠害、虫害、毒草害“两化三害”问题很突出,“现在你看,这里已经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中国湿地保护区’了”。

  曾经呈现退化状态的红原大草原正在逐渐恢复草丰水美的美丽景象。而这,正是在绿色发展理念引导下,我国不断加大草原监理管护力度、明确草原改革发展新任务带来的新变化、新气象。

  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是我国草原生态保护和建设力度最大的5年,草原生态修复速度明显加快,全国草原生态环境持续恶化的局面得到了有效遏制。全国重点天然草原平均牲畜超载率累计下降了15个百分点,天然草原鲜草产量连续6年超过10亿吨,2016年全国草原综合植被盖度达到54.6%,较前5年提高3.6个百分点。草原重大治理工程区内草原植被盖度提高10个百分点以上,牧草高度提高40%以上,鲜草产量提高50%以上。草原牧区禁牧和草畜平衡管理面积分别达12亿亩和26亿亩。全国牧草种植生产稳中有升,保留种草面积超过3亿亩。

  在四川,2016年省财政厅安排落实补奖政策省级配套项目资金1.5亿元,配合补奖中央绩效奖励资金,重点支持牧区建设现代家庭牧场184个、牲畜棚圈示范6200多户50万平方米。支持基础条件较好的牧区开展草牧业试验试点项目建设,建设草种基地9000亩,人工草地10万多亩,改良天然草地80万亩,建设草产品试点项目16个。“通过补奖政策与地方政策的配套,成功实现了禁牧不禁养、减畜不减收。”四川省农业厅草原处处长汪源泉告诉记者。

  “草原卫士”在行动

  草原监理在推动草原生态保护中作用显著,不仅促进了草原保护的新变化,也促进了草牧业的健康发展

  在推动草原生态保护的各项政策举措中,被称为“草原卫士”的草原监理员、管护员功不可没。据了解,目前我国已经建立各级草原监理机构918个,共有草原监理人员近9000人,草原管护人员10万余人。

  补奖政策是我国保护草原生态的重要举措。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仅中央投入的草原生态保护资金就超过1000亿元,实施草原禁牧面积12亿亩、草畜平衡面积26亿亩。在青海省海西州,成立了州、县两级草原监理站6个,共有草原监理人员69人,聘用村级草原管护员2433人。实施草原补奖政策以来,海西州对280万公顷中度以上退化天然草原实施禁牧,对禁牧区域以外的451.52万公顷可利用草原实施草畜平衡奖励。自2011年开始,海西州实施草原补奖总面积已达726.67万公顷,累计发放补奖资金15.01亿元。

  草原保护建设重大工程加快推进。据了解,5年来中央财政投资100亿元,在13个省区连续实施退牧还草工程,投入20亿元资金,启动实施京津风沙源治理二期工程进行沙化草地治理,退耕还草投资标准大幅提高,投入23亿元实施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项目。近3年草原防火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近8亿元,是前10年投资总和的2倍,初步建立了部、省、市、县四级联通的草原防火应急指挥平台。

  监理促进了草原保护方式的新变化。四川阿坝州副州长何斌说,阿坝州始终秉承“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统筹推进以草定畜、禁牧减畜,夯实了草原可持续发展基础。2016年,阿坝州落实州级配套资金1550万元,支持开展抗灾草料基地、草原承包图示系统建设、畜禽标准化养殖小区新扩建,有力促进了草原畜牧业生产方式的转变。同时,参照村级防疫员公益岗位管理方式,设立村级草管员公益岗位,加强工作培训,有力配合和保障了补奖政策的实施。

  保护还促进了草牧业的健康发展。红原县安曲镇哈拉玛村牧民泽布丹家有2970亩草场,2011年被划定为草畜平衡区,核准30亩草场可以养一头牦牛,牦牛养殖数量因此减到了100头。按照禁牧区每亩补助7.5元、休牧区每亩补助2.5元计算,他每年大概能拿到1.2万余元的补助。泽布丹说,他同时是当地的草管员,每年有2400元补助。“政策实施之前,我养了170多头牦牛,自己也想减,但是又怕会影响收入。”但实践证明,通过适度放牧,草原生态恢复了,通过三产融合,减畜反倒增收了。

  大美生态路且长

  我国草原监管压力很大,要以草原有效保护、畜牧业有序发展、牧民转产转业为基础,着力转变草原畜牧业资源利用、生产经营和经济发展方式

  今年7月,阿坝州茂县农业畜牧和水务局草原工作站站长冯秀英带着她的工作小组,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草原清查工作。此次调查涵盖天然草地调查样地50个、样方150个,人工草地调查样地15个、样方45个,入户调查20户,由3至5个清查小组独立开展工作,许多在海拔3000米至4000米的高山陡坡之上。“草原监理人员爬坡上坎、骑马坐摩托,风餐露宿、日晒雨淋。为的就是确保草原清查底数清、情况明、数据真。”冯秀英说。

  繁重任务的背后,有个不争的事实:我国草原监管队伍建设还很薄弱,监督管理压力很大。数据显示,我国拥有各类草原面积近60亿亩,约占国土面积的40%,但全国县级以上草原执法监督机构仅有900多个,在编人员不足1万人,人均监管草原面积近70万亩。同时,还要面对草原法律法规不够健全完善,草原概念不清、“一地两证”,草原面积范围不清,草原征占用管理工作薄弱,非法占用草原问题依然突出,超载过牧比较突出,草原补奖政策的禁牧休牧和草畜平衡管理任务落实还存在差距等现实难题。

  怎么办?在今年8月召开的四川省现代草原畜牧业助推产业扶贫现场会上,四川省农工委主任曲木史哈说,要以尊重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以草原有效保护、畜牧业有序发展、牧民转产转业为基础,着力转变草原畜牧业资源利用、生产经营和经济发展方式。对此,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主任李伟方表示,当前重要的是扎实抓好禁牧封育,加快基本草原划定,加快重度退化草原补播改良,严格源头预防。比如,继续推进草原确权登记工作,着力解决承包草原面积不准、四至不清、位置不明等问题,开展草原资源清查,准确掌握草原面积、界限、所有权主体等信息,划清草原与林地、耕地等其他土地资源的边界。

  草原管护工作犹如逆水行舟、滚石上山,不进则退。正如李伟方所言,加强草原管护,推动生态文明建设的方向已然明确,道路还很长。

标签 - 草原执法,原上草,沙化草地,金银滩草原,植被盖度
网站编辑 - 钱坤